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9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这一态度激怒了公司的几个小白领,他们觉得我是公司的人,理应站在他们那边,很抱歉,我站在道理这边。
  丨警丨察来的倒是挺快,公司的人跟见了亲爹亲妈一样,扑了过去,差一点痛哭流涕,平时也是他们在网上骂丨警丨察骂的欢。
  控诉之后,丨警丨察先跟火哥打了招呼,这一变故把小白领搞懵了。
  我心里笑他们没见识,火哥这个酒吧老板要是没点关系能当吗?方方面面打点过,这关系能一般吗?
  公司那几人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缺少最关键证据,没有正对着的摄像头,丨警丨察倾向于和稀泥,但两边都不答应,火哥这边想把渣男送进去,公司这边见同事被打想要找个说法。
  就在这个时候,秦凯说:“那个,我可以试试吗?”
  秦凯的话如波澜不惊的湖面投下一粒石子,泛起阵阵涟漪。
  小白脸最先反对,他冷哼一声,说:“你试试什么?你能证明我朋友非礼了这姑娘?你是人证啊!还是物证!再说,你们都是一伙的,你的话不作数。”
  这话一说完,公司那几人纷纷附和,此时此刻,他们也清楚,要抱团,丨警丨察认识火哥,势必心里倾向于火哥多一些,他们这般固执已见,不仅仅是要找回个面子,如果被证明,他们的同伴真的非礼了姑娘,他们也跟着丢人,况且,不仅仅丢人这么简单,我在现场,还是公司副总,传到公司不好听,影响了个人形象不说,还有可能影响升职。
  因为我跟白子惠有那层关系。还因为我看起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极像那种回头给他们穿小鞋的人,所以啊!他们要有理,有理他们可以说,但要是没理,他们没地说了。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咽。
  丨警丨察也不看好秦凯,他们没说话,但脸上表情略微有些不满,要是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很细小的表情变化。

  我站在丨警丨察的角度推测,秦凯现在出来说我能解决。这是打脸,丨警丨察干什么的,丨警丨察是专业干这个的,你一个不懂事的小年轻,插话说能解决,让丨警丨察的脸放在哪里,还能要吗?
  火哥没说什么,他看向了我,我没介绍秦凯的身份,火哥只知道秦凯是我的小兄弟,算是爱屋及乌,对秦凯照顾。
  我懂火哥意思,他等我的态度,这是担责任的事,如果秦凯试了不行,那么肯定得罪丨警丨察了,这几个丨警丨察火哥还是能得罪的起的,但是不值得,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背后使阴招。
  人心难测啊!
  我看了一眼秦凯,以秦凯的个性,能说出这样的话,代表他有十足的把握,我比在场中所有人都清楚,秦凯不是普通人,他是特勤,如果没点能力,绝对不会成为特勤的。
  我淡然一笑,说:“火哥,秦凯可以。”
  这句话让火哥安了心,他拍着秦凯的肩膀。说:“小秦啊!麻烦你了,好好干,一会哥带你去好好干。”
  同一个词,不同含义。

  丨警丨察也没说什么,只是问秦凯怎么证明,秦凯说他刚才观察了一下。虽然没有单独的摄像头对着员工休息的门,但是远处有摄像头的范围包含了一部分,这样的摄像头有三个,秦凯可以将摄像头的画面拼接并放大。
  听完秦凯的描述,小白脸笑着说:“你吹牛逼吧!”
  我不由的看向了他,说:“是不是吹牛逼等下就知道了,想打脸可以失败后再喷,现在着急跳出来,一会脸往哪里放。”
  小白脸涨红了脸,可没在说什么,说点阴阳怪气的话可以,他不敢正面跟我刚。怎么说我都是公司的副总,冲撞上司,职场还想不想混了。

  我没给小白脸面子,一而再再而三,他真是跟我没完,嘚瑟什么,况且这次他说的不是我,是秦凯,我的话忍忍就好,说秦凯我不答应,倒也不为了别的,秦凯是因为我站出来帮火哥。投桃报李,我必须站出来。
  秦凯借了一台笔记本,他今天是跟我出来放松的,没带自己的设备,不过借来的这台笔记本配置不错,秦凯先上网下载了了软件。有提取了监控视频,随后便是眼花缭乱的操作。
  说实话,很牛逼,并且很唬人,因为你只看到他的手在动,画面也在动,但你无法看清楚他怎么操作的,每一步到底有何具体意义。
  之前非议他的人安静了,就算看不懂,也知道秦凯并不是吹嘘,这大概便是不明觉厉吧。
  渐渐的,画面拼接在一处,秦凯调整了时间,因为是放大的,所以不够清楚,并且有一些地方很模糊,可能够看清楚过程。
  被非礼的女孩潘莎先是急匆匆的走进员工休息室,看她的样子。是受到了惊吓,不一会,那个渣男也进去了,他很小心,进去的时候还看了看身后,应该是观察有没有人。
  过了一会。潘莎和那个渣男同时出现在镜头内,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的手在潘莎的身上,他抱着潘莎,嘴巴还要往潘莎脸上亲,他怀中的潘莎拼命的挣脱着,大概是因为潘莎喊了,那渣男才放开潘莎,急匆匆的往外跑了,潘莎失声痛哭。
  这段视频,铁证如山。
  那个渣男低下了头,不辩解了。
  潘莎又哭了。声音很大,看一次视频,就相当于又一次被侮辱,不过,我想她现在更多是感情的宣泄,这一段视频证明了她的清白,她没有冤枉人。
  公司的白领面如死灰,刚才一个个叫得欢,现在我拉清单。
  火哥暴脾气,真性情,看了视频,火冒三丈。一个箭步来到那渣男面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巴掌扇过去,“草你妈的!”
  丨警丨察赶紧拉,把暴怒的火哥拉走,不过火哥没食言。说当着丨警丨察面打就当着丨警丨察面打。

  拉走了火哥,尘埃落定,潘莎旁边围着一群人,安慰她劝解她,渣男被丨警丨察控制住要带他回警局,酒吧领班同去做口供。
  公司的几个人要走,没脸呆了。
  我叫住了他们,“等一下。”
  其中一个女的,脸上堆起了笑,“董总,啥事啊!”
  我指了指潘莎,说:“你们欠她一个道歉。”
  公司几个人很为难,都看向小白脸。
  我冷下了脸,说:“现在我跟你们讲道理,别逼我不跟你们讲道理,我发起怒来,不比他差多少。”

  我头点了点,方向是火哥。
  几个人怕了,连连道歉,这事我有理,刚才一个个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潘莎心里如何想如何委屈,他们想不到,并且,我觉得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怪潘莎,一个酒吧的工作人员被摸两下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摸你是看的起你。
  日期:2016-12-2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