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凯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放了。
  吕大安劝我,既然张彪敢卖,那肯定袁凯授意的,没必要再多想。
  虽然吕大安说的有道理,但我就是不放心。
  过了几天,苏小慧打电话来,问我第一批货的事,我说早就运走了。
  苏小慧说服装展会的时间快到了,模特要试穿一下,同时还要进行一下预演。

  ***,一定是那个张彪在里面捣鬼。我打电话给张彪,问他货物是否运到省城。
  张彪却对我不阴不阳的说,运货的车在路上出点故障,这两天就到了,还说别让**心运输的事了。
  这小子到底在里面弄什么?我总感觉有事要发生。不过张彪说的也有道理,我把货给他了,与我有屁关系。
  刚给张彪打完电话,袁凯打电话过来,他大声对我说,“雨仓,那货怎么还没运到呢?”
  我告诉他是张彪负责运货,袁凯放下电话后,我想这个张彪肯定在里面作梗了,一定是故意压着货不运回去,这样的话袁凯就对我印象不好了。
  这小子太阴了。但我突然想到如果张彪压货不发,或者就地服装转卖了,然后再按照原来的样式加工补货,那样话,事情就大了,我所有付出都得给他打工。
  就在我着急上火时,苏小慧打电话来,说是货物已经运到了,让我不用着急了。我这才放下心来。
  但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想到问题会接踵而来。我和吕大安正在商量这两天回省城的事。静心打电话来了。
  “姓林的,你太不讲究了!”静心在电话里很激动,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静心说的话让我莫名其妙,我问她发生什么事?静心在电话里很激动的说,“你去看看凰明服装店!他们居然公开卖我们的衣服,还没有得到我们的授权!这到底怎么回事?!”
  凰明服装店那不就是张彪开的服装店吗,前天吕大安去看他们的服装店确实挂着鸣翠公司的服装,我最初也是担心他把那些货拿来代卖,后来以为可能是从鸣翠公司进的货。
  如果按照静心说法,那就应了我之前的疑虑,张彪这小子肯定把货留下一部分放在店里代卖。

  我连忙给静心解释,“静心,你先别着急,我去核实一下,然后给你答复。”
  “没想到你这样不讲究,我等你答复,如果解释不清,那我们就法庭见!”静心在电话那边很生气的对我说。
  我只有陪着笑脸向静心解释,真的不知道那家服装店卖鸣翠公司的衣服。静心如果不信可以去调查。
  静心说如果再这样弄的话,以后生意就没法做了,而且我还要承担侵权的法律诉讼。
  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可是一心一意为袁凯效劳,谁知道出这么多事,还要承担法律责任。
  但我又不能把为袁凯做事,以及这家店的情况告诉静心。
  我连忙问苏小慧,货物数量的事,苏小慧说货物量到时没差,但里面有一部分衣服做工太差,根本没法穿,正要联系我返厂的事。
  坏菜了!肯定是张彪这小子掉的包,然后把好的衣服留下来,顺便找人随便做了几件放进去充数。这小子太缺德了,怎么能这样做呢!
  怎么办?吕大安着急的问我,他让我给袁凯打电话,要不将来这责任肯定要我担。

  我想现在不能给袁凯打电话,我要直接找张彪问个究竟,然后确认不是袁凯所为后再打电话也不晚。
  张彪接到我电话,说是还在G市跑销售,问我有事吗?我说请他吃饭,这小子居然高兴的答应了。
  我骂道,真不是个东西,老子被他卖了,还得给他点钱。
  吕大安说晚上吃饭,收拾这小子一把,让这小子长长记性,我见机行事吧,玩硬的不行,张彪可是袁凯的表弟,人家是亲戚。
  吕大安说那咋办,总不能吃这个哑巴亏吧。
  我让吕大安去凰明服装店拍几张照片,然后我去静心那里拿几件衣服,总的有个证据让这小子服气吧。
  晚上张彪如约而至,而且还带了个很娇艳的女人,我想肯定是他在G市新交往的。
  “张经理,辛苦了,快坐!”我热情的把张彪和那个女人让进屋。虽然恨他,但基本的礼节不得不做足。
  张彪也笑着对我说,在G市做销售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后来从袁凯那里才知道。

  我和吕大安频频敬张彪的酒,忽悠、吹捧,都用上了,我想先让这小子喝好,然后再说那事。
  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突然问张彪,“张经理,有人说你在G市开服装店,生意可好啊?”
  张彪一愣,连忙说,“这是谁他妈说的!我怎么能在G市开店?”
  这小子说话嘴上不把边,还骂骂咧咧,我真想上去给他两耳光,但我还是压住火给吕大安递个眼色。
  吕大安拿出手机,对张彪说,“张经理,这家叫凰明的服装店,应该是你的吧?”
  张彪立刻没电了,但嘴上还是很硬,“你们两个啥意思,这店是我朋友开的,有毛病吗?”

  我对张彪说的,谁开的店没毛病,光明正大挣钱谁也管不着,但他不应该卖鸣翠公司的服装,那都是袁凯用钱把这些服装的全都买下了。
  张彪嘿嘿一笑,“林雨仓,你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我拿出一套衣服让张彪看,然后吕大安也拿出相片让他对比,没想到这小子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死活不承认,还说天下衣服都有重样的,为啥偏偏认为他就是偷卖人家衣服呢!
  我当时急眼了,“张经理,做人的讲良心,你这样做,损害不仅是凯萨公司的利益,而且还严重侵犯人家版权!”
  张彪也不示弱,“姓林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卖了能咋地!”
  这小子真是太狂了,你就是袁凯的表弟,今天也得把话说清楚。
  我把服装商标让张彪看,但这小子一口咬定自己的服装没有这个商标。
  吕大安拿出**,对张彪说,“张经理,睁大眼看看,这可是你店里**,从你店里买的!”
  这吕胖子关键时候还是有脑子,我当时还真没想到这一招,只让他拍照片了,没想到他居然买了一件。
  张彪看到这些才收敛了一下,他说这是袁凯让他卖的。
  我连忙拨通袁凯电话,把张彪私自卖衣服的事说了一遍。
  袁凯当然很生气,随即打电话把张彪一阵臭骂,我能看出张彪脸沉着在听。
  接完袁凯电话后,张彪很生气的带着那个女人就走了。

  接下来我得抓紧与鸣翠和静心解释啊,让张彪一闹腾,真把我累死了。
  静心听完我的解释后,仍然不满意,她说即使不是我卖的,袁凯公司卖的也不行,要我和鸣翠说去吧!
  我只好找鸣翠了,见到鸣翠后,我看出来她也很生气,“雨仓,你做事怎么这样不地道?”
  我又给鸣翠解释一番,但总不能说吕胖子卖的吧,只能说吕胖子的亲戚不知道,就在这卖了。

  鸣翠说在G市只有她的公司授权的才可以卖这些货物,如果我买了这些服装再就地卖,就侵犯了鸣翠公司代理商的利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