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9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以为意,笑笑,说:“我是为你好,不领情算了。”
  转头问领班,“通知火哥了吗?”
  领班说:“已经派人去了。”
  领班的话刚说完,便听到火哥暴怒的声音,“他妈的是谁在我酒吧里搞事!”
  声音到,人到。
  火哥风风火火,见到我在,他点点头,事有轻重缓急,先处理非礼的事,之后再话家常。
  领班见火哥到,忙走到火哥面前,说:“火哥!”
  火哥来,这些人便有了主心骨。

  “谁被非礼了?”火哥板着一张脸,煞气逼人,有的人天生便是一副凶相,愤怒之时,尤为突出,火哥便是这样,能让小儿啼哭。
  领班指了指,那小姑娘还在哭哭啼啼,按理来说,混酒吧的应该见多识广,可能这姑娘刚来,没经历过这个,一次被吓坏了,看她样子倒是挺纯的。
  “哭什么哭,老子又不是不给你做主!”火哥凶巴巴的说。
  女孩是止住了哭。可看起来小脸更悲苦。
  火哥一来,便成为全场焦点,公司那几人畏畏缩缩,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秦凯跟在火哥身后也来了,看到我。他走到我身边,看他脸,红红的,估计那两个女孩子让他热血沸腾。
  这孩子,憋着多难受啊!释放出来多畅快。
  秦凯没跟我说话,只是点点头。我们之间没什么说的,还是先看火哥怎么处理。
  “动手没?”火哥问领班。
  领班摇头,说:“没有,就是没让他们走。”
  火哥点点头,说:“做的好,你们都听好了,记住了,尤其是新来的,在酒吧里遇到事,别他妈的头脑发热当场就干,等我,我给你们做主,谁他妈欺负我的人,就是他妈的欺负我,谁他妈的敢欺负我,我他妈的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火哥声音很大,很吵,但不可否认,他的话很有感染力。

  猛的一转身,把公司那几个小白领吓得一哆嗦。
  恶人自有恶人磨,我该说的已经说了,该提醒的已经提醒了,算是仁至义尽。
  “哪个干的?是男人站出来?”
  火哥的话说出口,双眼便紧紧盯着那几人,非礼的那位自然没有站出来,我以为小白脸会出来说几句场面话,然而并没有,也是我想多了,觉得小白脸是这个局的组织者,看他高谈阔论意气风发。以为他能承担相应的责任,我高看他了,大难临头各自飞,人皆如此。
  那个男人没吭声,跟孙子一样。
  “三,二。一,不出来,很好,他妈的怂货!”火哥骂着,然后把领班抓了过来,说:“你他妈的给我指出来,是他妈的哪个孙子!”
  领班一指,那男人脸色变了变,不过嘴还是硬,“跟我没关系,别看我!”
  火哥走过去,一句话没说。上去就是一脚,一脚把那男人踹倒,他在人群之中,倒地时,其他人散开,他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支撑着地,还没爬起来,嘴里面便骂道:“草,怎么打人!”
  火哥又把他推在地上,按在地上啪啪打脸。火哥一边打一边嘴里骂道:“我他妈的打你怎么了,你他妈的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他妈的老子的地方,你他妈的敢碰老子的人,就他妈的打你不长眼睛的。”
  火哥刚动手,小白脸就过去要拉。酒吧工作一人一起上前,挡在几个白领面前,人多势众,公司的几个人过不去,女人开始嚷嚷起来。
  “你们干什么,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你们过分了啊!”
  强烈谴责,但绝不动手。
  火哥站了起来,又狠狠给了那男人两脚。

  “妈的,垃圾。”
  那个渣男躺在地上呻吟,声音很特别,尾音很亮,余音绕梁。
  火哥对着那女孩招招手,说:“来,你过来。”
  那个叫做潘莎的女孩,低着头,仅仅往前走了两小步,她还在害怕,身子颤抖。火哥催促道:“他妈的墨迹什么呢,快点过来。”
  后面的女孩们轻轻推了潘莎一下,她回头看,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女孩们小声说让她赶快过去。
  走到火哥面前,火哥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渣男。说:“踹他妈的!”
  潘莎听话的抬起腿,踹了两脚。
  火哥说:“你晚上没吃饭是不是,他妈的狠一点。”
  潘莎又抬起腿,踹了两脚。
  火哥还是觉得不满意,可这时小白脸站了出来,我看他的表情很严肃,从他表情很推断出来很多东西,他应该也是恨躺在地上这个渣男的,来酒吧是消遣是玩乐,除此之外,小白脸估计还有其他的打算,拉拢一下同事。装逼之余,搞搞自己的小团体,都是新入职的,要抱团取暖。

  渣男打乱了他的小算盘,他不得不出来,不出来威信没了,所以说,人不能太有野心。
  “你们故意伤人,是犯法!”
  小白脸话虽然很硬气,但说的没什么气势,声音比较小。
  火哥听到轻笑一声,反问。“你他妈的是在跟我谈法?”
  小白脸说:“对,我现在就是跟你谈法!”
  火哥说:“小子,我他妈的告诉什么是法,法就是**,有钱就能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你们跑到我酒吧,非礼我的人,我他妈的酒吧不要了,就跟你们玩,我这酒吧不贵,但投入什么都算上,怎么也一百多万,我就问问你们,敢拿出一百多万跟我玩吗?”
  小白脸说:“那你也应该讲理吧,也没有证据证明我同事非礼,你上来就打他一顿,没有这么不讲理的。”
  火哥指了指自己,说:“你他妈的好好看看,老子就是理!”
  小白脸哑口无言。
  “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某个女同事跳出来说。
  火哥笑笑,说:“很好,我等着,现在,我他妈的敢在你们面前打他,丨警丨察来了,记住我这句话,我照打不误。”

  或许是太耀眼的关系,小白脸注意到了我,他说:“董总,麻烦你说两句话。”
  我懂他意思,他是解决不了了,想把这烂摊子给我。
  我笑笑,说:“我刚才给过他机会,但他没当一回事。”
  小白脸说:“董总,你不能这么说吧,你哪里是给他机会,你完全不信任他。”
  我说:“对,我是不信任他,因为他没跟我说实话,我就是觉得他非礼了酒吧的工作人员,所以,我站酒吧。”
  小白脸据理力争。说:“董总,你不能这么区别对待吧,你跟酒吧的人关系好,就站在酒吧一边,我一直觉得你是很讲理的人。”
  潜台词没说出来,那就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拜托,都没说过话,觉得我是一个讲理的人,想用这话让我帮他,抱歉,我不是那种好面子的人,捧我几句我给你办事。想的太美了。
  我笑笑,没理会,不想多说。
  失望就失望,我读了渣男的心,他活该被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