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8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悚刚才的话语果然没有在诓骗我,他们这一次来的人,的确有点儿多。
  不光是那五个剑主,十位顶尖高手和两个、不,是三个大阿卡那牌,还有如巫悚这般身份的客座高手数十人,在大街上摆布成阵,正在向两人轮番攻击呢。
  另外从我们刚才逃出来的大楼那里,还不断有人涌出来。
  而对面几栋高楼的楼顶天台处,还有影影绰绰的人影,我仔细一看,全部都弯弓搭箭,透着一股子的犀利来。

  就在我打量对方的时候,有利箭已经盯上了我,飕飕几箭,却是朝着我射了过来。
  这显然是一个人的成果,而对方用的技法,则是连珠箭。
  我感受着那利箭的运动轨迹,往旁边挪开几步,却瞧见那箭落在了脚下的混泥土之上,却有力量炸开,石子飞溅而起,打落在了我的身上,即便是强化了的皮肉,也感觉到微微的刺痛。
  可想而知,这箭上面蕴含着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如果不是我反应及时,凭着对方的准头,估计就能够将我直接钉在了地上去。
  瞧见这散发着腾腾杀气的战局,我脑海里想到了一个词眼来。

  天罗地网。
  很明显,我们在夏威夷的动作,特别是掳走“瘟疫与恐惧之神”的这事儿,已经触及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底线了,这使得他们已经完全顾不上脸皮了,居然直接派出了这么强大的力量,杀到了东方腹地来,伏杀我们。
  而能够如此精准地获得情报,并且在我们意识如此谨慎的情况下,还准确地找到我们,布下杀局,这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帮忙。
  这些帮忙的人里面,或许还有备受我们信任的人。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感觉到恐惧。

  空荡荡的大街,寂静的郊区和陷入沉眠之中的城中村,以及在这儿奋力厮杀的人群,让我在这一瞬间,就进入到了一种莫名兴奋的状态。
  我陆言,是软蛋么?
  不是。
  我陆言,是废物么?

  不是。
  我陆言,是人皆可欺的弱者么?是任人鱼肉的肥猪肉么?是随意打压的鱼腩么?
  不是、不是、不是!
  你要战,那便战——正所谓“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你们这儿信心满满,召集兵马,在此地伏击我们,想要拿我们的性命,可曾想过问一问我们——我们怕了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避开了几箭,然后再一次地想要遁入虚空。

  与在六楼一样,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让我难以遁入,被不得不留在了这儿来。
  都是大虚空术,只不过两次遁入虚空,目的却并不相同。
  前者是为了逃避危险,撤离现场,而后者却是在找寻目标——这一次我终于确定了,阻止我遁入虚空之中的,来自于大街上一个丰臀豪乳、金发碧眼的大美妞儿,那漂亮女人有着大洋马所有的特点,穿得又少,简直是从维密秀台走下来的尤物。
  而这个女人,她给我的感觉,十分古怪,却又与我见过的另外几个人气质相同。

  大阿卡那牌。
  就是你!
  我足尖一点,人如幻影一般,撞入了人群之中,那羽箭在半空中拦截了我几次无果之后,最终没有再出现,而我也与那女人猛然撞到了一起来。
  铛!

  一声巨响,在再无行人的大街上轰然响起,不远处与人激战的屈胖三哈哈大笑,说你倒是会选对手,尽找漂亮的弄,只不过这大洋马在床上是尤物,当面锣对面鼓地干,你恐怕吃不消。
  听他这不正经的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原本有点儿紧张的心,莫名就轻松许多。
  那女人抓着一对长有一尺的短匕,与我拼击数次,被我凶猛如潮的攻势给暂时压住,结果还没有等我继续出售,后面却来了一人,是个肌肉男,抓着一把廓尔克弯刀,一边劈砍,一边大声喝骂。
  这个时候,我方才明白,所谓的“恋人”,居然是两个人。
  虐死单身狗啊……
  我在腹背受敌的一瞬间,击中精神,整个人仿佛陷入空灵状态。
  下一秒,止戈剑陡然斩出,破开了那女人的防备,挑出了一个金黄色、拳头大小的颅骨来。

  轰……
  陡然暴涨的剑气让大洋马慌忙躲避,却重重撞击到了那黄金颅骨之上去,犀利无比。
  那只有成年人拳头大的精致黄金颅骨受力,没有能够持续,而是陡然爆炸开来,一股恐怖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冲击,我给劲气猛然一推,直接摔倒了十米外的民房边上,撞得半边墙都在摇晃。
  而缠着我的大洋马和肌肉男也同样摔倒在了另外一边去。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握着手中的止戈剑,一股豪情壮志直冲心头,怒声吼道:“颤抖吧,感受一下人头狗的恐怖!”
  然而就在我的怒吼声中,再一次试图遁入虚空之中的我,却感受到另外一股力量陡然生成,将我又给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我眯眼一打量,目光最后落到了那个肌肉男的身上来。
  之前是那个漂亮的大嘴美人儿,而现在却是那个一身块状肌肉、强壮得如同州长一般的壮汉。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人的腰间。
  经过一场爆炸之后,刚才我们所待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五米多宽的深坑,而壮汉身上的衣服也碎裂几处,露出了腰间的皮带来。
  他的皮带扣子,却是一个水晶一般的颅骨。

  从形状上,这个水晶颅骨似乎要小一些,但与之前的那个黄金颅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应该是同一出处的法器。
  我强行压制住胸口澎湃的热血,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对狗男女,开口问道:“恋人?”
  大洋马颇具风情地朝着肌肉男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嘻嘻一笑,说道:“对。”
  我说怎么称呼?

  大洋马说我们的名字很长,说了你大概也记不住,就叫我朱丽叶,叫我男朋友叫做罗密欧吧。
  我笑了,说有趣。
  大洋马边说着话,边与那位叫做罗密欧的肌肉男移动位置,两人将我给围在中心处,方才开口说道:“你们也很有趣,怎么会提前知道我们的呢?”
  我指着不远处正在与人激斗的屈胖三说道:“我比较蠢,一切都是由他来做主的。”
  大洋马粉红滑嫩的舌头在红唇之上舔了舔,做了一个很具有挑逗性的动作,然后风情万种地说道:“我知道,河东屈师嘛……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强么?”
  我心头一荡,忍不住调戏道:“你说的强,指的是那方面?”
  大洋马朝着我眨了眨眼睛,说哦?那你强不强?

  我笑了,说若我说强,你难道还真的有在床上一较高下的兴趣不成?
  大洋马一对眼眸都在发光,呼吸低沉地说道:“可以考虑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