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走了这么长时间,他没有发疯地到处找人,虽然他什么都查不到但她去了哪里,了谁的车,调调监控录像这么简单的行为,他还是能办到的。他绝对知道她已经去了北堂山庄。她回来,也是想给他一个清楚的交代。
  “黎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大门口站着薄夜渊的人,两排保镖毕恭毕敬行礼。
  和往常一样,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同的事这半个月来她和薄夜渊从来没有分开过,去哪都在一起。他一时半会都没回过薄家了!
  保镖领队在前面带路,陪同她一起了电梯。

  总裁室的门开着,灯光投射出来,仿佛专程在等她!
  黎七羽开始揪心,即将迎接的是怎样的狂风暴雨,她都可以承受,反正……又不是一两次了。
  一进总裁室,闻到了菜饭的香气,茶几摆满了各色菜肴,都是她爱吃的,环顾一圈没有人,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动静。
  黎七羽的眼睛一下红了,鼻子酸涩——
  她一向吃软不吃硬,而以前的薄夜渊只会用硬的方法,一不如意开始发疯,恶语伤人。
  黎七羽吸了口气,走到厨房门口,薄夜渊颀长的身影正在砧板切菜,戴着那条情侣围裙,背影伟岸又落寞。

  他没有回头,知道她在身后:“还有一道菜一道汤,坐在沙发等我!”
  黎七羽嗓音更哑,话一下子说不出口,走回去沙发坐着。
  满桌的菜一定花了他好长的时间,防止冷却铺着保温垫。
  黎七羽等了十分钟,每一秒都漫长宛如酷刑,她焦躁不安,已经在内心狠狠折磨自己。如果不是她贪取薄夜渊的温暖,没有把他招惹回来,是不是没有现在又一次的伤害。她又错了,她为什么每次都做错,害人害己!

  当然,黎七羽不会知道,这次即便她不答应,薄夜渊也会穷尽期数住进她的家里,怎么也赶不走的。
  薄夜渊的身影终于从厨房里晃荡出来,一手端着菜盘,另一只手提着汤盅。
  黎七羽刚要起身,他冷厉地说:“坐在那里别动!”
  黎七羽抬起的身坐回去,看他摆好最后的菜色,擦了擦手,走去玄关合门落锁,拿了一双拖鞋过来。
  他走到她面前,身形高大巍然,眼神里是捉摸不透的暗沉。
  在她面前蹲下,握住她的脚脱她的鞋子:“腿伤才好几天,不是告诉你别乱跑?”
  “薄夜渊我……”
  “要是再摔到,让你的膝盖受伤,我不会饶过你的!”他恶狠狠地说,小心地将脱鞋给她换去,掀起她的职业裙看了看膝盖没有新的磕伤,这才提起她的鞋放回玄关。
  黎七羽故意不接他电话,以为他发火,那她可以理直气壮地叫他滚的。
  他如果对她动手,侮辱她更好,她的愧疚感都抵消了!
  “薄夜渊,我有话要跟你说。”
  “吃饭。”薄夜渊在水盆里洗了手,毛巾擦干,又拿了湿纸巾擦她的手。
  黎七羽重重地吸了口气:“北堂枫醒来了……”
  薄夜渊的动作一顿,像置若罔闻一样,一根根擦干净她的手指头,拿了筷子放在她手里:“全都是你爱吃的,尝尝看?”
  “我今天都是去见他的,听说他醒了以后,我去了北堂山庄。”她说出他们都知道的事实,一点点挑战他的底线。
  薄夜渊坐在她身边,舀起浓浓的高汤进小碗里:“女人多吃猪蹄对身体好,这汤小火炖了一天,营养全入味进汤里了,喝了对你的身体好。”
  “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黎七羽胸口剧烈起伏,每个字她都说得那么艰难。

