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48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9 09:38:42
  2011年12月4号中午,茂市港仔医院。
  何承为一个人守在手术房外,难免无聊,发起了呆。
  怎么打电话给文凯,他不接,还挂了?何承为再次拿出诺基亚,向外拨号,结果对方的号码还是显示处于关机状态。何承为微微皱了皱眉头,又打了宋兴明的手机号码,依是显示无人接听。
  他们养父子俩怎么了?一起瞒自己?有意思吗?兴明该不会是打算帮那小子隐瞒犯罪真相吧?毕竟他以前就隐瞒过一次。

  不对啊,自己和兴明都认识了这么多年,虽然兴明为人善良,有同情心,与那小子有很深的感情,但那小子现在犯下了这样的事情,以兴明的性格,应该是不会为私掩恶的。
  何承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打了个电话去省城九龙分局,结果得知了宋兴明早已请假回茂市的消息。
  兴明回茂市了?太不够朋友了吧!也不告诉我一声。何承为心想,如果兴明真的回到了茂市的话,他应该会在第一时间找文凯那小子,而文凯这小兔崽子,昨天还跟自己说没见过兴明,说他还在省城,这该不会是兴明叫他撒的谎吧?
  不对,不对…
  何承为越想越不对味,开始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那小子,该不会…把兴明给绑了吧?
  似乎也不对,如果那小子把兴明给绑了的话,他应该也会找机会过来绑我,可现在自己依旧安然无事。

  那小子昨晚还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办好后给自己一个交代。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什么交代?
  何承为越想越糊涂,不祥的感觉却在心底变得越发强烈。不行,得亲自再去找一趟他,这次,一定不能心软,逼他回答所有的问题。如果有必要的话,直接报警。
  何承为往身后手术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其实,现在,他之所以守在手术房门外,只是为了单纯的祈祷,祈祷手术能成功地进行。事实上,手术是否能成功,主要看的还是医疗技术和医生们的专业程度。但白文凯的事儿却不一样,他怕那小子继续犯错,闯出更大的祸。他觉得自己现在有责任去阻止。
  想到这里,何承为打了个电话给亲戚,叫亲戚们暂时到医院帮他照顾一下病伤的老婆。在找到亲戚并简单地吩咐了几句后,何承为下楼坐上了电动摩托,往城东津汇的方向开去。
  …
  日期:2017-12-19 09:52:57

  平县车站位于县北。小县城里的车站,不宽敞,也不漂亮。事实上,还有些陈旧。车站两边有两栋老式居民楼,楼外立面脏兮兮的,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
  车站总是噪杂的,白文凯不知道住在车站附近的人平时是怎么休息的,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
  那起系列悬案的尾巴,也过去了将近十年,看着平县车站附近人来车往的场景,白文凯恍惚了那么一会儿。眼下的情景与“恐惧笼罩整个平县,人们不敢出街”不同,或许那个系列案件早已成为了一个传说、一种回忆,而传说和回忆总是会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至少在车站附近,白文凯没有看到那种“不敢出街”的气氛氛围。
  “福禄来”宾馆就位于车站西边,一共八层,相对于附近老式的居民楼而言,显得很气派,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白文凯开黑色面包车过去后,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安保人员平时总是会站在门外,或立定,或巡逻。门外的两名安保人员中,有位浓眉大眼、身板强壮的中年平头,正是白文凯此行的目标—陆平。
  想要得到陆平的指纹并不困难,毕竟安保本就属于一种服务行业。
  “嗨。”白文凯停好车后,从外套上衣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烟递向陆平说:“我想问你个事。”
  “嗯?”陆平左右看了看四周,确认对方是在叫自己后,才上前接过烟问:“啥事?”陆平接过烟后,自己拿出打火机,点燃,叼在嘴上,没说谢。这一点倒很符合凶手鲁莽的性格。当然,鲁莽只是根据案发现场的信息画像画出的,是否符合实际情况,目前未知。

  白文凯见对方接过了烟,拿出一张照片递向陆平问:“照片上的这个人,你认识吗?”
  陆平放好打火机,用手接过了照片:“这…我不认识。”陆平把照片还给了白文凯。
  “哦。”事实上,照片上的那个人,白文凯也不认识。白文凯对照片上的那个人不感兴趣。他之所以用到这张照片,是因为这张照片的表面容易留下指纹。
  “你找这人干嘛?”陆平问。
  “没什么。”得到了指纹后,白文凯便不想再跟对方啰嗦,转身直接回车里去了。
  对此,陆平满脸疑惑。
  白文凯回到车里后,拿出了凶手在案发现场上留下的指纹图案照片,在中午的太阳光下,用肉眼仔细地对比着两者上的纹路。
  良久后,对比结果出来了,不是同个人,陆平不是凶手。白文凯抬头看了看车窗外街上的人流。看上去,自己还需要继续找下去。
  …
  日期:2017-12-19 10:07:11

  从港仔到津汇,需要路过旧街区。何承为开电动摩托路过旧街区时,见到有一群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在旧街区房屋前,用油漆往墙上涂抹,涂抹地是一个红色淋漓的大字:拆。
  宋兴明和白文凯的老宅就在拆迁范围内。
  何承为看到那个红色淋漓的大字后,停下了电动摩托。
  拆迁…文凯那小子之前是不情愿拆迁的,现在却又急着拆迁,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那么,到底是什么猫腻呢?该不会…老宅就是文凯那小子犯案的第一现场吧?他想通过拆迁消灭犯罪证据。这么一推测的话,那小子压根就没有悔过的想法。不过,昨天,听那小子说自杀的时候,那脸色,那神情,很认真,没有半点装逗的意思。
  该不该直接报警?何承为有些矛盾。不过,不管怎么说,老宅现在不能拆,一定不能拆!虽然何承为现在已经通过逻辑推测出凶手就是白文凯,但这种逻辑推测在法庭上是不能作为证据的,没有证据就意味着疑罪从无。
  何承为把电动摩托车靠边停好后,来到了那群工人旁,问:“这么快就拆了?”
  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壮黑农民工听后,转过身说:“什么叫快?那些钉子户直至现在才愿意搬走,我们已经大半个月没开工了,这期间,一分钱工资都没有!还不开工,你叫我们咋活啊?”
  “不能开工!”何承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吼道:“现在不能开工!要拆,你们先拆后面的那排!”
  这一吼,引起了其他工人们的注意,他们都向何承为投来了诧异地目光。

  “为什么?”不知道是哪个工人问道:“你…住这?”
  “不是。”
  “那你吼什么?”那壮黑的农民工问。
  “总之—”何承为再次提高了声量:“我说不能拆就不能拆!”
  日期:2017-12-19 10:12: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