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1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他又有了很多次同学恋,但最后总是因为各种的原因,没有继续下去。
  至于和兰彩萍的相识,韩副书记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京城一位老同学来西汉市,接风宴设在西汉市一家高档的酒店,由于有韩副书记亲自出面,作陪的人当然也都是西汉市混得不错的有头有脸的人物。
  大家济济一堂,谈笑风生,菜陆续地来了,然后才突然想起来还没定喝什么酒呢?于是有人说五粮液,有人说茅台吧,还有说洋酒的,韩副书记说:“我一向还是较偏爱我们的国酒茅台啊!”
  众人于是都说:“好,那茅台!”

  由于是市委的领导吃饭,酒店领班的经理兰彩萍便亲自出面了,韩副书记坐在首位,是正对着门的,第一眼看见她,立刻惊为天人!有那么十几秒,韩副书记一动都不动的发呆,世竟有这等美貌的女子?精致的五官、如玉如雪的肌肤、乌黑的秀发、穿着水绿旗袍的绝妙袅娜的身材,兰彩萍的手里捧一盒装帧高档精美的国酒茅台,款款走来,宛如仙人。
  本来正在谈笑的众人也都不约而同地蓦地停了下来,纷纷举目望向兰彩萍,韩副书记想,只要是男人,都在此一刻感觉惊艳吧?是的,是那种惊艳的感觉!虽说这个时代早已美女如云,但是,真正令人惊艳耐看的女子却是不多。
  当时,韩副书记只觉得自己的心底深处的某一个从来不曾打开的地方,忽然在这一瞬间倏地打开了,忽然在这一秒钟,是的,仅仅只是一秒钟,那么那么深彻地柔软了一下子,当兰彩萍娴静却又娴熟地将那瓶茅台酒打开,然后,挨个儿给每人斟满,当她斟到韩副书记的杯子的时候,因为挨得近,韩副书记闻到她身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儿,和着面前杯的酒香,哦,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啊!

  他很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她那柔婉白皙的小手儿。
  这个女人,让韩副书记有些心动了。
  第七百五十八章:美女的敲诈
  本来,韩副书记和兰彩萍的相遇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兰彩萍为他斟满酒,要离开的时候,也许是疏忽,也许是故意,她碰翻了韩副书记的酒杯,酒杯滚翻落到地下,摔碎了,酒也洒了韩副书记一身,那一刻,她小脸儿吓得雪白,又窘的绯红,连声说着:“韩书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要是在平日,以韩副书记的脾气,一定发作了。可是今天,他却发作不起来,相反,看着她的慌乱,他却忽然有点儿心疼:这样的女子,应该徜徉在美丽的花丛深居在豪宅,而不应在这种靠色相卖酒的地方处处陪着小心啊。
  韩副书记说:“既然你砸碎了我的酒杯,我得好好惩罚你一下。”
  兰彩萍睁大好看的眼睛,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猫,很可爱。
  韩副书记笑了,说:“我的惩罚是,再去给我们拿两瓶酒来,今晚我们要一醉方休。”

  兰彩萍如释重负一样地莞尔一笑:“是,遵命。”转身离去。
  大家都笑起来。
  这顿饭,因为有美人在旁,大家似乎都兴致倍增,不知不觉,酒都喝高了。
  韩副书记当然也是喝得晕晕乎乎,送走同学,忽然觉得内急,便又返回酒店,去卫生间方便了一下,从卫生间出来,走到酒店门口,正要下台阶,一瞥眼间,看见了她,正独自背了个包,从酒店的侧门出来,低头往前走。
  水绿的旗袍已经换下来了,现在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牛仔裤一件白衬衫,原先盘起来的秀发也松散开来,高跟鞋也换成了白色的休闲运动鞋,整个人一下子从古典美变成了时下流行的森女打扮,清爽洁净,秀美如荷。
  韩副书记的心又那么无可抑制地软了一下子。
  兰彩萍拦住了他,说要给他再一次道歉,说今天的失礼很不应该,希望韩副书记可以原谅。

  韩副书记哈哈的大笑,说自己没有那么小气,他又问她:“怎么没人来接你啊?这样吧,如果不介意,跟我的车一起走吧,我送送你。”
  兰彩萍似乎犹豫着,眉毛儿微蹙着,很可爱。她的眼睛如夜色的两汪湖水,水汪汪亮莹莹的。车后,韩副书记说:“真不容易啊,一个女人家,都没人来接。”
  她却忽然抽泣起来,只顾流眼泪,一边抬起手背儿抹。
  韩副书记慌了:“这是怎么啦?我说错了什么话了吗?”
  她却哭得更凶,“哇”地一声捂住脸大哭起来。
  韩副书记没辙了,心里一点一点地直往下沉。见过女人哭,可心里从来没这么沉过啊。
  好不容易哄好了她,不哭了。
  他问:“可以告诉我原因吗?为什么哭?”

  兰彩萍摇摇头,勉强的笑笑,眼角还挂着泪珠儿......。
  也在这个晚,韩副书记和兰彩萍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说不是谁主动,似乎他们都情不自禁的投入到了对方的怀抱,在兰彩萍一次又一次的高巢,韩副书记终于用尽了全力瘫倒在她的身,而他的肩膀也早已被兰彩萍咬出了一排牙印,这个小老虎,她的小虎牙可够厉害的。
  “咣咣咣!”有人敲门。
  韩副书记打住了回忆,疑惑的向门口看了一眼,这谁啊,有门铃不摁,用手敲门?他想不出这个家属院谁能如此怪,不过他还是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了一下。
  老天,门外站着的正是他刚刚在回忆的兰彩萍,不过几年后的她,已经没有当初带给韩副书记的那种感觉了,现在她看去很紧张,也很疲惫,她的容颜也失去了过去的光彩,更重要的是,韩副书记想到前几天的火灾,心里发寒。
  “咣咣咣!”兰彩萍又敲了几下,似乎只要里面不开门,她会一直这样敲着。
  老伴在卧室里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声:“谁啊!”
  韩副书记心里发慌了,忙说:“你睡你的,一个同事!”
  他只能打开房门,不然他知道,以兰彩萍的性格,她会敲的全楼人都听见。

  “你,你怎么跑这来了,你怎么进的小区!”小区是有门卫的,一般人根本都进不来。
  兰彩萍惨白着脸,默默的走进了韩副书记的客厅,一屁股塌在了沙发:“我要是连一个大门都进不来,这些年也白混了!”
  “你胆子太大了,太大了,怎么敢到这来!”
  兰彩萍不屑的一笑:“我又什么不敢来的?我现在走投无路了,只能找你帮忙!”
  “我帮你?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帮你!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且,现在你不帮我了,当初你插进我身体的时候,可是说过只要我需要,你什么都能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