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0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连忙说已经让这家店撤下服装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鸣翠叹了口气说,“雨仓,你可能不太熟悉商场的规则,不知者不怪,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我对鸣翠只能是好话说尽了,这才让她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吕胖子说张彪店里的还依然有鸣翠公司的货物,怎么办呢?
  我咬了咬牙说,“全部买下来!”
  胖子当时就傻眼了,“大仓,你是不是傻逼啊,他这些货还不知道多少呢,这要花多少钱啊!”
  花多少钱也认了,谁让我当时没亲自压货走呢,只能认栽了,要不袁凯不会轻饶我的。
  吕胖子只好按照这个意思去了,他不能出面,得让臧婉去买,万一让张彪认出来,那货肯定不卖给他。
  我想还得再和苏小慧联系一下,问问那批货的具体存放地点,万一张彪再使绊子,可就挽回的时间都没有了。

  苏小慧说服装暂且在仓库里放着,应该不会有人去动,因为出入库手绪很繁琐。
  把张彪所剩的服装全部买下后,我这才松了口气,连忙与苏小慧联系,把这些货运到省城。
  但苏小慧说还差不少缺口,可别到时让袁凯回来发现了。
  我说那怎么办呢,我让苏小慧到时想想办法,看看能不把张彪混进去的那些次品全部拿出来,到时这事我和袁凯说清楚。
  苏小慧突然对我说,如果不出意外,袁凯从鸣翠那里拿的那些服装,估计要贴牌销售了,一个是在国内销售,一个是在国外销。她让我抓紧趁没回省城前,把我的身份和鸣翠说明了,要不然将来穿大帮了,以后鸣翠也会生她的气。

  我明白苏小慧说的意思,我也猜到了袁凯肯定借助鸣翠的服装,再次确保自己在服装界的地位,但这个手段太缺德了。
  我把胖子叫到房间里,告诉他老总也做到头了,我要向鸣翠摆明真实身份,如果照这样瞒下去,早晚鸣翠要知道。
  吕大安笑着对我说,“大仓,不会鸣翠喜欢上你了吧,我说你口味也太重了!”
  “去你NN个腿滴,商量正事呢!你看怎么和她说为好呢?”我可没闲心与胖子在这开玩笑。
  “那还怎么说,你和人家都这样近了,直接了当的说!”
  “靠,要是直接了当的说,我还来找你干啥!”我气得骂吕大安。
  总的有个借口与由头吧,不能全部都说出去了,那鸣翠还不得把我和吕大安请出G市啊。
  吕大安认为不如就说袁凯要我们来演戏,所以才不敢把袁凯身份暴露出来。

  看来只能往袁凯身上推了,这也是当初他让我来跟踪鸣翠的,然后又改为买货,没想到还和他妈产生了恋情,哎,真是不可思议。
  我把要回省城的事先对静心说了,我想她知道后必定要告诉鸣翠,这样我见鸣翠就把这事说开了,总骗人家也不好。其实现在想来,鸣翠这个人还真挺好的。
  静心说临走之前还要把那笔尾款的帐全部打过来了。我笑着对静心说,一分钱都不会少,让她放心好了。
  其实这段时间袁凯接二连三变化,也让静心很生气,特别是张彪在G市率先卖服装,更让她生气。我想她应该不会发现我和鸣翠的那些事。
  过了两天,鸣翠直接给我打电话,“雨仓,听说你要回省城了?”
  我说是啊,剩下的钱也结算完了,这边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
  鸣翠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做情感疏导出身的,再给我做一次吧,好吗?”
  我能听出鸣翠很伤感,也明白她所说再做一次情感疏导是什么意思,我想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话直接与她挑明了。
  第二天,鸣翠就让我去她家亲自面谈。到了后,我发现静心并没在,鸣翠已经把茶泡好了。
  “雨仓,一晃过的还挺快,你来G市两个月了。”鸣翠笑着对我说。
  “是啊,感谢这两个月以来鸣总对我关心照顾。”

  “呵呵,还挺会说的,关心照顾你啥了?”
  “哈哈,啥都照顾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你们男人啊,就会说这样的话,经常得健忘症。”
  鸣翠把茶水递给我,“这是朋友给拿来的金俊眉。”
  我喝了口连说“好茶”。然后我对鸣翠说,通过这段时间交往,无论从商还是做人,她都值得别人尊敬,但内心还存有伤心的情感。

  鸣翠笑着说我不亏是情感疏导师,这点事都让我看出来了。
  我问鸣翠她那个初恋去哪了?鸣翠听了眼圈红了,她说自己那个初恋已经走了,不在这个世上了。
  原来鸣翠这个初恋也曾经是和她一个工厂,但后来因为袁凯父亲的插入,两人不得不分开。再后来袁凯父亲与鸣翠闹离婚,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初恋,但已经不在人世。
  “你知道吗?静心就是我和他的孩子,是他那几年一直拉扯静心长大的!”鸣翠伤感的对我说。
  我大吃一惊,这才明白为什么鸣翠为什么如此重用静心,原来他们还存在这层关系。
  “静心知道吗?”我问鸣翠。
  鸣翠摇了摇头,“我没告诉孩子,只是说和她爸是同事,然后让她到公司里工作。”
  “总这样瞒下去也不好,应该让孩子知道,你才是她的生母。”
  鸣翠点点头,“雨仓,我是想等我儿子认我后,我再把这些事告诉他们。”
  “难道儿子也是初恋生的?”我突然问。
  鸣翠摇摇头,她说儿子是与袁凯父亲所生。

  我感觉自己刚才的问话太冒失了,这都鸣翠的个人**。
  鸣翠对我说,袁凯父亲根本没有生育能力,之前两人约定做试管婴儿,但鸣翠清楚,即使试管婴儿也不可能生下孩子,于是她选择了初恋男友帮助,才生下了袁凯。
  怪不得袁凯父亲与鸣翠关系不好,原来是有缘由的。一个男人没有生殖功能真的很闹心。我想袁凯父亲也知道自己的功能不行,所以也就默认了袁凯的到来。
  鸣翠说自己把孩子养到两岁时,公婆就抱走了,从此她与袁凯父亲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当然更重要的是前夫不正干,到处沾花惹草,让她忍无可忍。
  太让人不可思议了,鸣翠讲的这些就像时下流行的狗血剧,剧情还挺复杂的。
  如果照这样推算,袁凯与静心应该是亲兄妹关系。

  我一边听一边想,看来当初袁凯父亲就是借鸣翠肚子生了个儿子,估计袁凯父亲也明白这个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所以他不想让袁凯与鸣翠处的太近。
  哎,我突然都后怕起来,我可是与鸣翠有过那事,万一袁凯知道了,还不得把我吃了。
  “相信儿子还会认生母的,鸣总不要伤心。”我劝慰鸣翠。
  鸣翠叹了口气说,“哎,那个没良心的老东西,如果他不这样教育孩子,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我想哪个男人会容忍这样的女人在身边,肯定要把她踢开,要不然早晚是个事。
  “亲情的东西不要拖的太久,该让孩子知道的一切,总瞒着也不好。”

  “我想过,但我不敢这样做,我怕公开了,很多人都会骂我是不正经的女人,那样的话,不仅影响孩子,我的事业可能就要终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