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74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09 16:01:00
  第156章:巨大的挫败
  怎么回事呢?事情是侯二挑起来的。
  由于小兄弟几个一直都在山脚下,那六十个混子也都住在哪里,和外界没什么联系,所以一直都不知道石景死了,还是黑皮老六在医院里听说了这事,跑回去告诉楚震东的,所以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较晚,石景的尸体已经送回来了,家里灵堂都设了起来。
  楚震东十分惋惜,同时也猜到了,石景之死,很有可能和自己等人有关系,王庆魁虽然给了自己六十个人,却在老山之中给他们带来了很坏的负面影响,老山的混子现在一定情绪激动,对自己这几个泽城来的,绝对不会友善。
  按理说,这个时候,小兄弟几个最好的办法,就是隐藏不出,就在老山脚下,专心训练自己的手下,等王建军出院,直接带着这六十个混子离开,杀回泽城,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地盘,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石景死了,总得去祭拜一下,所以小兄弟几个就一起去了灵堂,王建军也带伤出了院,无非就是想给石景上柱香。

  可到了灵堂前,却被侯二给拦住了,侯二不许他们进去,说不接受泽城混子的祭拜,并且说石景之死,王建军也有一定的责任,要不是王建军之前打伤过石景,石景或许不会死,而且,石景去泽城暗杀码头宋的事,很有可能就是楚震东等人捅出去的,楚震东等人原本就是跟码头宋的,嫌疑最大,不然石景怎么会一到泽城就落入了对方的埋伏呢?
  他这话说的,看起来似乎也有道理,所以不但侯二不许楚震东等人进去,就连其他的混子们,也纷纷走到了侯二的身边,大几十号混子,直接将小兄弟几个挡在了灵堂外面。
  就在这个时候,孙明亮出现了,这家伙一直都在,石景的丧事,实际上就是他操办的,但他一直都没露头,等到事情眼看着要闹起来了,他才出头,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老山的混子和小兄弟六个起点矛盾,因为他很清楚,楚震东等人,迟早有一天会和自己作对,这样他们到时候,就和老山的混子水火不容了。
  孙明亮一出现,就对那些混子一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即对楚震东道:“东子,你们对石老三的心意,我们领了,上香还是免了吧!不是我孙明亮不够大度,你也看到了,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你们非要坚持的话,只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摩擦。”
  楚震东一摇头道:“景爷和我们不打不成交,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朋友不在了,上柱香是必须的,亮哥,你受累,跟大家说一声,我们就上柱香,磕几个头就走人。”
  侯二在旁边叫嚣道:“不行!我姐夫不受你们泽城混子的香!”其他的混子也纷纷嚷了起来。
  楚震东牙一咬,一翻手,直接将匕首抽了出来,往地上一丢,扬声道:“今天,我楚震东这柱香是上定了,有觉得我不配上这柱香的,尽管拿起家伙,将我捅死在这里,来!谁来?”
  他这一发狠,眼珠子就冒绿光了,说的话又这般斩钉截铁,那些混子虽然人多,可都知道楚震东是王庆魁的人,还真没人敢上前捅他。

  楚震东当然也不会一直等下去,见没人捅他,立即手一伸,一扒拉就将侯二扒拉到了一边去,侯二还想抵抗来着,可他那小身板,哪里挡得住,楚震东直接走了过去。
  楚震东这么一整,孙明亮就知道挡不住他了,又不能真的将他弄死,毕竟还要靠他去打泽城呢!侯二一被扒开,他就对后面的那些混子一递眼色,那些混子也就默默的闪开了,直接形成了一条通道。
  楚震东带着兄弟五个进了灵堂,在孙明亮的授意下,有人递来香火,几人点了,插进香炉,随后在棺木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给石景的尸身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一句话不说,带着兄弟几个就离开了灵堂。
  兄弟六个闯灵堂的故事,后来被老山和泽城的混子们,分解出了好几个版本,老山的混子们流传,兄弟几个是跪着爬进去的,则泽城的混子们则流传,是直接打进去的,而这个版本,才是真正的当时实情,是经过楚震东、金牙旭亲口证实的,并没有太多的凶险,却也体现出了兄弟六个的气魄。

