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7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邱芳说道:“你是方士吗?座师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还有,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了广仁开口询问邱芳的来历,归不归好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一阵哈哈大笑。看着身边的吴勉一顿白眼。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辛亏不是徐福替你收的弟子,要不然的话,现在你差不多也要笑疯了吧?”
  “老人家我当初的弟子现在一个都没有了,也没有心思再收弟子了。再说了,有一个百无求这个儿子已经够我老人家操心了,弟子,只是算了吧。”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之后,归不归向着邱芳招了招手,说道:“邱芳小朋友,来,我老人家给你们介绍一下。前面这位白发方士就是前任大方师广仁了,他是你的亲师祖。看见你师祖身后那位红发和你穿着不一样方士服饰的人了吗?这位就是你的亲师尊,现任大方师火山了。去吧,给你师尊、师祖行个大礼吧……”

  邱芳看到广仁和火山进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明白来人是谁了。只是这样的场合,没有引荐自己便扑上去,实在太难为了一点。有了归不归这几句话之后。邱芳已经顺势跪在了地上,对着两位大方师兴起了大礼。
  不过两位大方师和广治存了一个心思。见到一个陌生的方士对着自己二人行礼。他们俩同时躲开了广治的大礼,不过这个陌生的方士还是对着二人原本的位置行了大礼。礼毕之后,才起身恭恭敬敬的说道:“方士邱芳见过师祖、师尊,弟子是当年跟随徐福大方师渡海的童子之一。徐福大方师看出弟子尚有浅薄慧根,这才代火山大方师将弟子收入门墙之下。因为要替徐福大方师带些旧物回到海上,才被派回到了陆地之上。”

  “你说你是徐福大方师代替我收的弟子?”这样绕口的关系火山也是反应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下看了一眼同样刚刚明白过来的广仁,见到自己的师尊也未必比自己明白多少之后,火山对着邱芳继续说道:“回到陆地,为什么不到宗门报备,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个座师?“
  邱芳躬身说道:“弟子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替徐福大方师带回放在这里的几件旧物。因为弟子领了法旨,故而来不及先去师门拜见师长。”
  “那又如何证明你是徐福大方师派来的方士?”事关自己的师尊徐福,广仁也没了平时的稳重。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抢在火山说话之前,继续说道:“你说是接了法旨前来带走旧物的,就是你身上背着的东西吗?”
  “弟子名叫邱芳,是琅琊人士。是当年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的三千童子当中一人,两位大方师是见过邱芳的。当年出海之前还是师尊将我们三千人召集到一起。然后由广仁师祖训教的。而且师祖手下的方士是登记了我的名字的。两位师长回去一查自然明白。”说到他和两位大方师有过一面之缘的时候,广仁和火山都隐约想起当初这件事。

  说话的时候,邱芳已经再次解开的自己背着的包裹。将里面的几卷书简都摆在了广仁的面前之后。说道:“这几卷书简便是徐福大方师的指定之物了,法旨上并没有说要避讳两位大方师。两位师长要查看的话,请自便。”
  火山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正在犹豫查看徐福的私物是不是恰当的时候,广仁已经开口说道:“徐福大方师的私物,旁人不得窥探。”
  说到这里,这位前任大方师冲着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况且归师兄就在这里,如果邱芳想要夹带什么出去的话,自然也瞒不过归师兄的法眼。”
  广仁说话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发出来一阵骚乱的声音。随后,好像有什么重物撞倒了大门上。一声闷响之后,伴随着一阵岔了音的嚎叫声,由肉皮被烧焦的味道飘了进来。
  火山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外面留守的门人弟子说道:“外面这么嘈杂,出了什么事情?”
  大方师的话音刚落,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便说道:“是百无求突然发蛮,惊扰到大方——啊!你这个畜生竟然咬人……拉开,你们把它拉开。你还死不松口……啊!它又咬我的下巴……”话音未落的时候,伴随着这人的哀嚎,还有一阵乒乒乓乓敲打的声音。
  听到了自己的便宜儿子在外面咬人,归不归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道细线。不过听到百无求在外面被人殴打的声音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便变得阴沉了起来。看到了老家伙脸上表情的变化之后,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这位前任大方师亲自走到了大门前。确定从里面开门不会触发术法之后,广仁将庭院的大门推开。

  门外的景象让注重仪态的广仁,差点张嘴骂出一句难听的话。就见十几个方士已经乱成了一团,那个浑身是毛的百无求趴在一个方士的身上。二愣子张嘴咬在这名方士的下巴上,方士的脸上已经满是血污。除了下巴被咬了之外,他还少了半只耳朵。现在耳朵的伤口还在止不住的流血。
  “混账!让你们看好百无求的。你们就是这样看管的吗?”这个时候,火山也到了广仁身边,当下。他替自己的师尊开口继续骂道:“你们看看自己还有一点方士的样子吗?都下来,放开百无求!”
  大方师的话就是法旨,当下。正在撕打百无求的十几个方士都停了手。怯怯的站到了一边,不过这个时候,百无求看出来便宜。非但没有从松口的意思,反倒一边咬着方士的下巴,一边用拳头殴打他的肚子。两拳下去,就让已经在不停惨叫的方士吐了血。
  看着越打越兴奋的百无求和眼看着就要丧命的弟子,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脸色铁青的对着正在看热闹的归不归说道:“归不归先生,还是你来劝劝吧。方士的门人弟子死在妖物手里的不少,像这样被凌辱的还是第一个。”
  归不归看到百无求没有怎么吃亏,当下又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冲着还在死不松口的二愣子说道:“傻儿子,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饶了他吧。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妖,和个方士较什么劲。”
  百无求斜着眼睛看了看百无求之后,还没有松口。不过好歹停了手。指着自己的嘴巴比比画画的,好像还要说些什么。老家伙明白它要说什么,当下笑嘻嘻的对着广仁和火山说道:“两位大方师。老人家我这个傻儿子想说,它长嘴要么是骂街的,要么是咬人的。现在骂不了街了。就只能咬人了。”
  现在已经进到了庭院当中,便在没有理由轻易的得罪这个老家伙。当下,火山忍下了这口气,对着百无求的脑袋虚点了一下。他这个动作做出的同时,本来默不作声的百无求嘴里突然发出了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反应过来自己又能说话的二愣子,这才松了口。其他的方士见状一拥而上。将下巴已经脱骨的方士救了下去。死里逃生的方士已经晕了过去,他的姓名没有大碍,不过估计下巴是保不住了。
  也不顾自己满身的鲜血,先是跑到了对面的方士人群里面,将还在昏迷的小任叁抢到了自己的怀里。虽然这才开始办起了正是,满嘴鲜血的对着这些方士们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粪坑里面生出来的死方士,那条王法说妖不能在大家上走了?看见老子逛大街你们就敢动手。你给师娘搓澡的时候,她没说老子没先骂街,你们就别动手吗?下次和你们师娘一起泡澡的时候。记得关好门,别让你们家大方师看见……”

  日期:2017-01-1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