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8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什么办法,她在云阳人生地不熟的,总不至于丢大街上吧。好了好了,您赶紧做饭去,我早饭都没吃,快饿死了。”
  进了小院子的厨房,我随手抓起一根黄瓜躺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悠哉地吃了起来。
  “我说老徐,咱们家也该买辆车了吧,你天天跑来跑去的,赶公交地铁多累啊。”

  父亲一边切菜一边道:“我也有此想法,你说买什么吧,我对车不懂。”
  “你预算多少?”
  “今年生意还马马虎虎,不过我想换给地儿,现在的位置还是有点偏,打算搬进古城去。今天上午去看了看,有个地方还不错,上下两层,有400多平,一年光租金就要三十万,算上装修、采购新设备怎样也得七八十万。工作室账面上的流动资金也就十几万,还有点积蓄,估计刚够那边开支。”
  我算是听明白了,坐起来道:“这么说买车的钱要我出咯?”
  父亲回头笑着道:“这不废话嘛,买了车那够那边工作室的花销啊。你工作也好几年了,一点积蓄都没有?”

  “哦,手头倒是有点,不过都借出去了。这事您甭管了,过两天我送您一辆车,出去泡妞也有面子。”
  父亲抬头看了看我的房间,瞪了眼道:“胡说八道什么,没看到有外人在吗。”
  “嘿嘿,您老长这么帅,我妈又那么漂亮,生我的时候怎么没把好基因遗传给我啊,倒是徐晴遗传我妈的基因,长得那么漂亮啊,有这样的妹妹我感到自豪。”
  父亲面色微微动了下,钻进去继续切菜。
  提及他的工作室,我平时很少过问,他也从来不说。道:“你那边生意不好?”
  “就那样吧,半死不活的。昨天帮我看店的小梅辞职不干了,回老家了。有她在,我还可以出去采采风什么的,她这一走,找个合适的人还挺难的。”
  他说得小梅我见过,云南来的,年纪不大却挺机灵,而且手脚干净,我爸不在的时候她全权打理,完全放心可靠。道:“她在你店也四五年了吧,为啥回去了?”
  “不知道,我问她她不说,前段时间和我借了五千块,可能是家里遇到难处了吧。临走时,那五千我没让她还,还额外给了一万。”
  “哦,这个做得对,回头我给她打个电话,要是确实遇到难处,咱该帮就得帮,这么多年了,和自家人有什么区别。”
  “嗯,你们年轻人好沟通。”
  这时,楼上传来了钢琴声,我和我父亲都愣住了,竖起耳朵安静地听着。

  方诗音弹奏的是母亲生前最喜爱的一首钢琴曲,巴达捷夫斯卡的《少女的祈祷》。这首曲子旋律纯洁而亲切,温婉而优美,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仿佛是少女对美好幻想的期盼。
  自从母亲去世后,这架钢琴再没有发出声。而在她去世十二周年的这天突然响起了,难道是冥冥注定的巧合吗?
  方诗音琴技娴熟,流畅动感,每个音符之间的过渡衔接的很自然,没有十几年的功夫弹不出如此美妙的曲子。我回头看着父亲,只见他眼眶湿润,嘴角微微抽搐,显然被这琴声拉回了当年的往事。
  我起身走到身后,手臂压在肩膀上呢喃道:“是不是想我妈了?”

  父亲神情凝重,缓慢地闭上了眼睛。许久哽咽着道:“你上去告诉她,别弹了。”
  “为什么啊,挺好听的啊。另外,你有没有发现她长得和我妈年轻时候像?”
  父亲点了点头道:“确实有几分相似,她刚进门时我都惊呆了,还以为你妈回来了。”
  我嬉皮笑脸道:“要不我把她介绍给你?”
  父亲一把把我推开,喃喃道:“瞎说什么呢,我都这把年纪了,早就不想这些了。”说完,进了厨房准备炒菜。
  我尾随跟进去道:“你今天才50岁吧,大吗,一点都不大。我妈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考虑考虑了。有个人照顾你,我工作也放心啊。徐晴眼看就要出国,以后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以后一嫁,得,别人家的儿媳妇。”
  父亲最疼妹妹徐晴了,想起以后的事阵阵肝疼。叹了口气道:“女大不中留,爸虽然一万个舍不得,但终究要面对这一天,哎!”
  “所以啊,你真应该找个伴儿了。冯姨对你一往情深,我看着都着急,难道你一点心思都没有?”
  父亲荫沉着脸道:“这事以后别再提了,都说多少次了,不可能的事。”
  “啪!”楼上传来剧烈的碎玻璃声,我惊讶地张大嘴巴,一口气跑上楼,看到母亲生前最心爱的花瓶七零八落散落在地上。
  方诗音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背着手怯怯地站在角落,咬着嘴唇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本想发火,想想还是算了,蹲在地上一片一片捡起来。方诗音见状,也跟着捡了起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多少钱,我赔!”
  我看着她道:“你赔得起吗?”
  方诗音不以为然道:“不就是个花瓶嘛,能有多少钱,十万够不够。”

  我冷笑道:“看来你挺有钱的,但这是我母亲生前遗物,你就给我一百万一千万能买来吗?”
  方诗音愣在那里,连连抱歉道:“真对不起,那怎么办啊。”
  我见她的样子像是快哭了,故意开玩笑地道:“这样吧,罚你打扫一个月院子,成不?”
  谁知她立马答道:“成啊,绝对没问题。正想和你说此事呢,房子你不必找了,我想住你家来。”
  我差点摔倒,道:“你说什么?”
  方诗音很认真地道:“我住你家啊,不可以吗。你放心,房租一分钱都不会少。”

  我仔细想想,这倒是个办法,只是老头会同意吗?猛然间,我想起了父亲说得话,心中有了主意。道:“你过来住可以,不过我说了不算,诺,看见了没,你得征求那位帅大叔的意见,他是这里的主人。”
  方诗音站在窗户前瞄了眼,兴奋地道:“你爸确实挺帅的,而且打扮很时髦个性,是个摄影师吧?”
  我有些吃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诗音说出了自己的推断理论,道:“头上扎着辫子,蓄着胡须,不是搞音乐就是搞艺术的。”说着,指着墙上的照片道:“这幅《云阳夜景》落款是徐汉东,我猜得没错吧。”
  没想到她观察的如此仔细,点头自豪地道:“算你猜对了,他可是我们云阳市赫赫有名的大摄影师,其作品拿过不少国际大奖呢。”

  方诗音踮着脚尖一直看着我父亲,笑着道:“你还别说,你爸长得真挺帅的,就像陈酿的酒,越品越香。”
  我好奇地道:“你到底是哪里人啊,无论从说话到举止都不像日本女人。”
  方诗音眨着眼睛,操着一口四川话道:“我就不是日本人啊,地地道道的四川成都人。”
  “哦?那你怎么跑去日本了?”
  方诗音似乎不想提及过去,道:“我在日本生活了12年,26岁那年去的。”
  她无意之中暴露了自己的年龄,没想到她已经38岁了,居然保养得这么好,简直太神奇了。
  她也意识到了,慌张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啊,千万别和外人说。”
  我嘿嘿一笑道:“这有什么,我还以为你才二十七八岁呢。”
  方诗音眼前一亮,摸着脸颊害羞地道:“我有那么年轻吗,呵呵。”
  “那你怎么和乔菲是好姐妹呢,这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