  出了灵堂,回去营地的途中,楚震东一直闷声不吭的走在前面,看得出来,心情很是沉重,按理说,他和石景,谈不上感情,石景死了,虽然没能为他所用,却也等于除去了一块绊脚石,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今天老山混子们的态度,却让楚震东无法高兴的起来。
  他明白,自己等人,只怕在老山蹲不住了,再呆下去的话,搞不好自己那六十个混子,都能生出变故来,毕竟这个时候,还跟着楚震东他们,一定会受到许多流言蜚语,甚至那些混子的家人,都有可能给他们施加压力。
  而这件事情,也让他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就是泽城混子们,对老山混子的排斥!这才是最令他烦躁的!
  中国人其实一直都有这个特点,排外性特别强,就像泽城的混子,平时各自之间,勾心斗角的事多了去了,可一旦说是对付老山去的石景,却空前的团结了起来,老山的混子也是如此,对泽城来的小哥几个,就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虽然因为王庆魁的关系,没有对他们动手,可那种不满,却显露无遗。

  而泽城的混子们,由于这一战除了石景,一定正在兴高采烈之中,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带着六十个老山的混子,回去不管打哪一个,只怕都会引起所有泽城混子的不满,如果再有红桃k那种级别的老大出来振臂一呼的话,搞不好整个泽城的混子都会打自己,而红桃k则一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所以这是一个进退为难的局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相当的棘手。
  这时许端午紧走几步,赶上了楚震东,说道:“东子,你在琢磨什么?说出来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别总是闷在心里。”
  当下楚震东就将自己担忧的事情说了出来,兄弟几个一听,都不说话了,虽然他们没有楚震东想的远,可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过了片刻,王朗一跺脚道:“实在不行,咱们就六个人再杀回去,一点一点来呗!这六十个家伙,就让他们在老山脚下养蜜蜂吧!”
  许端午一摇头道:“不行!没有这六十个人做本钱,我们回去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楚震东却忽然眼睛一亮说道:”王朗说的对,这六十个人,暂时不能出现,我们必须自己先回去,就用我们自己的人,先拿下城北,回去之前,我们先得策划一场戏,假装刺杀了王庆魁,这样才能得到码头宋的支持。”
  “不过,这六十个人,也不能丢在老山,我们得带走,泽城和老山的混子与混子之间,是有仇,但对普通百姓并没有什么仇恨,这六十个人,就安排他们到泽城做事,化整为零,分散开来,必要的时候,再用他们。”
  这路线一出来了,就好商量了,兄弟六个边走边商议,决定等石景出完丧,就去和王庆魁提刺杀的事。
  这次的决定,实际上十分仓促,一是时间上远远不够,这六十个人和楚震东等兄弟的感情,远没有达到深厚的程度,有很多人对他们还不熟悉,二来,训练的时日也太短,这些混子的战斗力,远远没有达到楚震东的要求,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石景的死,使楚震东不得不把计划提前。
  可楚震东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此时,营地中有大部分的混子,正在准备离开。
  同样,也是因为石景的死,给这些混子们带来了很大的逆反心理,有很多甚至认为,现在还和楚震东几人混在一起,就是背叛了老山,所以很多混子直接收拾收拾衣物,准备离开了。
  而原本有几个已经和兄弟几个混熟悉了的混子,本来是想留下来的,可被那些混子一顿冷嘲热讽,也留不住了,纷纷收拾了衣物,跟随着那些混子一起,离开了营地。

  等到小兄弟六个回到营地的时候,偌大的一个营地,仅仅剩下一个人---杨老蔫!
  听杨老蔫说清楚之后,楚震东直接就一头钻进了帐篷里,倒头就睡,这对他来说,是巨大的挫败,为什么人都走了?离心离德了啊!就算事后,孙明亮再将这六十个混子叫回来,也没用了,心根本就不在他们这了。
  而这六十个混子,一直都是楚震东最倚仗的王牌,这样一来,等于他在老山的这段时间内,所有用的心血,全他妈白玩了。
  这个打击,对楚震东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但这也直接刺激起了楚震东的杀心,既然所有心血都浪费了,干脆就假戏真做,真的将王庆魁给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