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426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倩倩,你家小白那么漂亮,是你帮她收拾的吧?要不,你也帮我家大黑修修?”我正说着,大黑居然走向邬倩倩,吓得邬倩倩扭着身子躲到我身后,说:“不,不行,我害怕他。”

  我上去踹了大黑一脚,说:“蹲下,不要随便走动,要不然没吃的。”我也不管大黑听懂听不懂,还是多说了两句。
  看着大黑,邬倩倩不敢上前,长裤裹着那匀称的小腿,真的要是被咬一嘴,太暴敛天物了。
  “给,剪刀和梳子都在袋子里,你给它剪剪。”赵琳说着,拿在手里扬了扬小包,好像赌气一般,走过来,硬是塞在邬倩倩手里。
  邬倩倩拿着小包,很是为难,她看着我好像很委屈,我笑笑说:“别害怕,这家伙以前疯狂,主要被憋闷的难受,现在它被我放出来,高兴的很,哪里还会胡乱咬人?你把它当作你家小白就行。”

  我说着,弯下腰,抓住大黑的狗头毛,按着它的头,拖着它来到邬倩倩身边,接着说:“来吧,我按着它,你来给它剪毛,别害怕,你现在打它,它都不发狂。”
  邬倩倩害怕大黑,只能紧紧贴着我,那身子上的香味,让我很兴奋,脑子发热,伸手抓住那犹豫不决的小手,按在大黑头上,吓得邬倩倩尖叫了一声,小手极力想收回去,却被我用力抓着,按在狗头上,说:“别怕,它已经认识你了,以后也不会咬你。”
  邬倩倩感觉大黑果真没发狂,小手不觉还抓了几下狗头上的黑毛,俏脸上露出一阵惊喜,接着看着我的大手,脸红了。
  “又趁机占便宜,哼,人家的小手很好抓对吧?”旁边的赵琳小声嘀咕着。
  听着赵琳的话,我才意识到大手还按在人家小手上,忙收了回来,却又不知道把手放哪儿?一时很是尴尬,心里却一阵的感慨,手真的好轮,健身教练那身材绝对的好!
  邬倩倩的手艺还真的不错,小剪子和梳子的配合,让大黑身上的长毛慢慢减少,我看着那双灵巧地小手。感觉很美。

  赵琳忽然说:“现在天可冷了,别剪的太短,容易受凉的。”
  邬倩倩头没抬继续剪着,轻声说:“放心。这个我还有些把握的。”很是自信,看来她养的小白,涨了不少经验。
  我的目光还不自主地看人家白白的脖子,接着那微微开着的领口。真的好白。
  大黑对自己的新样子很是满意,特别是它脸上的毛,被剪掉,让它很是兴奋,用头抵住邬倩倩的腿,用力磨蹭,搞的邬倩倩脸红耳赤,那狗头几次差点撞在她的小腹下。
  气得我伸手拍开大黑,低声骂道:“滚,别给老子丢人。”

  “哼,流氓狗。”赵琳气呼呼地说道,邬倩倩更是脸红了,轻声说:“好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这时,赵涛也打来电话,饭菜准备好了……
  吃过饭,大黑被赵涛喂饱,却被赵琳带走了,傻虎开着车也走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去烧烤那只杜宾犬了。
  我躺在斗狗场的客房,想着心事,想着就睡着了,从来不做梦的我,居然做了个很奇怪很离奇的梦。
  我居然是一个狼人,挑战狼人王,被王卑鄙地埋伏下护卫,偷袭受伤。
  望着淡红色的云淹没夕阳,舔了下伤口上的残血,心里一阵无奈,卑鄙的王肯定会派那群可耻的护卫,顺着气味追上来的,今晚肯定是熬不过去了。
  站在杂草丛生的河岸上,身上皮毛满是荫干的血,浓浓的血腥气,引来不少晚蚊。很想跳进前面的小河,痛快地洗个澡,可伤太重,即便蹒跚也感觉没有力气。
  就是死,也要干干净净。咬着牙,忍着痛,走下河岸,踩到光滑的鹅卵石上,四只爪痛的麻木,看着近在眼前的小河,痛得我再没一丝力气。
  吐出一串血泡,仰起头,对着越来越黯淡的天空,用尽全力,发出最后的长啸。卑鄙的王,来吧,用你那失去狼人骄傲的嘴,咬死我。

  真的不甘心,明明要胜利了,无耻的护卫偷袭我。晕倒在冰凉的鹅卵石上,等待的死亡。
  天微微亮,晨风吹过,浓郁的血腥味让我慢慢睁开眼,没死!贪婪地吸了口混着血腥味的晨气,津神一振,居然混合着人的味道,肚子一下饥饿无比。
  眼前鹅卵石上残留着一滩血,我来了津神,强忍着痛,慢慢伸过头去,趴在上面拼命地舔着,石缝里有草根划着舌头,还有混合着鱼腥味的泥被吃进嘴里,可我毫不在意,真的太美味了,这是人的血。
  那滩血被我吃的干干净净,肚子更是饥饿,挣扎着站起来,饶是狼人,也在心里一震,到处都是血,横七竖八地倒着人类,几只庞大的狼,皮毛上满是血迹,倒在河卵石上,一动不动,显然也死了,残肢,血滩,可见拼杀的激烈。
  一头黑狼,最为雄壮,正是王的头号护卫,庞大强壮的狼身泡在水里,一动不动。我最为痛恨这头黑狼,和王争斗时,它第一个偷袭我。
  很想扑过去,可刚要弓起身子,痛的差点没趴下,但心里喜悦,没想到这些可耻护卫居然和人类拼杀,还如此惨烈。
  环顾四周,静悄悄的,天色越来越亮,蹒跚着走了过去,看着几头可耻护卫,一一咬开它们喉咙,不是怕有危险,而是对它们的恨,这些天追杀,咬的我遍体凌伤。
  心里仇恨小了很多,才慢慢走到一位高大的人身边,他趴在小河里,身上满是抓痕,衣服全红,整个头浸在水里,一动不动,显然死了。
  这个人很大,很强壮,肉很是瓷实,有嚼劲。吃掉这个人大半身子,力气恢复了很多。小心地扯开这人的肝胆,还有肠子,丢到一边,这些东西很苦的,很脏的。
  我低下头,又挑着吃了些,看着最后的人头,一阵的犹豫,你不是一直向往人类生活吗?吃吧,你只会变的更强。
  “不,不要,一旦吃下,你和卑鄙的王还有什么区别?狼人族的骄傲将永远不在。你可是对父母发过誓的,要当一只骄傲的狼人,绝对不会沾染人类的贪婪和卑鄙。”
  我仰天大吼:“吃!我要变强,我要成为狼人王。”
  感觉不是很饿了,才发觉我全身都是血迹,特别是爪子,粘粘的满是血,低头看着人头,人头眼睛睁的很大,眼神充满恐惧,随手丢开,我讨厌胆小。
  舔了下爪上的血,感觉不怎么甘甜,不由想起第一滩血那甘甜味道,真的好美味,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眼光停在刚才那滩血的位置,走过去,发觉旁边的几Ju尸体都不是,看着四下横七竖八的尸体,我想离开,时间久了,卑鄙的王很可能再派护卫前来,可回味那甘甜的血,还是忍不住又闻了几个人。
  突然,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带着痛苦的吟,顺着声音,看到河岸边,有个人好像醒了过来,眼睛闭着,身子有些颤抖,好像随时就能完全清醒。
  日期:2016-12-2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