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9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桌子上摆着遗像和一架崭新的小提琴。母亲是文艺兵出身,从小学习钢琴和小提琴,都是我姥爷买的。后来,我爷爷生病住院,缺钱看病,我爸急得躲在被窝里哭。第二天我妈背着我爸把钢琴和小提琴都卖了为我爷爷看病,结果还是没有挽留下来。
  我爸当时就发誓,将来一定给我妈买最好的钢琴和小提琴,可还来不及买,她就离开了我们。后来,我爸不费余力赎回了钢琴,而小提琴早已遗落,不知去向。他找遍了全国各大琴行,终于在成都某琴行买到了与其一模一样的钢琴。
  买回来后就一直放在这里,一次都没响过。
  父亲颤颤巍巍给母亲点上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抱着遗像伤心地恸哭起来。每年的忌日都如此,感情从来为变过。
  “彩霞,你怎么撇下我一个人就走了呢,我想你啊。”父亲声泪俱下,我不由得潸然泪下。抱着父亲宽慰道:“爸,我妈没走,她一直在呢,你看,她在冲着我们笑呢。”
  照片里的母亲脸上挂着笑容,睁着的眼睛在看着我们,诉说着昨日的故事……
  父亲抱着遗像说了很久的话,最终还是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离开。

  我和他来到后院,坐在葡萄架下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父亲躺在摇椅上,神色黯淡,表情凝重,慢悠悠摇着蒲扇,依然在思念母亲。如此重情重义,始终如一,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最伟大的爱情。
  “妮子最近来电话了没?”
  “来了,昨天晚上还打电话了。告诉我暑假不回来了,全力备考研究生。”
  妹妹从小就是学霸性人物,年年全年级第一,考第二名就算没考好。不像我,以前学习吊儿郎当,后来母亲去世后才奋起直追,即便如此,文化课不好,选择了艺术路,不过我也喜欢。
  当年以云阳市理科状元考取了北京大学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之所以选这个专业,正是因为母亲的病逝,一心想要攻克医学难关。从入学那天起就谋划着出国深造,而且瞄准了哈佛大学,志向特别远大。今年大三,马上要参加雅思考试,还得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

  我曾经答应过她,出国的全部费用都由我来承担,说到做到。道:“她生活费够不够,用不用再打点?”
  “不用,前两天还给我打了两万块,说是自己赚的。加入了一个什么小组,每个月有好几千的薪酬呢。这女儿,不白疼。”父亲言语之间充满了自豪,足以显现对女儿的喜爱。
  父亲疼女儿,似乎每家都如此。我从来不吃醋,倾尽所有爱去疼爱她。7岁就失去了母爱,也只有感受俩糙老爷们的爱了。好在京城那边还有姑姑,平时经常过去探望她。
  我父亲兄妹俩,和我一样有个妹妹,一直生活在京城,在政府部门工作。虽一南一北,但走动频繁,俩家关系很要好。多次希望父亲回到京城生活,可他不愿意回去,已经习惯了云阳。
  “行,那我不管了。对了,问你件事,你记得不记得厂子里有个姓乔的?”
  “姓乔的?”父亲仔细回忆着,摇摇头道:“我印象中没有,不过厂子那么大了,不见得都认识。怎么了?”
  “乔菲说她爸当年也在1258厂干过,后来去了日本。”
  “哦。”父亲再次回忆,想了许久摇头道:“倒是有认识姓乔的,乔三河,他现在大亚湾,前段时间还通过电话呢,不可能去了日本啊。她父亲在哪个部门,什么工种,一说不就知道了嘛。”
  “她没说,不过我得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据说她父亲和我们蓝天的董事长白佳明是好友。”
  “与白佳明好友?不清楚,我和他并不熟。可以问问你袁叔,他在组织部门干过,谁都认识。”

  “得,改天我去问问。”
  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起身道:“我先去公司了,诗音就交给你了啊,有事给我打电话。”
  “你真打算让她留下来啊?”
  “废话,说了半天和你开玩笑啊。”
  “那你今晚回来不?”
  “看情况,如果没有应酬就回来。”
  父亲拿我没脾气,挥了挥手道:“赶紧滚,成天就给我找事做,看我闲得你嫉妒啊。”
  我哈哈笑了起来,凑到跟前小声道:“给你身边留个大美女解闷啊,能不能拿下,就看你的本事咯。”说完,拔腿就跑。
  “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来到公司,没有以往的活跃,而是沉浸在一片寂静中。估计都知道这次竞标失败了,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往枪眼上撞。
  我反而看得很淡,总算卸掉一个大包袱了,轻松无比。大摇大摆进了办公室,倒了杯清茶,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广告前沿》杂志,可脑子里始终想着乔菲,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很想帮她一把,却不知该如何帮。谁不缺钱,中午还盘算着买辆车,父亲又要换店铺,到处都要用钱。即便什么都不做,那点钱也不够啊,杯水车薪,那能堵住几千万的缺口。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袁野,所有的朋友里也只有他最有钱了。犹豫了许久,我拨通了电话。
  袁野还以为是韩公子的事,接起电话道:“我一直在和他联系,这孙子还在新加坡,估计有些不靠谱。上午的事我已经听说了,节哀顺变吧。”
  其实我对韩公子抱有很大信心的,现在看来简直不靠谱。想想还是算了,顺其自然吧。好在我还留有一条后路,这就看牛如何决断了。

  我道:“先不提这事,有件事想求你。”
  “卧槽,和我都这么客气,有事直说。”
  “我……我……”
  我实在开不了口,袁野急了,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的怎么成了娘们了,吞吐的,是不是缺钱了?”
  果然还是他懂我,我嗯了一声。

  “我还以为啥事呢,需要多少,现在就给你打过去。”袁野豪爽地道。
  “五百万。”
  “多少?”袁野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提高分贝道:“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再说我手里也没那么多啊。”
  “那算了吧,我就是随口一说。”
  “不拿我当兄弟是吧,有事说事,别叽叽歪歪的,最讨厌你们这样式的。”
  本来不想告诉他,可只能求助他了。含含糊糊道:“乔菲遇到点难处,我想帮帮她。”
  袁野沉默片刻道:“徐朗,你丫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和她才认识几天,就敢借给她五百万,不怕她骗了你?”
  日期:2017-12-2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