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0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鸣翠说完擦了下眼泪,我知道她很伤心,生下两个孩子,都不是自己养大,总算找到一个孩子了,而且还不敢相认。
  鸣翠和我聊了这样多**的话,我越发感觉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容易,其实在她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浓浓亲情。
  虽然鸣翠与袁凯父亲做的这些事有些荒唐,但必竟是为了有一个下一代。
  我也理解鸣翠的难处,她为了自己的事业,又不能认自己的孩子。而袁凯是自己孩子,但袁凯父亲却阻止他们母子交往。

  正当我们交流时,静心推门进来了,“林老师在呢!”静心手里拎着很多菜,我想这一定给鸣翠购买的。
  “静心,我和林总谈点生意,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做吧!”鸣翠笑着对静心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鸣翠把我这次骗的事说出来,我想说出来后,鸣翠一定很生气,但我不说又感觉对不住鸣翠。
  “鸣总,我想和你谈点事情......”我轻声的对她说,生怕在厨房做饭的静心听到。
  鸣翠笑了起来,“雨仓,今天怎么变的这样了,有事就直说呗。”
  我给自己打了打气,对鸣翠说,“鸣总,我骗了你,我是给袁凯打工的!”
  听到袁凯两个字,鸣翠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与我先前的想象差不多。
  “袁凯?你不是给吕总打工吗?”鸣翠惊呀的看着我。
  我就把袁凯怎么把我派来,然后又怎么改变主意购买她的服装全都说出来。

  鸣翠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她看着窗外,半天没有说话。
  这时静心从厨房里出来了,“姓林的,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怎么能骗我们?!我要告你们诈骗!”
  看到静心冲动的样子,我连忙向静心认错,“静心,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请理解啊。”
  “骗子,你就是个骗子!!”静心气的骂我!

  “静心,你先去忙你的,这里没你的事!”鸣翠转过头对静心说。
  静心气乎乎的转头去了另外房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静心生气的样子。记得她来找我咨询时,还是一个很腼腆的女孩,没想到脾气这样大。***,我这也是给她哥打工啊!
  “雨仓,你不该瞒我这样长时间!”
  “鸣总,我错了,我也是没办法,就是现在和你说,如果袁凯知道了,他也会收拾我的。”我把自己为难也说出来,本身这件事就是袁凯派我来的,现在告诉你了,也是看到感情处到这个位置才说的。
  “哎,这都是命啊,雨仓,我不怪你,只要袁凯好好的,我就是把公司给他都行!”
  鸣翠这番话既在我预料之中,也在我预料之外,我没有想到她是如此大度的女人,她能把生意做这样大,与她的宽容大度分不开的。
  “鸣总,你别生气,我估计袁凯也是因为自己手里设计师没有这样能力,才会想到你的。”我向鸣翠解释到。
  “好了,既然咱们都把话说开了,到时你回去后告诉袁凯,让他做什么事都不要急功近利!”鸣翠喝了口茶。
  我连忙点点头,鸣翠然后又对我说,这事就我、静心与她知道,任何人都不要再说了。

  我说还有苏小慧知道这件事。鸣翠又叹了口气,“难为小慧了,她在袁凯那里得不到发展,因为袁凯不可能放她出来学习培训,接触一些新的时装潮流。”
  我本来想再问问苏小慧的事,但后来想还是不问为好,如果我问了,鸣翠就会认为我和苏小慧关系一般。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向鸣翠道别,她也没留我,看来她心情很复杂。
  回到宾馆后,吕大安问我怎么和鸣翠谈的?我瞪了吕胖子一眼,“你这老总也演到头了,咱们可能在袁凯公司也干到头了,心里有数吧!”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有什么大不了的!”胖子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看来这小子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在想如果袁凯知道我主动向鸣翠承认了这些事,肯定不会留我在公司,这还是好的呢,最为让我担心的事,我怕这小子报复。

  果然如我所料,那个张彪真就对我先下手了。苏小慧给我打电话说,现在公司里都在传言我与鸣翠公司里的美女主管劈腿了。
  美女主管?难道是静心?***,真是无中生有啊!传这个谣言的必定是张彪,他也只能把我和静心联想在一起,他不会想到我与鸣翠有那层关系。
  “这都是张彪造的谣!”我气愤的说道。
  电话那头苏小慧告诉我,还有传言说我与鸣翠公司上下串通,高价买进货物,然后从里面抽取钱。
  听到这个传言我肺都气炸了,没想到辛辛苦苦给袁凯把这些货物拿到手,居然还有这样的谣言。

  俗话说杀人不用刀,我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道理。
  苏小慧让我先别声张,认为我做过情感疏导工作,应该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
  我把苏小慧说的这些和吕大安说了,胖子也气得暴跳,说回去把张彪揍扁了。
  “你MD能不能冷静点,你把他揍扁了,谣言依然是谣言,有屁用!”我骂着吕大安。

  “那总不能受这窝囊气吧!”
  “你能不冷静点和我商量商量,咱们得有一个应对计划啊!”
  我说完这句话,吕胖子才总算冷静下来。
  “现在这两个谣言,第一个咱就不去管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关键第二个,这可是涉及来往账目的事。”我对吕大安说。
  “这事不好办啊,总不能让鸣翠过来做证吧!”
  “那就让静心来做证,或者让他们的财务总监来做证,我会让鸣翠公司保留一切证据的!”
  我想只有这样了,真的无法去想象还有什么好的方法,所有合同书都是我代签的,当时我就想真如果出了问题,那我可是涉及合同诈骗啊!
  我越想越后怕,我必须抓紧返回省城,亲自向袁凯解释,要不然时间越长了,事情发酵越厉害,袁凯本来就是多疑的人,这事真有点难办。

  第二天,我就和吕大安定了返回省城的机票,临走时我给鸣翠和静心分别发了短信,就说公司那边有急事,需要着急赶回去。
  鸣翠回短信说,有什么事尽管找她,欢迎我再来。静心只回了两个字:保重。
  我现在心太乱了,突然没有了平时做情感疏导工作时那种淡定。不淡定就对了,这可是犯法的事,可不是游戏。
  我和吕大安、臧婉下飞机后,并没有直接去公司。我想不如先研究一下对策,如果盲目去了,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晚上我把苏小慧约出来,找了一个饭店,当然吕大安也过来了。
  我和胖子说,如果不抓紧研究出一个对策,我们可能要吃官司。
  苏小慧也知道我找她也是为这个事。见面后,我问苏小慧是听哪个部门传出来这些谣言。
  苏小慧很无奈的说,她听说这事时,已经传到设计部了,据她估计应该是综合部或者财务部传出的。
  日期:2017-01-13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