  她一直告诉自己,薄夜渊是因为在演戏所以没有心疼的感觉,所以才能无动于衷。她没有伤害他,也伤不到他了。
  薄夜渊将碗递过来:“喝汤。”
  “我是要嫁给北堂枫的。”
  终于,这句话让薄夜渊的手剧烈抖了一下,汤汁溢了出来,洒在他手背。
  “薄夜渊,游戏玩够了,你可以走了。”她别开脸,不再去看他的表情。
  下一秒,一整碗汤狠狠粉碎在地!剧烈的瓷器碎裂声!
  薄夜渊眼神开始猩红:“你再说一遍!”
  他以为是他对她不够好,才让她选择北堂枫,死到临头了他还想挣扎一回。是他脾气不好赶走她,他害怕再发脾气。
  原本得知消息的时候,他恨不得把她捆起来吊打,可随着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她一直不回来,他捏着她的身份证护照,守着她的公司,不信她不回来。但时间过去越长,他越恐慌,怕她跟着北堂枫跑了,去另一个国家改头换貌重新生活,永远避开他。
  他派了人守在北堂山庄附近,一整天了,每一台出山庄的车都会调查仔细,没有北堂枫和黎七羽。滨城的所有要塞出口他也安插了人手。

  他告诉自己他要等,等她回来,冲进北堂山庄对他没有好处!只会加速他的死亡判决!
  “黎七羽,这半个月在你眼里是一场好玩的游戏,你把我当游戏了——”薄夜渊阴戾可怖的嗓音低吼,捏起她的下颌,“我对你的好,你全都看不见,北堂枫一醒你奔向他,你还是要跟他结婚?”
  他每一个字都是低吼出来,嗓音泣血,震响在整个空间。
  黎七羽的下颌骨被捏得生疼,身形颤栗了一下,微扬起下巴道:“今天你搬走吧,一直陪着你演戏,我也会累。”
  演戏?这两个字又狠狠捅进他的胸口——
  薄夜渊差点捏碎了她的骨头,阴狂地说道:“你陪我演戏,陪我演戏,陪我演戏——”
  他每重复一声,抓起碟子的食物往她嘴里塞。
  她嘴里还没有吞咽,又有食物塞过来……
  “都是演戏,黎七羽你原来在演戏!”他痛得发疯,手臂发抖地强塞食物给她,“给我吃!”
  黎七羽的嘴被撑的满满的,下颚被他强行打开,食物不断塞进去。
  “不是演戏么吃啊!这么会演戏怎么不吃……”薄夜渊将她压在沙发,菜的汁从她嘴角流下,滴在衣襟。

  她岔气地想要咳嗽,咽喉处都低了食物,感觉下一秒要噎死。
  身体很难受被他紧紧禁锢,他的力气大起来她挣扎不了。
  黎七羽觉得痛,最痛的是那颗一摔碎的心。薄夜渊狂暴的样子恢复如昔,和视频那也如初一辙……
  那天晚,他任由她在他身驰骋,她的腰累的动不了的时候,他的巴掌一下下打在她的臀./部:吃啊黎七羽,不是你要我的?怎么不继续吃了……
  她的屁屁被打得又肿又疼,他根本不顾她有多疼,只会无情冷肆地逼她:贱.货,快点吃。给我吃!
  黎七羽眼神里透着绝望,不再挣扎,甚至于被他这样噎死都算了。
  她睁大的惊骇的瞳孔清晰印着他狂暴的样子,他的脸和记忆重叠!
  薄夜渊机械地塞机械地逼她,直到她的嘴鼓得像个包子,再也塞不下一点食物了,他徒然地停了手:“这戏演的好不好?嗯?”
  狂霸地一掀,茶几的餐垫扯落,才做好的佳肴摔下不少在地。
  黎七羽重重闭眼,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她一次次都没学乖。

  这半个月的温暖,差点又让她陷进去了吗。否则她怎么会痛得这么厉害!
  她呼吸不过气,脸色一点点憋得酱紫,薄夜渊一松手,她难受地弯腰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