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50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志愿者?”半晌过后,木门缓缓地打开了,打开木门的手,曾经受到过严重的烧伤,现在这些伤势虽然已经残结成黑红色的疤,但上面已经没有了正常普通的纹路。
  门完全开了后,一名长相鬼魅的中年人进入了白文凯的视线。事实上,他的样子比资料档案上的照片还要老弱得多,弓着背,光秃秃的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只有一片片黑褐色的陈年伤疤。而他的五官则更加令人不敢卒睹:一双眼睛斜吊着,眼睑旁布着伤痕,鼻翼处缺了一块,露出黑黝黝的孔洞,上嘴唇也裂开了一道豁口,显出残缺不全的黑黄色牙齿。
  此人正是马霖。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是白天,也会令人感到压抑。虽然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此刻,白文凯的脸部肌肉还是不自觉地抽动了两下。
  日期:2017-12-19 15:37:15
  “志愿者?什么志愿者?”马霖的声带应该是在那场煤气爆炸中,受到过严重地损害遗后,说话时带着几分残破的气节。
  白文凯缓了一口气后,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说:“重阳机构的志愿者,专注于烧后皮肤的恢复医疗。”重阳机构是白文凯乱编的,想必对方没听说过,由于没听说过,所以也无法直接否认其存在。白文凯想以此打开对方的话匣子,看对方如何反应,然后再根据对方的反应编设出其它说辞,这是很多传销分子惯用的话术。
  “重阳机构?什么鬼东西?你是搞产品销售的吧?”马霖的态度不是很友善。

  “不是,我们目前还没有任何正式的产品。”白文凯道:“我们从你女儿的朋友口中得知了你曾经被烧过的消息。现在,我们机构有几个名额,或许能帮上你,这个名额你女儿的朋友已经帮你申请了,是免费的医疗服务。”马霖和女儿不住在一起,白文凯不知道马霖私下和女儿的感情关系是怎么样的,所以,在此引用的是“女儿朋友”,这是一个模糊的说法,或许马霖会由此联想到一个人,而那个人是他所信任的。当然,也可能什么人也没联想到,不过他还是无法直接推翻“这个朋友”的存在,毕竟他女儿的朋友,他不全认识。

  “没有正式的产品?”马霖思忖片刻后,问:“那怎么服务?”
  “是这样的,”白文凯顿了顿,后解释说:“每个人的皮肤属性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对洋葱过敏,碰到洋葱就起鸡皮疙瘩。而另一些人,认为洋葱对皮肤有保养作用,反而大大方方地往脸上抹洋葱,这就是区别。不是人配产品,是产品配人,我们得先知道你的皮肤属性,然后才能针对性地配制出合适的产品,进行合适的医疗。”
  “哦?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日期:2017-12-19 15:39:57
  “嗯,”白文凯见对方开始有了兴趣,话锋一转:“如果你实在没空的话,我也不勉强。就这样,打扰了—”白文凯顿了顿,微微转身道:“我先走了。”白文凯知道,一个劲地上前想要说服对方,很多时候,反而只会起反效果,你上前一步,对方可能反倒退三步。真的想要去说服一个人的话,应该在恰当的时候,给对方制造出一种可能得不到的假象。
  “喂!?”如白文凯所预料的那样,马霖开始显得有些急了,伸了伸手,叫住白文凯道:“都什么跟什么啊?讲清楚一点嘛!”
  “哦?你觉得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没什么的话,我还是去忙别的事情吧。”

  “那个什么…”马霖抓了抓脑袋,问:“具体怎么个医疗法?我是指服务。”
  “你的皮肤,”白文凯顿了半晌,看向马霖平静道:“我要你的皮。”
  “你什么意思!?”
  “我要你的皮—”白文凯重复了一遍后,补充说:“我得知道你的皮肤属性,然后才能安排针对性地医疗服务。你需要给我一点皮内组织,或是说血液,都可以,给我带回去检验皮肤属性,然后才能进行医疗上的安排。”
  “哦?”
  日期:2017-12-19 15:42:11
  “老实跟你说吧,”白文凯开始装作不耐烦道:“人的皮肤属性虽然有很多的个体差异,但共性更多。我们机构投资了一千多万在这方面的研究上,打算先找几个曾经受到过皮肤创伤的人作为研究对象,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并在这个过程中总结出一套经验,然后研发出针对性不同的正式产品,推向市场,挣回投资额。”
  “嘿嘿,”马霖笑了,笑容在他那坑洼不平的脸上,多少显得有些扭曲:“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是的,”白文凯平静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为了占领市场,我们得先总结出一套经验,先找一小批人,给他们提供廉价而又优质的服务,只要服务得够好,这批人会告诉更多的人,用口碑推广我们的品牌,说通俗一点,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如果你认为这种商人的把戏很过分的话,你完全可以放弃这个名额,放弃这次机会。”说罢,白文凯再次微转身,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喂喂!”马霖再次伸手叫住道:“我没说我不同意啊!那个,你刚才说什么检验,给什么的,就是皮肤,怎么给啊?”
  听到这里,白文凯右嘴角上扬了一下,重新转向马霖平静说:“我带有一支针筒,抽那么一下就行。你以前应该去过医院检查吧,差不多的。”说罢,白文凯缓缓地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小针筒。因为他知道指纹鉴定对马霖没有用,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针筒。
  “嗯…”马霖缓缓地拉上衣袖,露出手腕,一副准备好了的样子。对此,白文凯皱了皱眉头。如果凶手是马霖,如果那场煤气爆炸是马霖为了抹掉指纹证据而刻意为之的话,对于这方面,他的戒备心应该很强。
  白文凯本打算在话术不成功后,找个机会直接用腰带边上的小刀划伤他,让他的血留在小刀刀刃上,然后再拿去做DNA鉴定。而现在,在几句话术之下,对方就欣然同意了抽血的要求,这反而让白文凯觉得—他不是凶手的可能性比较大。

  “怎么了?”马霖露出手腕伸向白文凯,见对方没有立即反应,还有些恍惚,所以难免诧异。
  “哦,没什么。”白文凯缓过神来后,上前用针筒在对方的手腕处抽起了血。抽完血后,白文凯把针筒包放在一个小盒子里,一副完成任务,马上走掉的样子。
  “就走?这么快?”马霖见白文凯这次真转身走了,喊道:“到时候怎么联系你们机构啊?好歹也给张名片吧?”
  “我有你的联系方式,如果有必要的话—”白文凯走了几步,没有回头,原地道:“我会回来找你的。”说罢,白文凯再次抬起脚步,这一次,没有装骗的意思,直接走了。
  DNA鉴定肯定不能在茂市做。今天还要在平县找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都不是凶手的话,明天,白文凯打算出省,找那几个在外地的嫌疑人,顺便在外省的机构鉴定马霖的DNA,看看是否吻合。如果吻合的话,他会回来,就像他说的那样—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回来找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