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49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了?怎么了?都吵什么?都他妈的在这里吵什么?”一个拿着黑色笔记本的中年胖子走了过来,工人们见到这名中年胖子过来后,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这名中年胖子应该就是这群工人们的领导。
  “都他妈不想干了?不想干的话,滚蛋!”中年胖子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

  “头,不是,不是我们。”一农民工小伙指了指何承为,向中年胖子说:“他不知道是干嘛的,叫我们不能拆。”
  “哦?”中年胖子把目光转向了何承为,问道:“你,谁啊?”
  何承为舔了舔嘴唇,冷静了一会儿后,拿出民警证说:“丨警丨察。”
  “丨警丨察?”不知道是哪个工人诧异道:“丨警丨察来这里干嘛?”
  “你,丨警丨察?”中年胖子接过了何承为的民警证,看了看:“不对啊?你这是民警证,我们拆迁前,所有的证件都办齐了,这事不归你管吧?”

  “不,”何承为严肃道:“这件事,不仅你管不了,我也管不了,需要刑警来管。”
  “还刑警,这么严重?”中年胖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啥事?”
  “呵—”何承为冷笑了一声:“特大刑事案件,凶手想利用你们的拆迁之手,抹掉犯罪痕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总之,现在不能拆,拆了后,你我都负不起责任。”
  “特大刑事案件?”工人们开始四目喧哗:“什么刑事案件,还特大…”
  中年胖子也开始索起了眉:“你…没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会用这种事情来跟你开玩笑吗?”何承为的脸色极其认真,没有半点挑逗的意思。
  日期:2017-12-19 10:19:56
  “好…”中年胖子咬了下嘴唇,顿了一会儿后,才说:“既然是特大刑事案件的话,有的应该不仅仅是一张民警证吧?没有其它证件吗?刑警大队的封锁证你有吗?检察院的搜查令你有吗?”
  “我…”
  “你什么也别说,”中年胖子直接打断道:“没有的话,我们继续开工。”

  “你们怎么这样?”何承为也怒了,上前抓起了中年胖子的衣领,吼道:“不许拆!都他妈的不许拆!”
  中年胖子愣了愣,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狂。几名工人见后,上前拉开了何承为,不小心把何承为给拉摔着了。
  中年胖子见到倒在地面上的何承为,觉得自己的人也有些过了,在整理了一下衣领后,摸了摸额头,说:“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拼。我们现在只是在涂油漆,带着工友们过来看看,组织一下未来的拆迁顺序,还要过一个多星期,才开始正式拆。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的话,在这一个多星期内,你完全有时间去申请封锁证和搜索令。”
  “呵—”何承为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自嘲道:“早说嘛,你早点说我就不用出丑了。”说罢,何承为有些狼狈地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电动摩托上,随后,开动。
  …
  日期:2017-12-19 10:26:52
  中国的每一座城市似乎都有一条叫解放路的街道,包括县城。平县的解放路位于县西,路道狭小,部分路面破损严重,周围房屋也高低不一,看上去政府对这条路的整顿并不重视。
  在现在的中午时分,解放路上行人稀少,只有个卖茶水的大爷在路边喝着自己的茶水。
  “奇宝乐”古玩店就位于这条解放路上,不过,白文凯过来的时候,“奇宝乐”古玩店的店门是关着的。

  白文凯在古玩店门旁蹲下,抽了两根烟,两根烟过后,古玩店的门还是关着的。对此,白文凯决定起身。中午了,古玩店关门了,等到下午或晚上的时候再过来看看吧。现在,先去找下一个嫌疑人。
  …
  日期:2017-12-19 11:34:57
  津汇方街红阳公寓三楼。
  何承为核对了一下门牌号,确认无疑后,在三零二门前敲起了门,见没反应,改成了拍,一边拍门一边喊道:“喂?文凯?在吗?你小子该不会是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见人了吧?”
  见门内还是没有反应,何承为继续刺激说:“一人做事一人当,男人就得为自己犯过的事儿负起责任,对吧?文凯,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是的话就给我走出来!不是的话就给我滚出来!总之,你先出来!”
  “喂!喂!”何承为一边拍门一边叫喊着:“怎么?没种了?你小子倒是说句话啊!”
  正拍门叫喊时,隔壁三零一的房门开了,房内出来了一个咬着牙签的中年卷发婆,她见到何承为后,直接怒吼道:“吵什么吵?我在走廊边上拿牙签磨牙都能听到你的声音,还让不让人磨牙了?”
  见到中年卷发婆后,何承为停下了手处的动作,愣了愣。

  “吵什么呢?”中年卷发婆把牙签甩到地面上,质问说:“你儿子把人家搞怀孕然后甩掉了人家?还男不男人?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别影响我磨牙!”说罢,中年卷发婆抬起右手,用右手拇指的指甲磨了一下牙,一副泼辣强势的样子。
  “我…”何承为忽然有种反胃的感觉,忍了忍后,道歉道:“不好意思,美女,我以后会注意的…”
  “呵—”中年卷发婆冷笑了一声,随后,边关房门边喃喃说:“别以为你叫我美女,我就会高兴,还敢有下次,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见中年卷发婆关门后,何承为苦笑了一下,蹲下,抽起了烟。几根烟过后,门内还是毫无动静。对此,何承为无奈,只能暂先下楼。
  到公寓一楼楼梯时,守门口的大爷抬头见到何承为这无奈的表情后,问道:“怎么?丨警丨察同志,没找着人吗?”
  “嗯…”何承为回复得有些力不从心。
  “我早说过了,今天一老早那个脸色苍白的小伙就出去了,我不会记错的。”
  “嗯…”何承为下到了公寓门口,想了一会儿后,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在小本子的一页上写下了一串号码后,撕下道:“那个…如果你见到那小子回来的话,麻烦给我打个电话。”说罢,何承为又掏出了二十块钱,连同那张撕下的纸一同递给了守门大爷。

  “举手之劳而已,帮助丨警丨察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还给什么钱?”守门大爷一边把钱和纸塞进自己的裤兜一边说道:“太客气了你,我真不好意思收!”
  “嗬嗬…”何承为见对方收好了后,走了几步,几步后,舔了舔嘴唇,像是在矛盾些什么,半晌后,才又回头说:“那个,这只是私事而已,你先别跟别人讲。”
  “好的。”守门大爷笑了。对他而言,能额外地收到二十块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
  “嗬嗬…”何承为“嗬”了几声后,再次转身,走了。
  …
  日期:2017-12-19 15:35:25
  白文凯找到马霖的住处的时候,已到下午三点。那是一处位于小巷深处的低矮平房。小巷的巷道狭窄,平房也很破旧,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霉湿的气味,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的确是个不错的碎尸场所。
  白文凯径直走到一间低矮平房门前,核对了一下门牌号码,伸手在木门上敲了两下。
  “谁呀?”一句干涩嘶哑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白文凯略经思忖后,道:“志愿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