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绝对不行!如果两个月还可以!半个月我们做不出来!”静心说话很坚决,看出来加工这批货的难度。

  怎么办?我是把这个情况给袁凯汇报一下呢?还是去鸣翠?
  我知道就是找到鸣翠,也可能会碰壁,但我想还得去找她,别到时静心和她说了,她再怪我不和她商量。
  到了鸣翠办公室后,我见鸣翠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
  鸣翠见我来了,高兴叫我,“雨仓,你快过来!”
  我不知道鸣翠怎么这样高兴,就快步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只见电脑上有一块手表图片。
  “这块表好看吗?”鸣翠问我。
  我点点头,心想让我看这表是啥用意呢?
  没想到鸣翠说这块表是送给我的,我知道那是一块瑞士名表。我立即推辞,“鸣总,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你表!”

  鸣翠哈哈大笑起来,“傻小子,还闲这表不好啊!”
  我知道那块表至少二十万,这样贵重的表,我可不能要人家的,并且我目前身份很特殊,是鸣翠的客户。
  鸣翠说这块表是她自己的一份心意,不要让我多想。我现在心思可不在这块表上,我要抓紧把袁凯的意思和鸣翠说。
  鸣翠听了我追加货物的事,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她看了看我,“雨仓,你再和吕总说一下吧,这样大数量的,真的做不下来。”
  我看出鸣翠的难为情,如果没有那晚与她肌肤之亲,我想此时她早就把我打发走了。
  既然鸣翠这样说,我能感觉到这些事根本就完不成。
  回到宾馆后,我和吕大安商量怎么办,吕大安认为袁凯既然这样定了,没必要再和他说了。

  现在当务之急,先想出一个应对的办法,一个是怎样向袁凯交待,再一个如何再与鸣翠商量。
  看来与鸣翠商量的余地已经没有了,除非把服装的样式拿出来去别的加工厂加工,但鸣翠绝不会同意。
  我想还是把困难给袁凯说一下,或许他能同情他这个妈妈。
  袁凯接到我电话后,很生气的让我想办法,说完就把电话放了。

  吕大安说我不该给袁凯打电话,这小子决定的事咱们也推翻不了,打完了还惹一肚子气。
  我想只有央求鸣翠了,看看她有什么好办法。我给鸣翠发条短信,说是晚上请她吃饭。
  鸣翠回复我,谈心可以,工作的事就不谈了,而且还是那小店。
  哎,看来鸣翠知道我请她的原因,无非就是怎样把那批货快速做出来,所以她答应我邀请,但拒绝谈工作。
  管她谈不谈,先拉近感情再说。
  我早早到那家店等鸣翠,点了她爱吃的菜,就坐在那等她。
  鸣翠很准时来到店里,一见我点了她喜欢的菜,很高兴的对我说,“雨仓,你可以做我秘书了!”
  我心想,这男秘书可不好干,既要陪吃陪喝,还要陪睡。
  鸣翠说这几天正好在家也不愿做饭,今天我提出请吃饭她就很高兴。
  吃饭时,我们聊了家庭与事业的事,我尽量不说工作的事,鸣翠突然说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这一说,让我有点尴尬了,要是早知道今天她生日,给她买件礼物就好了。
  我给吕胖子发了条微信,让他抓紧定个蛋糕找人送到店里,并且让臧婉去金店买条链子。

  鸣翠拿出那块表对我说,“雨仓,这表你戴着好看,拿去吧!”
  我连忙推辞,鸣翠生气的说,“不要,是瞧不起我呀!”
  我只能把表收下。鸣翠这时有点伤感的对我说,“雨仓,要是我儿子知道今天我生日,给我一个问候就好了!”
  母子之情到什么时候都无法割舍,鸣翠是不是想念自己儿子袁凯了?
  鸣翠很优雅的频频与我举杯喝酒,但我能察觉到其实她有很多的心里话要对我说。
  我知道鸣翠喜欢与我聊天,一来我是做情感疏导工作的的,当然静心也会对她说。二来我长的很像她初恋的男友。
  如果不是袁凯把我派过来,我可能与鸣翠就失之交臂。
  鸣翠问我她是否老了,其实她很年轻,我知道她会保养,但鸣翠问我这话的缘由我也知道,自从那晚去了她家,我们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我问鸣翠为什么不与儿子联系,这可是母子之情。

  鸣翠叹了口气对我说,“雨仓,谁的孩子谁不疼,就是小狗小猫养起来也有感情。”
  我点点头,我知道这种情景下,还是听鸣翠自己诉说,之前她好像有许多话总是欲言又止。
  “我生的孩子,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却不让我相认,太伤心了,喝酒!”鸣翠说完举杯与我碰了一下。
  我端起酒杯就把酒干掉,“鸣总,从见到你那一刻起,我就感觉你非同一般!”
  鸣翠听我这样忽悠她,必竟是酒精沙场老手,哈哈大笑起来,她说不是一般,连二般都够不上。
  我问她为什么不与儿子再接触了呢?本来我想让她自己说出来,但这个女人太奸了,你不提醒她,就容易和你跑题。

  鸣翠从包里拿出一盒细根烟,递给我一支,她点上后吸了一口对我说,“雨仓,很多事情并不是以自己的主观想象所决定。”
  我点头示意她继续说,她给我的细根烟,虽然好抽,但没劲,当然我还是想听她到底要说什么,我内心着急,我想把那批货的事给她透露一下。
  “雨仓,我的儿子不认我,你说怎么办?”鸣翠说完看着我。
  “哪有孩子不认父母的?”

  “当然有!”鸣翠吐了口烟圈说。
  “那就是没良心的孩子!”我愤愤不平的说。
  鸣翠叹了口气说,“他爸爸说孩子不是我生的,孩子就信了。”
  我看出此时鸣翠脸色不好看,刚才我紧追着她问话,说到她心里去了。

  我也纳闷,难道袁凯不是她的孩子?
  鸣翠之后说的话,我才知道原来袁凯父亲为了与鸣翠离婚,居然对袁凯说鸣翠不是他亲生母亲。
  太复杂了,太乱了,我都有点无语了。但为了完成袁凯的任务,我还得与眼前他这个妈周旋。
  但鸣翠突然又不说了,只是与我喝酒,我问她为什么不去做一个亲子鉴定?

  鸣翠笑着说:喝酒,咱们喝酒。
  我看出这个女人不想说那些痛心的事,总想拿酒把话岔开。
  当你沉默时,鸣翠又会说起她以前的往事,我这才知道当年袁凯父亲为了他那个女人,现在流行说法叫小三。不过那时候可没有这个称谓,顶多叫搞破鞋。
  鸣翠告诉我,袁凯父亲是那个国营服装厂的厂长,她那时是厂里设计总监。

  怪不得她和苏小慧这样熟悉,看来当年苏小慧也是袁凯父亲的老部下。
  我静静的看着鸣翠在那诉说着她那伤心的往事,我突然感觉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能够东山再起创造自己公司,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记得之前鸣翠说过离婚后来到G市创业,苏小慧也说过鸣翠中间也为了想得到儿子来省城,看来她没有运作成功,也没有让袁凯回心转意。
  鸣翠并没有按我的意思把那些往事全揭开,她是似醉非醉,似说非说的诉说着她的一些事。
  我也没法插嘴,毕竟她儿子就是我现在老板,我都不敢想,将来鸣翠知道这一切后怎么恨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