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9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段对话让我有了一些想法,小王似乎跟他的上司不那么对付,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区分的上下级,但我听出来,小王不听话,惹他上司很不高兴,如果操作一下,让他们之前起了龌龊,没准可以双杀,但这个难度不小,我并不知道小王之上是谁,并且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十分困难,不知道那位水平如何,但小王绝对不好对付。
  心里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小王如一条疯狗追在我身后,追在李依然身后,如果可以的话,让他永远消失就好了。
  拦车,上车,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虽说今天跟白子惠说了,要晚点回去,可看样子,还要许久,拨了个电话回去,几乎是瞬间便被接听。
  “还没睡那!”
  “等你呢。”
  声音带着少许的幽怨,心暖之余又有些歉意,毕竟刚刚肌肤相亲,是彼此的火焰,燃烧正旺,恨不得一秒都不分开。
  “对不起了,你先睡吧。”
  “你还要多久回来?”
  “现在还说不好。”
  “忙什么呢?”
  “招待一个朋友,就是那个会录东西的朋友。”

  “噢,知道了。”
  “我带他去了娱乐场所。”
  “好。”
  不冷不淡的回应,真讨厌。
  “我会洁身自好的。”
  “谁要管你!”
  我不由一笑,白子惠还是担心我。
  “对了,公司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忙?”
  白子惠一愣,说:“为什么这么问?”
  我说:“公司里有一个脸挺白的男的,长得还过得去。”

  白子惠说:“我知道他,怎么了,你嫉妒他帅。”
  我轻笑一声,说:“我嫉妒他干什么,我已经用我的身体征服了你。”
  “貌似还没有。”
  白子惠的回答。另外一层意思是官人我还要,看来有必要多卖一些力气了。
  “小白脸带着公司的人在酒吧里喝酒。”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充当我眼线,果然是一家人。”
  我说:“你这个老板当的真辛苦,事事亲力亲为,这些人倒是很潇洒。”
  白子惠说:“好啦好啦。别抱怨了,他们来做,我也不放心。”
  “好吧,不说了,你早点睡吧,毕竟也累了。”

  “那我睡了,晚安。”
  “晚安!”
  下车,付钱时,司机笑得很诡异,大概是觉得我说了慌,要去酒吧玩还装的那么纯情,何必呢。我笑司机哪知道白子惠的美,一般人我还真看不上。
  进了酒吧,我便看到一群人围着,吵吵闹闹,乱成一团,仔细分辨,一方是小白脸和公司同事,另一方是酒吧的工作人员,两边我都认识。
  酒吧的人抓着小白脸们,不让他们走。
  “别拉我啊!”
  “干什么你!”
  “我报警了!都把你们抓进去!”

  “哎呀,非礼!臭不要脸!”
  说的那个热闹,吵得那个激烈。
  不过都是公司的人在吵。酒吧的人没吭声,但就是不让他们走。
  分不出谁对谁错,可看起来,是公司这边人嚣张,看他们表情,听他们话语。透着一股高贵,他们心里瞧不起酒吧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年少轻狂,公司的待遇不错,说出去白领,眼前这些说起来就是端茶倒水的,心里自然优越感爆炸。
  说实话,谁也不比谁高贵,今时今日,你赚的多,他时他日,谁高谁低还不知道呢。
  我走了过去,酒吧的领班见到是我,叫了一声,“董哥。”
  火哥介绍过我,领班认识,他态度很恭敬,见领班在。我更觉得这事百分之八十是公司人的锅,领班需要待人接物,尤其是酒吧,见的是方方面面的人,一般不可能跟客人起冲突。
  目光扫过去,落在小白脸的脸上,他有一丝尴尬,似乎是觉得自己丢脸,不过叫了一声董总,声音特小。
  我一出现,似乎安静了许多,我问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公司女同事凑了过来,她抓住了我胳膊,姿色平平,声音却挺大,“董总,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都被欺负啦!”
  漂亮的女人撒娇是撒娇。丑的女人撒娇那是灾难。
  况且公司都知道我跟白子惠的关系,你凑过来是闹哪样?

  我不动声色的抽出了手,说:“发生什么事,说具体。”
  这些白领都不知道怎么当的,没学会别的,先学会浮夸了,我可没看到公司的人被欺负,喊的倒是很大声。
  女同事说:“就是吧...就是...”
  说了半天,没蹦出一个屁来,眼睛还往旁边瞧,哎呦呵,你当这是电视答题,还现场求组是吧。
  小白脸接过话,他说:“我来说,酒吧的人不讲理,不让我们走。”
  说的倒是清楚,说了两方的矛盾,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隐瞒了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不让走,总要有原因的。

  领班一直没说话,很沉稳,同样,那些工作人员也没说话,火哥御下不错,乱吵吵不占理也没用,有理就能说的清,况且这里是哪里,这是火哥的地方,有人闹事。那就呵呵了。
  我看向了领班,说:“我很想听你的叙述。”
  领班说:“董哥,是这样的,我们有个服务员,叫潘莎,她不是公主。也不是陪酒的,潘莎已经说清楚了,可是客人中的一名男性对她纠缠不断,潘莎躲到了后面,这名客人尾随,意图不轨。”
  有个女孩。躲在后面哭,旁边还有两个人拉着她,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潘莎吧。
  “你他妈的少放屁行不行,什么叫意图不轨,我就是过去说几句话而已。”

  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我不知道他名字,不过穿得人模狗样,西装革履。
  我说:“有话好好说,别骂人。”
  在火哥的场子里骂他妈的,真是不想活了。
  男人抱怨道:“董总,不是我想骂人,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不能这样冤枉人,我就是过去说几句话,我敢用性命担保。”
  嘴上这样说,心里想的确实另外一套。
  “老子摸几下怎么了,这么矫情,就别出来工作,我又不是不给钱,贱货。”
  我转头问领班,“有监控吗?”

  领班说:“只看到人跟过去,员工休息室里没有监控,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点了点头。
  男人窃笑一下。
  我走到男人面前,说:“能对我说实话吗?”
  男人一愣。说:“董总,我说的就是实话。”
  我说:“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考虑清楚之后告诉我,我要实话。”
  男人说:“董总,你什么意思?”
  脸上有些气,似乎对我不相信他很不满,不光他这样,公司的其他人脸也有些僵,同仇敌忾,我跟他们一个公司,却没有站在他们一边,不用读他们的心,便知道他们的想法。
  日期:2016-12-2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