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身形一僵,苍白地看着他——
  凌燃都知道了?也对,他怎么会不知道,整个LK的员工都知道,薄夜渊做得那么招摇!
  薄家下的人恐怕也都知道,只是很怪,这半个月异常平静,没有人找她的麻烦,甚至是薄太太也消停了。
  黎七羽却没有安心过,隐隐觉得,暴风雨前的宁静。
  “给我去查那辆车的户主,查她去了什么地方。”薄夜渊翻开相册,手指摩擦着页面,沙哑地道。
  唯有她才能治愈他……
  在广场他们喂鸵鸟,黎七羽捧着小手,薄夜渊在身后抱着她,大大的头鸟弯下来细细的脖子;
  在甜品店做蛋糕,黎七羽鼻子沾着他蹭的奶油,两人手拿着裱花器,蛋糕呈心形,由红色果酱围绕着写满了“薄夜渊”的名字。(黎七羽曾用蛋糕写过北北,我爱你……)
  在森林里打猎,薄夜渊揪着一只肥肥野兔的耳朵,黎七羽坐在高头烈马,姿态骄傲……
  薄夜渊一边看一边笑,一边笑又一边阴鸷地眯眼。黎七羽,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的整个世界都是你的;如果你舍弃我,我是这个世界最阴戾的魔鬼。
  然而,不久后雷克向他汇报:“少爷,查出来了,那台车应该是北堂少爷的人,他们驱往了北堂山庄。”

  薄夜渊心里那颗玻璃,碎了。
  他像整个人放在锅里煎,痛苦得焦灼:“他去见北堂枫了?!”
  “北堂少爷在半个月前从医院转进了北堂山庄……我探了探消息,据说今天早晨他刚刚意识清醒,北堂家族的人都去看望过了。”
  北堂枫一醒,黎七羽不要他了?薄夜渊眼光痴凝地盯着相册,这些天他们的甜蜜都变成刺扎伤他——休想!她敢不要他,他会让她的世界翻天覆地毁灭!
  起居室里,宽大的床边摆放着医用仪器。
  心电图平缓地波动着,北堂枫躺在床,依然戴着医用氧气罩,身插着管子。
  他苍白的脸,消瘦得有点儿变样了,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如果他好起来,好好吃饭、健身,一定又会恢复那个邪气肆天的北堂枫!
  黎七羽的脚步声很轻,屏息一步步走近:“你不是说他醒来了么?他还在昏睡。”
  凌燃说,北堂枫虽然意识清醒了,但身体机能还跟不,也不能说话。北堂家族所有人才来探望过,北堂枫眼眸清冷地一直在所有人面前流转,十分失望,没有见到他第一眼醒来想见到的人,他很失望!但当凌燃提到黎七羽,他心跳不稳!
  黎七羽全身被愧疚的潮水湮灭——

  【活着,黎七羽……在我醒来后,我要第一个见到你……只要你……】
  北堂枫病重以前,还在担心她这个人格消失,攥着她的手让她活着。他逐渐涣散的眼神却好像有光在流动,他马要被死神带走了,却在担心她。
  后来北堂枫急救时,医生说他伤势太重,抢救不及时,应该难以挺过去了。是北堂枫坚强的意志力熬过去的,他一个人在昏迷和病痛作斗争!
  医生都感到惊愕:到底是什么信念,让他必须要活下来?
  凌燃说,“少主承诺过的事,从来不变。”“少主想要醒来,再见到你……”“少主说要照顾你一辈子。”
  订婚那天,北堂枫单腿屈膝,向所有人承诺生死与共:我有几千万里的山光想与你说,这沿途的星辰也想粒粒分明摘取下来交由你,你可不可以等我。我爱你,这全世界都是你的。
  黎七羽站在床边,愧疚如潮水而来,快要将她击倒。

  如果当时不是北堂枫来救她,算她活下来,这个人格也已经死了。因为除了北堂枫,好像整个世界没有人需要她。
  对她而言,北堂枫不仅仅只是救她的人,还是她这个人格在这世间感受过的真情。她很珍惜。
  当年没能回报盛小姐,阴差阳错盛十年,误会薄夜渊。这些爱过她的人,她都错过了,这次不想再错。
  “北堂枫?”黎七羽握住他垂搭的手。
  在那一刻,沉睡的英俊男人,缓缓张开眼……
  他漆黑的眼像天际的星子,望着黎七羽的时候光芒很亮,黑亮得异的眼睛,更显得他消瘦嶙峋。

  黎七羽的胸口针扎,像亲人被伤,蓦然眼角湿润。
  算是一条狗在身边,一年多了,也该有感情了。
  她一直以为对他只有恨意,恨他的威胁和囚禁,恨不得他去死。可真看到他生命垂危的时候,她又感觉到害怕。
  一年里,北堂枫也把她宠到极致那样好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第一个站出来帮她,做她的坚强后盾。除了放她走,他是千依百顺的。
  “北堂枫……你醒了?”黎七羽沙哑。
  北堂枫好像想要醒来,他的肌肉微微张扬了一下纹丝不动躺在床,她握在他大掌的手感觉到他手指的抽动,他又想要起来肌肉一直噴张,尝试了几次他都起不来,心电仪开始起伏。
  凌燃脸色变了,要去按呼救铃——
  黎七羽安抚地握住他的手:“你想要做什么,别起来你在生病。我既然来了,不会再走。”
  任何医生都有用,那滴滴狂乱叫的声音消失,心电仪恢复平息。
  北堂枫氧气罩下苍白的唇弯了弯,像是笑了,他星子般的眼睛微眯,一口白雾喷在氧气罩。

  那一天……
  整整一天黎七羽留在病房里陪着他,喂北堂枫进点流食,给他按按摩,医生说他现在只是恢复意识,能认人,但要等恢复正常还需要时间慢慢疗养,情况好的话,最多一个月能好起来。
  北堂枫居然从脑海里记住的人是她,看到她他的眼神总是邪肆的温润。
  黎七羽寸步不离陪着他,哪都不能去,他一直侧着脸,眼神直直盯着她,她连去卫浴间都不行——他的手攥着她。

  一整天下来,他能活动的是那只可以握住他的右手,掌心里都是汗,可以猜到他用尽了全力。
  当然,这点力气对黎七羽来说,稍微一抽手走了,但看到他那么吃力,她第一次对北堂枫不忍心。是同情吗?还是感恩?
  她只知道,惜我之人我惜之,弃我只认我弃之。
  这个世界谁对她好,她温柔以待!
  夜晚,黎七羽又喂北堂枫喝了点流食,医生给他用过药以后,他撑不住大脑的疲累进入昏眠。

  换药的护士说很迹,他现在的状态一天醒来几个小时都很难得了,大脑像婴儿随时都要睡的……
  可他竟醒来了一个白天,一直看着她,生怕她走了一样!
  “黎小姐,搬回来住吧。”凌燃幽深地盯着她,“有你照顾少主会好得更快。”
  “我……”黎七羽盯着北堂枫深睡的脸,重重闭了下眼,“我要回公司一趟,取一些私人用品。”

  “下人去拿。”
  “我的东西在哪他们不清楚,还是我自己去方便。而且,公司里的事我也要交接。”黎七羽想起薄夜渊,眼神一下被掏空,照顾了北堂枫一整天她一直被愧疚填满,来不及想到被她丢在家里的男人。
  LK公司,整幢大楼只有顶层亮着灯光,已经12点了,薄夜渊还在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