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8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继续道:“住这里可以,不过是有条件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楼下的房间不能进去,是我妈曾经住过的,还有我爸的展览馆。对面的楼不能去,那是我妹妹的房间,她不喜欢外人进去,包括我。后面的小书院不能去,那是我爸的书房和起居室……”
  “好了好了,太啰嗦了,我明白了。”方诗音不耐烦地道。
  “那不成,有些事必须交代清楚了。”我起身道,“这是我的房间,大老爷们味道太重,你没必要进来。你就住这个家,但是钢琴尽量不要碰,我妈的心爱之物,弄坏了老头和你拼命。库单被罩什么的都是新的,如果介意的话可以自己换。”
  方诗音一边听一边摆弄着头发,道:“还有什么快说,真事儿多。”
  “还有,以后在穿着打扮上要注意点,像你今天这身有些太暴露,我爸是比较传统的人,可能看不惯。还有,你的内衣不要晾在阳台上,最好挂到卫生间……”
  方诗音彻底失去了耐心,站起来道:“算了,我还是回酒店吧,你家的规矩也太多了。”
  我巴不得如此,道:“住酒店最好不过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干涉你。”
  方诗音不乐意了,往沙发上一坐道:“我还就不走了。”
  “不走可以,那你就得按规矩来。”
  “好吧好吧,我听你的还不成吗,啰嗦!”
  聊完此事,我很自然地聊到了乔菲,道:“你能给我讲讲乔菲的故事吗?”

  方诗音一愣,道:“你想听什么?”
  我点燃烟道:“她说她父亲在一个月前去世了,什么原因,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吧,又是为什么要来云阳?”
  方诗音斜靠在沙发上,沉默了许久道:“她爸是自杀的。”
  我惊讶地道:“不是出车祸吗?”

  “是的,他开着车直接开进了海里,等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为什么?”
  方诗音哼笑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欠了一屁股债吗。她爸嗜赌,把公司输出去了,把家输出去了,什么都没有了,到现在还欠着几千万,乔菲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不得已选择离开,因为她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了。不过她没有逃避,敢作敢当,替父还债,这次回去主要是处理债务了。”
  我听着牙龈一紧,错愕道:“欠多少,几千万?我的天哪。”

  “可不是嘛。原先她爸生意做得很大,在日本开了七八家中国餐馆,后来投资北海道旅游开发,前前后后赚了不少钱。可谁知上了贼船,迷上了赌博。原先只在日本赌,后来去了澳门,拉斯维加斯,马其他,一输不可收拾,把家底都败光了。”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肯收手,从黑社会那里贷了高利贷继续赌,在去世的那天晚上,他输了一千万,所以就自杀了。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只留下一个烂摊子和一屁股债,全都丢给了乔菲。”
  我听后简直难以置信,没想到乔菲遭遇了如此大劫。怪不得前段时间一直心神不宁,焦虑烦躁,换做谁都好不到哪儿去。从另一层面讲,我佩服她的勇气和坚韧,敢把几千万的债务接过手,这需要多大的决心啊。
  方诗音继续道:“乔菲其实挺优秀的,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知名企业电通公司,本来可以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可谁知……哎!”
  我替她捏一把汗,道:“那么多钱她怎么还啊?”
  方诗音仰天长叹道:“怎么还,我也不知道。把她爸留下的所有资产全部变卖了,也就不到一千万,可能能还一部分。但毕竟是高利贷,利滚利简直是无底洞,哎!”
  “那她母亲呢?”
  方诗音停顿片刻道:“我也没见过,很早就离婚了,据说在北京,上海,也可能是广州,谁知道呢。反正一直没有回去过,应该有新的家庭了吧。”
  对于乔菲的离奇家庭我再次惊愕,她弱小的肩膀上要抗多大的重担啊。如果是别的事,或许我能帮上忙,但钱的事,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也缺钱。联想到她入住香格里拉大酒店,家里都成这样了,还住那么豪华的酒店,到底是缺钱还是不缺钱?
  方诗音很快解开了我的疑惑,道:“其实她爸早就预感到会有这一天,他不能亏待了唯一的女儿,早在几年前陆陆续续给她存款,再加上她工作赚了些钱,至少可以过得马马虎虎。她爸在去世前的前三天,与乔菲有过一次谈话,大致意思是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不希望乔菲跟着他遭罪,打算把她托付给曾经的好友白佳明,所以她来到了云阳。”
  “本以为可以躲过债主追债,但对方已经通过法律渠道冻结了乔菲的账户,直接把后路给断了。”
  原来乔菲的父亲和白佳明是好友,怪不得对其照顾有加。以及上次买车时遇到的尴尬事,所有的一切都解释通了。不过令我奇怪的是,如此的事方诗音怎么知道的,再好的朋友未必知道。道:“这些都是乔菲和你说的吗?”
  方诗音很淡定地点点头道:“当然了,我和她是好姐妹嘛。好到什么程度呢,她离开了日本,我也离开了,而且追随她到云阳,如果她打算留下来,我也不会走。”
  这种真挚的友谊在以前可能会存在,但在当下绝对是奇闻异事。不过我挺感动的,就像我和袁野,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一直在一起,早已超过了一般友情,甚是亲兄弟。
  我弹了弹烟灰道:“几千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啊,她拿什么还?”
  方诗音勉强一笑道:“这种事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不过还好,她父亲生前别人还欠他不少外债,如果能要回来,能解决一部分。这次她回去,主要是与这些债务人讨要债务,先把高利贷还上,剩下的慢慢来。”

  “高利贷有多少?”
  “差不多3亿日元,折合成人民币1800多万吧。他们已经收走了所有餐馆,算下来还有几百万的样子。”
  “哦。”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望着窗外摇曳的竹林发呆。烟蒂已经燃烧到尽头,长长的烟灰重于承受不住低落在地上。
  方诗音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等睡醒了去酒店把东西拿过来,午安。”说完,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我移步到阳台上,心里却牵挂着远处的乔菲。要按说,我们才认识几天,不应该迸发出这种感情,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始终放不下她。
  她现在还好吗?
  我掏出手机拨了过去,结果是欠费停机。随即给她冲了五百元话费,再打过去的时候倒是通了,可一直无人接听。
  父亲站在院子里冲我招手,我下去后进入母亲生前的房间。房间里的布置还是当初她离开时的样子,墙上挂着生前各种获奖荣誉,“全国钢琴比赛一等奖”、“全国青年唱歌比赛二等奖”、“三八红旗手”……
  还有各种美照。我最喜欢的一张是她在西子湖畔拍的。她身着波点碎花长裙,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靠在断桥上,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和妹妹一左一右站在旁边,妹妹手里抓着冰糖葫芦在哭,因为糖把她的牙黏下来的。而我咧着嘴哈哈大笑,上面的牙全没了,手里拿着新买的玩Ju枪。唯独不见父亲,因为他在拍照。
  也正是因为这张照片,我考大学时选择了中国美院,寻找母亲曾经留下的回忆。
  角落里摆放着一盆盛开的山茶花,听我爸说他们结婚时就种下了,到现在快三十年了。生命力如此顽强,见证着我父母亲伟大而平凡的爱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