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鸣翠告诉我自己一个在G市很辛苦,创造这个企业,并且希望自己孩子将来能认自己。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鸣翠当年的初恋去哪了?
  鸣翠听到初恋,眼睛一愣,我心想问到点了,她不是说我像她的初恋吗,我就听听她的初恋是什么情形。
  鸣翠喝了口酒,“雨仓,你也不是外人了,我就告诉你吧!”
  随着鸣翠缓缓诉说,我才知道鸣翠其实与袁凯的父亲并不是相爱才结婚的,他们双方的父母都是老工人,当然这种子一辈父一辈的结婚情形在当年那种体制内很正常,但剥夺了多少青年的爱情,我就不细说了。
  鸣翠说自己的初恋是被袁凯的父亲剥夺的,其实我认为那是被社会观念所剥夺。
  让我惊呀的是,鸣翠与初恋男友居然还生了孩子,我不清楚是嫁袁凯老爸之前生的,还是之后又再生的。
  我总以为鸣翠是得知袁凯爸爸有外遇后才另外找的男人,看来这个时间还得往前推了。
  我问鸣翠那个孩子去哪了?鸣翠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与我干了一杯,她突然问我,“雨仓,你能不能别诱导我说了,我的过去就是一段伤心史,你能不能接受?”
  这可真是棘手的问话,怎么叫我接不接受,我在她面前就是如她儿子般年龄,但自从上次在那家里鱼**欢后,我总想躲闭,但鸣翠喜欢我的感觉我还是心里有数。
  我笑了笑也没有立即答复鸣翠,而是喝了一口酒,夹了一口菜,不敢看她。
  “雨仓,你那货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鸣翠突然问我那批货的事,这真让我没有准备。
  本来之前她说绝口不提货物的事,没想到她居然先提了出来。
  “鸣总,给你添麻烦了,你帮我想个主意吧,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我诚心地对鸣翠说。
  “谁都是打工的!干嘛把自己说的这样可怜凄凄的!”鸣翠简历我见过,这样极致的女人当年顶父母班那可是厂花!
  鸣翠问我省城公司能不能加工衣服,我说可以。她让我把袁凯公司的加工厂数据要来,这样容易做一下分析。
  我当时就无语了,总以为鸣翠喝多了,其实并没有喝……
  鸣翠突然告诉我,这批追加的货她也准备生产,让我放心就好了。
  听了鸣翠这样说,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
  鸣翠虽然没有说完她情感历程,但我能体会到当年她吃了很多苦,才成就了今天的事业。
  但唯一让我很气愤,就是袁凯父亲居然为了达到与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目的,对袁凯灌输鸣翠不是他亲妈的思想,怪不得袁凯对自己母亲这样痛恨,看来里面有很多事情。
  这些都不是我所考虑的,我唯一想的就是怎么样把袁凯追加的那样货物拿到手,这是关键的事情。
  吃完饭,我送鸣翠回家,到了家门口,我本来想返回宾馆,但鸣翠却小声问我,“雨仓,来我家喝杯茶吧。”
  声音虽小,但我能感受到她要做什么,自从我上次酒醉**后,我既留恋她,又感觉到一丝后怕,留恋的是她那美妙的身体,后怕的是如果袁凯知道这件事,肯定饶不了我。
  在内心中,我想快点把这任务干完,然后向袁凯提出辞职。
  “鸣总,我回去还得向吕总报告这件事,要不改天吧!”我想快点离开,不想与鸣翠这样纠缠不清。
  “就那点货物的事吧,好了,我把样式发到你们公司,咱们一起做吧,或许能快一点交货。”
  鸣翠这样爽快答应我,真让我既高兴又吃惊,因为时间已经不赶趟了,如果再继续拖下去,别说半个月做完,两个月也够呛,袁凯去国外的生意就黄了。
  “那太谢谢鸣总了,我和吕总汇报后,一定请你吃大餐!”我笑着对鸣翠说。
  “那就喝茶聊吧!”鸣翠冲我笑了笑。

  到了鸣翠家,她先烧上水,然后去了卧室,不一会儿,她穿了一件透明的睡衣出来,真美啊,我瞪时睁大眼睛。
  “没见过我啊,看你那样.......”鸣翠说完就势坐在我的腿上,我一时不知所措。
  当她亲吻我时,我才感觉到眼前这个曾经与我有床弟之欢的女人,魅力太无穷了。
  “水开了,我先泡茶。”我想把鸣翠推开,但她紧紧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先不急......”
  那种男人本能的反应立即灌满全身,我似乎一下迷失了自我,然后把鸣翠抱入卧室.......
  第二天,静心找到我,让我抓紧把样式发到公司,两边同时展开生产,那样才能把追加的量赶回来。
  必竟生产的事不归我管,我打电话给袁凯后,这小子一个劲的夸我办事很有效率,并且说等他回来给我发奖金。
  ***,我这可是献身后得来的。
  至于加工这批衣服的事,袁凯让我联系苏小慧。

  苏小慧给我打来电话,她问我用什么招法能把鸣翠设计样式拿来,我笑着对她说,这都是绝招。
  通过苏小慧的电话,我才知道原来鸣翠手里服装样式都是国内超前的,她绝不会给任何人,我这次能拿到样式,让苏小慧很惊呀。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鸣翠可能就是一个顶级的设计师,那苏小慧能力还赶不上鸣翠吗?
  先不想这些了,我得抓紧把第一批货物运回去。我和吕大安商量先去雇几台车然后拉回去。吕大安说直接让厂里出车得了。
  正当我们商量时,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我一看是省城的号,以为是找我疏导的客户,于是就接了。
  原来打电话的是张彪,他说按袁凯指示过来取第一批货。
  袁凯让张彪取货?袁凯这是直接要销售出去啊。
  不一会儿,张彪就来到宾馆。虽然我和张彪不太对付,有点矛盾,但在涉及公司上面的事上,我还得和他客气点。
  “林总,车辆我都安排好了,你看哪天咱们进公司拉货吧!”张彪上来就这样直接说。
  既然他都把车辆安排好了,我还能说什么,我就先打电话给静心,让吕大安与张彪进公司联系取货事宜。
  本来我想取完货后,叫吕大安陪着一起回省城,我在这里等着取第二批货。

  没想到张彪说车上坐不下了,让吕大安坐火车或者飞回去。
  我也没多想,但货物取走后,吕大安对我说,总感觉有点不放心。
  何止吕大安不放心呢,我也不放心,总感觉这事来的蹊跷,不过细想一下,必竟人家是表兄弟,咱也说不出啥来。
  我突然想到之前吕大安在G市发现张彪有店的事,于是让吕大安快去店里看看,万一这小子把货物就卖了,就坏菜了。
  没出我所料,吕大安果然在G市张彪那店里发现了新服装,而且与鸣翠生产的那批货一模一样。
  不好,要坏事!

  我连忙与袁凯联系,就说张彪已经把货取走了,我刚要说张彪在G市有店的事。
  日期:2017-01-13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