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4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墨子寒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狠狠将她甩开,“滚、开!”
  他咬牙开口,一字一句,字字狠厉。
  他的目光,寒冰一般一直盯着某个地方凝固着,眼见着墨潇然拿起手机,似是已经看到短信,他迅速买了单,丢下那两个一脸不满的美女,很快离开了巴黎之夜。
  墨子寒冷冷一笑,你想要的第二次,不妨就送给你好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被他毫不留情推开的美女委屈的瞪他,跟她一起的几个女伴们也都不满,愤怒却又对眼前高贵冷势的男人心生畏惧,迟疑着不敢上前理论,却围在这里一直抱怨着不走。

  墨子寒厉眸一扫,终于不耐地起身,抬脚便走,苏哲已经事先买好了单,没有人拦他。
  美女们虽然畏惧,却依然不舍的看他就这么缓步离开,这么英俊的男人,气度又那么高贵,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出身豪门,谁知道这么不解风情,她们还想趁机傍个高富帅呢。
  “哎,你们说他该不会是个GAY吧。”那个意图勾引墨子寒,却被他推开的美女揉着生疼的手腕,不甘心的骂道。
  几个女伴们连声附合,她们是绝对不会怀疑自己魅力的,这个男人十有**就是对女人没兴趣,白费了一番功夫,美女们愤愤不已。
  墨子寒丝毫不觉自己的举动,落在其他女人眼里,留下了个对女人没兴趣的名声,不过他也不会在乎。
  他离开酒吧,开车直接回到悠然园别墅,想起白明月就在家里,等着他回去,不由得心下一暖,面色一柔,眼里的戾气也少了几分。
  “子寒,你回……唔……”白明月正坐在客厅,见他到家,盈润的眸光亮如星辰,情不自禁的笑着向他跑了过来。
  那纯净的如花笑靥,就那么落入眼底,瞬间雪化冰融,一直温暖到心脏。墨子寒一把抱住她,用力揉进怀里,低头便吻上她的唇。
  火热的唇舌交缠中,白明月尝到了酒液辛辣的滋味,忍不住推开他,微红着脸,眼里满含关切的问他:“你又喝酒了?我去给你煮碗汤醒醒酒。”
  墨子寒拉住她,搂进怀里抱着她不放,缓缓摇头,眉宇间满是郁色,声音却不觉温柔几分:“不用,我没喝多少。”
  他怎么会喝醉,今晚还有一场好戏等着看,何况这么多年,他一手创建寒芒影视集团,应付过多少酒席,他的酒量,早就千杯不醉。
  “子寒,你为什么不开心?”白明月缓缓抬手,回抱住男人劲瘦的腰,微微蹙眉,她能感觉到,他身上仿佛有种悲凉的味道,冷水一般浸透了她,让她心疼。
  墨子寒抱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仿佛要从她身上得到抚慰。
  “我没事。”他缓缓开口。
  “我看到了。”白明月终于忍不住,轻轻推开他,凝视着他的眸,眼里俱是心疼,“子寒,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都没见你笑过。”
  他虽然一向话很少,待她依旧温柔,就在他们互明心意之后,他们开始像真正的情人一样相处,如胶似漆。
  可这段时间,她无意间发现,她不在的时候,墨子寒眼里有悲痛,有绝望,还有恨意,几乎灼痛她的心脏。
  那种眼神,那样的表情,她从来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见到过,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近有点事,我心情很差。”墨子寒避开她的注视,松开她的手,径直走向沙发,颓然的靠了上去,看着她有些不耐,微微冷了眉眼,“你别问了。”

  白明月眼里流露出几许失落,抿着唇,许久,才缓缓转身,“好,你不想说,我就不问好了。”
  “明月,我……”墨子寒见她这样,眼里掠过一丝不忍,正要开口再说什么。
  白明月却看着他,眼神悲伤:“你是不是需要一个人静静?那我不吵你了,我先回房去。”
  她说着,转身就走,心里十分难受,墨子寒不明白,他不开心的时候,她有多心疼,她有多想陪着他,有多想为他分担,可他却对她依然有所保留,什么都不说。
  对她而言,她在墨子寒面前毫无保留,而墨子寒对她,显然不是这样,这让她感觉很受伤。

  “明月。”墨子寒起身,一把拉住她,“我真的没事,你别多想,不必为我担心,好吗?”
  他缓缓开口,声音低哑,带着几分恳求。
  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男人更骄傲,哪怕打落门牙,也会和血吞,更不愿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示弱。
  他实在不想说,白明月也不忍心再勉强他,她回过头,踮起脚尖去吻他的唇,想要抚慰他的不安和烦闷:“好,我不问,我回房间等你。”
  墨子寒心下一松,怀里的女人温柔如水,她的心疼和关切,瞬间抚慰了他满怀仇恨的心。
  恰在这时,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温情款款,墨子寒已经料到会是什么消息,眼神一冷。

  他拿起手机,如愿听到那个消息,冷峻的脸面无表情,直接挂断了电话。
  “子寒,怎么了?”白明月正要回房,见状,忍不住拉着他的手,担心的问他。
  墨子寒吻了吻她的额头,冷冷淡淡的开口,似是毫不在乎:“二弟住院了,我现在去医院看看他,你先睡吧。”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白明月闻言,眼里浮起一丝惊讶。
  “乖,现在太晚了,你明天有时间再去看吧”墨子寒神情淡漠了几分,仿佛住院的那个人,和他没什么关系。

  他和墨潇然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面和心不和的,白明月也没在意,见他这么说,也就没再坚持。
  墨子寒来到医院的时候,墨潇然刚从急救室推出来,交警正在医院了解伤者情况。
  不出意料的,墨潇然体内酒精浓度偏高,涉嫌酒驾。
  墨守成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已经从交警那里了解到车祸经过。墨潇然的车在高架上与一辆正在极速狂飙的跑车相撞,巨大的撞击之下,两辆车都翻出了护栏,造成一死一重伤。
  跑车的主人同样出身豪门,是职业赛车手,晚上和同伴寻求刺激,在高架上飙车,对方固然违反了交通规则,可墨潇然却涉嫌酒驾,不仅无法追究别人的责任同样要担责。
  “妈,别担心。”墨子寒冷静的在一边听着,面无表情的安慰了一句,温兰已经哭得两眼红肿。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潇然他喝了酒怎么能开车呢。”温兰又是悲痛又是生气。
  墨子寒勾了勾唇,墨潇然要去见徐娇柔,自然不会带上别人,只能自己开车。
  他什么也没有说,墨潇然伤得很重,已经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能不能醒来都是未知数。

  墨守成脸色铁青,额头青筋直跳,根本不敢相信,他好好的儿子,突然会弄成这样。“墨子寒,你给我滚。”
  墨守成骤然盯住墨子寒,两眼血红,嘶声怒吼:“滚出去——”
  温兰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墨守成,“阿成,你这是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