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薄夜渊修长的手指捋她的长发,看着她吐着,阴霾地说,“只要你不丢下我,我还对你好。”
  黎七羽吐了干净,手背擦了擦牵连而出的口水,身子才要起来又被他重重按了下去,他拿了毛巾轻轻擦拭她的唇,她的脸,她脖子的脏污……
  “七羽,北堂枫为你做的我都可以。这半个月我们不是很开心?”薄夜渊轻轻地擦着她,眼神怪异地瞅她,“我哪里做得不好可以改,为什么偏偏要抛弃我?”
  “薄夜渊,你有病,你滚去看心理医生!”黎七羽手指着门口,“现在走,我从来没想过选你,你心知肚明你在玩我、而我也在玩你!”
  薄夜渊眼神红了,她原来一直都在玩他——

  难怪她会突然那么顺从他,他还以为他对她的好,她终于明白了!
  一碗滚烫的汤抵在她的唇前:“这些都是我辛苦为你做的,做了一天,而你背着我幽会别的男人。”
  “你滚……唔……”
  滚烫的汤朝她嘴里灌,她烫的呛,嘴唇火烧火燎的……
  薄夜渊眼里偏执地疯狂。她回来了他没有发脾气,低声下气地求她,做饭菜哄她。换来这样的对待。
  “好不好吃?”他拧起眉,按着她的小身子,“烫到了?疼不疼?”
  黎七羽捂着嘴,舌头里被烫出了密密麻麻的包,面露无的痛苦!
  他钳制着她,让他根本没办法吐出来,一口汤含在嘴里,已经慢慢冷却。
  吞下去的时候,宛如千万根刺下肚……
  有意思吗薄夜渊,这个游戏你没有俘虏我让我爱你,跪在你脚前、求着你留下,你没有报复成功。所以愤怒了是不是?
  “很疼?”他的拇指轻柔地摩擦她的唇,“我你痛十万倍!”
  黎七羽的胸口一下下地窒息,她按住心脏,开始喘不过气。
  薄夜渊紧绷欲裂的脸瞬间瓦解,冲去找药,叫磕在茶几发出碰撞声,踩着地的油腻碎片。
  拿来心脏药和水,小心地捧过来喂她喝。

  黎七羽看着他前后变个人似的,大口大口喘息。她早发现他的性格反复无常,只是现在更严重了,好像前一秒和后一秒是两个人。
  “七羽……吃药。”他小心翼翼地扶起她在怀里。
  她的心已经揉了碎了,以前他残暴地对她,她感受不大,只有恨意。可现在她爱他啊——
  她爱着他,他只是说几句重话她的泪水都饱含了眼睛。
  何况他亲手伤害她、折磨她,每一击都是重刑,她感觉到痛彻心扉!
  薄夜渊……原来你是这样的一个人,早应该清楚,为什么还是会爱你?
  黎七羽的眼眶发红,不肯吃药,薄夜渊俯下身,含下药片舔她嘴角的汤汁,撬开她的唇齿,舔她被汤出泡的舌。
  她的舌麻木地疼着,他小心卷在嘴里,慢慢地吮.吸,像呵护最爱的宝贝。她绝望地按着他的胸膛,推不开他的力量。
  薄夜渊浅尝慢吻,一片药被喂了下去,附身撑在她的头顶方,松开唇:“黎七羽,我最后问你,要他还是我?”

  他黯哑地问,残暴的脸又变得哀戚,像凶残的野兽瞬间变成一只落败的狗。
  黎七羽嘴唇滚烫地肿,冷冷地看着他,像看着一个会说话的怪物。
  薄夜渊看到她眼底的冷意,像冰天的汗水浇透他,他挽起猩红的唇笑了,眼里晃动着水光——“我是没办法再放你走。你只能是我的。”
  他握起她的小手贴在脸,低声地求:“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听你的……”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沾满了创可贴,手背都有很大的刀口。他在做菜的时候一直在生气,切菜总是手抖,一刀刀地打撇,一刀刀地割伤自己,可这算什么,都是黎七羽对他的伤害。
  “薄夜渊,你的妻子应该是叶之璐,你们都有孩子了……”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整个薄家都在等你回去,不要再在我身浪费时间。”
  虽然这半个月在她身边,他透过笔记本也在工作……可他终要回归他的家庭。
  而她呢?永远都不要去薄家,北堂枫至少是她温暖的港湾。
  她起身走了两步,薄夜渊拽住她的胳膊按回沙发。她再起身,他再按……循环了几次,黎七羽摔在沙发头晕目眩。
  她脸色木然:“我真要走,你拦不住我的。”
  “没有我拦不住的路,黎七羽你别逼我。”薄夜渊凶狠地再次将她摔回沙发。
  力道很重,黎七羽跌回沙发,头撞在沙发欧式把手,疼得她眉目蹩起,她头部的伤口才拆下绷带不久,愈合了但还是会疼。
  她倒在那里,领口微开,露出她肩的钉痕。
  薄夜渊瞬间又像个做错事的莽撞孩子,不知所措地抱起她:“我爱你……”
  他的唇在她耳边低低地喊,“黎七羽,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没有你我不能活了……”
  他嘶哑的嗓音从心底深处震荡,这半个月他有多开心,瘾君子无可自拔了。
  黎七羽像根木头被他抱着,低声笑了:“你爱我会舍得这样伤害我?我全身都是伤,你那天看到后说你心痛了,还为我掉了泪,我差点信了……薄夜渊,你在心疼我的时候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也有感知会心疼。可你心里是真的心疼我吗?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你不清楚吗?放过我吧,我已经死过很多次的人,我这具身体残败不堪,你看,毫无用处,全身是疤……”

  她扯着领口,“这些疤,都没有我心的多!是你一道道刻的!”
  薄夜渊眼神发空……
  “放手吧……你刚刚的样子有多可怕,你每次虐待我都不可原谅。”
  薄夜渊身体好像无力,弯下腰在她面前碎了玻璃杯,膝盖跪在面,他的手抱住沙发前她的双腿,脸埋在她膝盖……
  “对不起。”
  黎七羽背脊震颤,看着他孩子似的抱着她的腿,热气喷在她大腿之间:“我每次对你凶狠,都是又被你抛弃和算计。只要你不走,我什么都给你……”
  薄夜渊想到她全身的伤,恨她的时候觉得她恶毒她应该的但也很心疼,他会用自我折磨的方式来求得平衡;喜欢她的时候是心疼心疼巨心疼,他也是自我折磨和加倍对她好来弥补。
  他太折磨自己的精神,才会暴躁症越来越重——
  她说他反复无常,那她呢?前一秒才好好的,下一秒要分手甩了他!
  他像个玩物,不管多努力讨她的换心都换不来她的施舍一眼。
  “黎七羽,说一句你也爱我……我们还跟以前一样。”薄夜渊抚摸她的唇瓣,死死盯着她。
  黎七羽别开脸:“我不爱你。”
  薄夜渊浑身浮动着青筋,捏起她的下颌:“只要你说,你永远跟我在一起……”

  “……”
  日期:2017-12-2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