《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4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鼻烟是用优质烟草经晾晒、发酵、过滤等工序精制而成,由于它有止痛、消除疲劳的功效,深得一些达官贵人的喜好,自从鼻烟随着16世纪末的西方传教士一起传入中国,就像清朝的男人喜欢带扳指一样,吸闻鼻烟也是当时的一种社会流行。
  相传康熙非常喜爱珐琅器,特邀法国画珐琅匠、传教士陈忠信在养心殿造办处珐琅作传授法国里摩日画珐琅技艺。宫廷造办处的匠师们不仅有惊人的仿制力,而且加以创新,画珐琅技艺在鼻烟壶的制作上大放异彩。
  鼻烟壶在后世影响最大的要数内画壶,据说以前有个外省小官吏赴京办事,寄宿一庙内,因无钱续买鼻烟,就用烟签去掏取粘在壶内壁上的残剩鼻烟,结果在内壁上画了好些痕迹。这情景被庙里一个有心的和尚看见了,便用一根竹签弯钩蘸墨后,伸入透明的料器壶内,在内壁上作画,于是就有了内画壶。
  民间传说给内画壶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内画壶是匠师们用铁砂、金刚砂在烟壶内来回晃荡、磨擦,使内壁呈乳白色的磨砂状,细腻而不滑,质地甚至和宣纸接近了,于是就可以随意作画了”。据藏家介绍,光绪以后内画壶达到鼎盛时期,涌现出了像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之这样的内画名家。
  本是是舶来品的鼻烟,传入中国后没想到带来鼻烟壶工艺的大发展,而且中国鼻烟壶在18、19世纪风靡欧洲,成为皇室和贵族们相互间馈赠和收藏的高贵工艺品。
  近年来,鼻烟壶的市场价位才开始以50%至70%的幅度上涨,价格呈现翻番状况。
  在2004年小有洞天--j&j鼻烟壶珍藏第一部分拍卖中,一只晚清民国时期的水晶内画寿臣画像鼻烟壶(马少宣款),以174.375万港元创造了单只内画鼻烟壶的世界纪录。在第二部分的拍卖中,马少宣的另外一只水晶内画人物肖像图鼻烟壶,成交价也超过了129万元。
  而在境外,2005年3.月30日的纽约佳士得,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西洋人物图鼻烟壶更是创下了拍卖最高价格,550万元的高价。
  胡亚平不懂手里的鼻烟壶价格,但是心里也明白,邬大光在这种时候拿出来的必定不会是太差的货色,看着眼前摆放的两个礼物,胡亚平权衡了一番后,决定还是一块送出去比较合适,毕竟两样礼物肯定比一样礼物看起来更加大方些。

  最重要的是,这礼物反正是邬大光拿过来的,又不用从他的口袋里掏银子,自己这次又是动用了多年的老关系,也算是舍出了老本,他邬大光多花费点,也是应该的。
  手里捧着两个宝贝,胡亚平让邬大光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候着,他自己则去了常崇德的办公室。
  有人说,大白天的送礼就不怕被人瞧见了影响不好,这种观点现在早已落伍了,试想一下,月黑风高的时候,有人拎着东西来到某位领导家门口,外人看见了,首先联想到的两个词就是行贿。
  再说,现在送礼不像以前,烟酒之类的一箱箱往领导家里搬,领导既然坐到了一定的位置上,哪里还会缺烟酒这一类的东西,稍稍瞧得上眼的必定都是价值不菲的高档货,尤其是一些古玩字画,看起来不显眼,价值却不菲。
  就像胡亚平准备送给常崇德的两个小礼物,拿一个文件袋把两个小礼盒往里头一放,哪里会有人想到,这两个小小的盒子里,居然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胡亚平跟常崇德联系上,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常崇德的位置并不是很高,胡亚平也不过是省委某部门的一个中层干部,但是两人因为有一层大学校友关系,所以来往渐渐密切起来。
  两人的心里都清楚,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能碰面,大家以后的发展前途都不会太差,因此这种关系一直保持着,直到常崇德步步高升后,到了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上,而胡亚平也成为厅长后,两人因为工作繁忙的关系,接触才稍微少一些。
  当年,胡亚平为了竞争普安市的市委书记,也算是挖空心思,他明白现在这年头,即便是关系再怎么亲密,感情再怎么深厚,没钱送礼还是办不成事情,于是备下了一份重礼给常崇德,希望他能在省委领导面前帮自己吹吹风。
  那是胡亚平第一次给常崇德送相当贵重的礼物,他原本以为常崇德会稍微推让一下,哪怕是客气两句,他心里也会感觉舒服些,却没想到,常崇德的态度是淡定的,平静的似乎胡亚平这次送给他的还跟以前一样,是一箱好酒,或者是一条好烟。
  自从那次送礼过后,胡亚平心里算是明白过来了,两人之间地位的悬殊,已经让彼此之间自然而然的分出了层次来,这些年常崇德能混的这么如鱼得水,也是有原因的。
  正因为胡亚平自认为自己是了解常崇德的,所以他才会让邬大光准备厚礼,在他的心里,断定了常崇德现在铁定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色。

  常崇德刚从国外考察回来,听说胡亚平过来了,相当热情的让秘书招呼胡亚平进来坐,一见面就大发感慨说,去过了英国和德国那些欧洲国家,才知道,原来人家的国家机器居然是完全不同的运转方式,比方说英国,采用的是雇佣制,所有的公务人员眼里只有工作,没有政党的区别,不管是什么样的政党执政,对于所有的公务员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们每天依旧照做规律的工作,没有丝毫的改变,包括待遇和薪金。

  我感觉这样的公务员制度也是有利有弊,至少说在贪污**那一快,国家是不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了,官员之间也不需要有太多的交际就能通过正常的竞争程序获得自己想要的位置,一切都显得更加公平公正,这种制度最大的缺陷是上层对基层官员的控制力实在是太差了,上层的官员想要在某些并不完善的制度进行改革的时候,他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国内高层的数倍,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而且还很难保证成果。

  听着常崇德说的兴起,胡亚平并不打断,他心里清楚,依照自己现在的位置,所有人见了自己都会认为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听取别人的废话,反正就算是不坐在这里听废话,回到办公室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是冷冷清清的,所有的官员心里都清楚,这领导干部一旦进了人大,那就是开始养老生涯了。
  常崇德自顾兴高采烈的讲了一会,才考虑到胡亚平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是有事,于是问道,老同学今天特意过来,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胡亚平总算是捞着了说话的机会,赶紧先把手里的两个小礼盒往常崇德办公桌上一放说,今天带了两件稀罕玩意,请领导鉴赏一下,我对这些东西都是外行,可一定要指教一二。
  常崇德伸手打开放在桌上的小盒子,头一个劳力士手表倒是没有太在意,看到鼻烟壶的时候,两眼不由放出异样的光芒来,轻轻的托起体型娇小的鼻烟壶,常崇德有些诧异的口气说,胡书记从哪里弄了这么个稀罕玩意,听说这东西最近一段时间涨价幅度很大,你这东西看起来做工精致,里外透出一种不言自明的贵族气息,不会是从宫里流出来的好东西吧。
  日期:2017-12-2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