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还是和吕大安商量一下吧,看来这顿饭是免不了了,我们两个得把“剧本”重新修改一下,先在宾馆试演一下,最闹心的是臧婉加入进来,还得现培训她。
  吕大安匆匆忙忙回了宾馆,一进门就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大仓,啥事啊?这样着急。”
  “你能不能稳当的!像不像个老总样,非得穿帮不可!”气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吕大安也急了,说他刚刚和臧婉相中一套服装,准备要买了,让我把他催回来了,这个老总他不想演了。
  一会儿臧婉也来了,也是像吕大安一样问我,“大仓,你让我和胖子逛街,现在又把我们这样急叫回来,到底要干啥?”
  我把鸣翠安排吃饭的事告诉吕大安,当务之急,抓紧演练一下。
  臧婉弄不明白怎么回事,就问我我们在捣什么鬼,我看是瞒不住她了,就把来拢去脉说了一下。
  臧婉说我们这是低级错误,总不能一锤子买卖吧,万一以后见到鸣翠怎么交待。
  吕大安说她傻娘们啥都不懂,刚开始并没有买鸣翠服装意思,现在袁凯又突然变卦,非要鸣翠公司的服装了。

  我们在宾馆演练着,我还得指导吕大安举止,臧婉更需要教,天天大大咧咧,风*的很。
  突然鸣翠打来电话,“雨仓,你不想见我吗?吃顿饭这样难吗?”
  我连忙笑着给鸣翠解释,我说这两天都可以,让鸣翠定吧。
  我能听出来鸣翠不高兴了。其实是真不敢再见到她了,见了一来是尴尬,二来不想再往深里处了,还不知道将来穿帮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鸣翠告诉我就安排今晚,在G市大金龙吃饭。那可是G市最好的酒店。
  为了避免穿帮,我又和吕大安、臧婉演了一遍,包括鸣翠要问什么,吕大安怎么回答,臧婉不要吱声,还有静心要问的话,也要记在心里。
  同时,我还让两人熟悉了一下服装知识,别到时说外行话,让人一眼就看出来。
  晚上静心准时来接我们,吕大胖子穿上那件衣服,你别说还真像老板样。
  臧婉也换上了前两天吕大安给她买的那服装,虽然我看不惯她,但臧婉还算漂亮。
  到了酒店后,鸣翠热情招呼吕大安和臧婉入坐。我看出臧婉有点不自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可别穿帮。

  入坐后,鸣翠首先致酒辞,大致就是欢迎吕大安再次回G市,也欢迎臧婉来G市。
  吕大安敬酒时,也是夸夸其谈,说是这次生意的成功,多亏鸣翠的照顾与帮忙,说了一大堆忽悠赞美之词,这小子这点功夫都不用别人教,很厉害。
  吃完饭后,鸣翠提议去喝首歌,吕大安连忙推辞,说是臧婉身体不太好。于是我们就回宾馆了。
  回到宾馆后,我收到鸣翠短信,她问我今天在酒桌上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有心事。
  我回复她:一切都好,只是吕总在旁,不便多说。

  鸣翠回我:哪天再单独请你,不要再拒绝。
  我回复她:感谢鸣总!
  鸣翠回我:屁话,什么感谢不感谢!
  “大仓,你在鼓捣啥呢?”臧婉见我在玩手机,就过来问我。

  我笑着对臧婉说,我要有外遇了,现在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怎么办呢!
  我这话把臧婉气得指着我鼻子说,如果我要是有外遇,回省城等着瞧!
  吕大安骂臧婉纯娘们见识,说我玩手机是催促服装进度与质量的事,别瞎猜。
  胖子问我今天表演如何,我说今天表演总体可以算良好。这小子说应该是优秀。
  臧婉对刚才自己的不冷静有点不好意思了,也问我表演怎么样。
  我笑着说,大姨姐表演很好,可以直接去剧组参加面试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玩下这一场,心里这块石头也落了地。我算了一下时间,离交货还有半个来月。
  吕大安说把这个任务弄完后,可不能再出来了,太活受罪了,简直演戏不叫演戏,人始终在戏中。

  臧婉提醒我们别高兴太早了,万一袁凯有什么变化中,我们哭都来不及了。
  虽然很反感臧婉,但她刚才那句话确实提醒我了。
  袁凯可是让人摸不透的人,随时都可能有变化,就如苏小慧总结那样,心眼小,爱猜疑,飘忽不定的一个人。
  管他呢,爱咋地咋地,我让吕大安明天给公司打个报告,就是关于结算尾款的报告。货马上就做完了,总不能欠人家的吧!

  现在最让我担心的是这批货物,我不知道在剩下的时间里,袁凯还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有时你越不想发生的事,它就来到你身边。
  这天早晨,我和吕大安正在商量如何让公司把尾款打过来的事。前两天吕大安和公司财务也打了电话,财务那边说要请示袁凯再定。
  我知道这几天袁凯出差在外地,于是我给袁凯打电话,但袁凯手机没人接。
  眼看马上就要到交货时间了,尾款不给人家鸣翠,那货根本拿不到手。如果逾期给人家,那还要承担违约金。
  我着急上火,就问李艳,袁凯在外地什么时候回来?李艳说袁凯正在谈一笔很重要的生意,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
  ***,我对财务部门非常生气,这尾款明明是按合同书程序付款,就是请袁凯也是一个程序。

  吕大安说迫在眉捷的事了,袁凯还联系不上,财务部门也不打款,那如果到了交货时间,尾款过不来,那是很大一笔违约金。
  袁凯到底去哪了?怎么电话也联系不上。此时,我想还得找我的智囊苏小慧问问。
  苏小慧说袁凯可能去了国外,这段时间公司上下都在传言,袁凯与国外谈了一笔生意,估计接不到电话,肯定在国外了。
  正当我想着,袁凯来电话了,我就把尾款的事向袁凯说了,袁凯说尾款直接找财务,并且让我追加订货量,要求半个月就拿下来。
  他***,我就怕袁凯有变化,果然有变化了,我并不怕她退货,怕他又有别的变化,看来我真猜对了,一下再增加这么多数量,而且半个月内拿到货,鸣翠根本做不完。
  吕大安认为袁凯一下子追加这么多货物,肯定要把这批货销售到国外。
  我想吕大安说的有一定道理,但目前还不能断定袁凯的动机,现在最紧要的先把上一笔尾款打来。
  我和财务总监打了电话,她很痛快的答应马上把尾款打过来。

  ***,这就看出来了,一个公司财务部门与领导那是穿一条裤子的。
  袁凯突然追加货物量,而我这边不知道该怎么与鸣翠说,但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必竟给人家袁凯打工的,他让你干啥,你就得干。
  我先和静心说了,静心突然听说又要追加货物量,而且还是半个月时间做出来,当时就不乐意了。
  “林老师,你们那老总是不是脑袋大啊!他说要多少就得多少,你们考虑过我们实际了吗?工人现在还没休息一天,都快累垮了!”静心生气了。
  “哈哈,静美女,你就想想办法吧!这也是给你们公司创造财富啊!”我笑着对静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