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47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住。”温兰喝住她,冷眼睨着她,复又看向墨守成,冷冷的笑了:“是这样吗?墨守成,她怎么会知道潇然出事?难道你们一直都有联系?”
  “你想到哪里去了。”墨守成心下一慌,脸上却半分不露,佯装恼怒,“阿兰,她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可能和这种女人一直保持联系,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徐娇柔脸色一僵,情知墨守成不过是假意说这话给温兰听的,却还是感到难堪,愤恨的咬着唇,“是啊,墨夫人,墨董他,从来都没有联系过我,也不让我看孩子。”
  她说着,眼里又泛起一层水雾,“墨夫人,对不起,我已经看过孩子了,我现在就走。”

  徐娇柔说着,硬着头皮擦过温兰身边离开,她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墨子寒,正沉着脸,目光犀利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穿透。
  “墨、墨大少……”徐娇柔畏惧的瑟缩了一下,低垂着眸不敢去看他。墨子寒的眼神,冷酷肃杀,让她不寒而栗。
  “滚。”墨子寒盯着她片刻,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
  徐娇柔却如蒙大赦,赶紧绕过他疾步走开,眼里浮起强烈的恨意,温兰,我倒要看你们母子俩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我们走着瞧。
  她捏紧了拳,想起在温兰面前头都抬不起来的屈辱,恨得几乎咬碎银牙。
  “阿兰,我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温兰不言不语的,就那么一直看着墨守成,眼里满是失望,当她是瞎子吗?他们刚才那么亲密无间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
  望着眼前这个惊慌却依旧嘴硬的男人,温兰感觉到被欺骗,不愿再相信他的话,生出了提防的心思。
  墨守成努力向她解释着,最后,终于没了耐性,“温兰,潇然刚脱离危险,你就算再生我的气,也等他身体好了再说。”
  温兰看一眼病床上的墨潇然,昏睡着,人事不知。她突然觉得有些刺眼,这情形,何其熟悉,一如当年车祸出事住进医院的墨子寒,他也是这么躺着。
  可在他病床前一直守着他的,只有她这个母亲。墨守成听说儿子出事,匆匆赶来医院只看了一眼,确认他没生命危险之后,又立刻回到公司去忙他的事业。

  她虽然不满,也恨过丈夫对儿子太过冷漠无情,却一直体谅他,以为他是真的太忙抽不开身。
  可现在呢,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墨潇然身上,他是何等的紧张,何等的关切。
  温兰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仿佛在这一瞬间,突然看透了墨守成。
  “既然他还没醒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温兰淡淡的开口,满腔的疼爱瞬间冷却,对墨潇然的态度,冷淡了不少。
  温兰直到此刻,才恍然惊觉,或许,她这么多年来都被蒙在鼓里,错付了真心,她这么多年付出的一切,根本就不值得。
  “温兰,你这是什么意思?”墨守成发怒,却又底气不足,“潇然好歹是你亲手带大的,他现在人事不知,你是他妈,你应该在这里一直陪着他才对。”
  “呵。”温兰冷笑一声,冷漠的看着他:“我不是他妈,刚才走的那个女人才是他亲妈。”

  “温兰,你……”墨守成瞳孔暴睁,惊惧不安的迅速看一眼墨子寒,墨子寒并不知情,温兰居然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
  墨子寒弯起唇角,冷眼看着他,似是嘲讽,却并不意外。
  墨守成惊怒不已,温兰该不会,早就把这事告诉了他?
  “还有,我已经通知了上官家,上官映雪很快就会过来,他老婆自然会照顾好他,用不着**心。”
  温兰最后看一眼昏迷不醒的墨潇然,眼底掠过一丝不忍,毕竟是亲手带大的,她又不是心狠之人,难免顾及情份。
  可这情份,敌不过她撞见墨守成,背着她见孩子生母的背叛。敌不过让她明白,墨潇然,终究不是她亲生孩子的事实,再火热的心肠,也终于冷却。
  “温兰,你真就这么狠心?”墨守成从未见过温兰这么冷漠的一面,不免惊住。
  “妈说的对,照顾丈夫是妻子的责任,上官映雪自然会照顾好他。”
  墨子寒看一眼病床上的墨潇然,冷笑一声,望向墨守成:“妈年纪大了,照顾病人这种事情,恐怕做不好,我先带她回去休息。”
  “你……”墨守成恼羞成怒,正要开口。

  “亲家,潇然怎么样了?”
  宣柔心陪着女儿上官映雪匆匆赶到,她连忙拉住温兰,焦急的向她寻问情况。
  上官映雪脸色苍白,她现在毕竟还是墨潇然的妻子,墨潇然出车祸重伤,她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见到墨子寒,上官映雪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站起来的样子,几乎以为自己眼花。
  虽然从哥哥口中得知墨子寒的腿已经恢复,却依然不敢相信,又为了和墨潇然赌气,硬是不肯低头回到墨家,以至于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机会亲眼看到墨子寒的情况。
  “子寒哥,你的腿……真的好了。”她又惊又喜:“我还以为哥哥他……”

  上官映雪正要继续说话,温兰看到她们母女,表情更冷。冷冷的开口:“你们来得正好,映雪,潇然是你丈夫,照顾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子寒,我们走吧。”
  宣柔心叫出的一声亲家母听在耳朵里,格外刺耳。墨潇然的亲妈不是她,她算什么哪门子亲家母。
  又想起当年墨子寒出车祸之后,几乎和他形影不离的上官映雪只来看过他一次,确认他的病情之后,就再没来看过他,并且很快和墨潇然走到了一起,难免心中不快。
  “是,妈。”墨子寒面色依旧冷淡,点了点头。扶着温兰径直离开,连看都没看一眼上官映雪。
  “亲家母,你这是什么意思?”温兰性情温和,待人又一向温柔有礼,宣柔心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不假辞色的时候,不禁愣住。
  温兰头也没回,她可没忽视上官映雪的表情,她绝不会允许儿子再被这种女人勾动心思。
  上官映雪脸色苍白,咬着唇含恨看着墨子寒健步离开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发颤,他居然恢复了,他真的恢复了。

  她说不上是开心,还是失落,回头走进病房,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墨潇然,瞬间变得愤怒起来,她会失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他怎么不直接死掉。
  “亲家公,亲家母这是怎么了?”宣柔心也是心高气傲的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冷待过,眼见着温兰头也不回的离开,她气得脸都白了。
  墨守成冷哼一声,狠狠的盯着上官映雪:“映雪,你婆婆说的对,你是潇然的妻子,你得照顾好自己的丈夫,知道吗?”
  “爸,我……”上官映雪变了脸色,看着人事不醒的墨潇然,惊慌不已,她一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千金小姐,什么时候干过照顾人的事情,还是照顾这种重病的病人。
  日期:2017-12-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