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忘记是他睡在地的第几天,半夜偷偷爬来抱着她,她其实醒了,却由他放任,他抱着她只是睡,仿佛她在怀里他心满意足。
  每天早晨她还没醒,他又偷偷躺回地下去……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似乎醒来,薄夜渊猛地睁开眼,抽开手臂快步下床,动作太猛一个踩空摔在地,像山倒下去的轰然作响声。
  大薄帝摔痛了小JJ,黎七羽刷牙的时候笑,吃早饭的时候笑,签署合约的时候想起来忍不住又笑。

  薄夜渊脸色阴郁,捏起她的下颌狠狠啃咬了几口:“女人,你笑够了没?”
  咯嚓,与此同时,快拍相机找好角度,吐出来质感极好的照片,薄夜渊看了看很满意,放进他们的纪念册。
  每天,他都要拍很多跟她在一起的照片……
  在书架里有许多相册,可大多都是他们彼此单人的,合照较少。
  见薄夜渊起身去了盥洗间,黎七羽捧着“夜渊男杯”喝着香气萦绕的茶,打开相册,一页页翻着才发现这半个月她有多幸福。每次她笑都会被薄夜渊抓拍到!
  手机呜呜震动着响起……
  黎七羽目光只是扫一眼屏幕跳动的字幕,嘴角的笑意消失。

  “在公司?”凌燃清淡的嗓音从那头传来,“枫已经醒了。”
  黎七羽差点没抓稳手机,一颗心脏极速从高空坠落——
  这半个月的幸福,她像个窃贼一样,悄悄地偷来的!
  “我在公司楼下,现在去接你。”
  “不行——”黎七羽慌乱地说,“我、我暂时不在公司。”

  她脑子一片空白,说话都结巴了,从没有如此慌张过。北堂枫总有一天会醒的,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枫他现在想见你,他第一个是要见你。”凌燃语气凝重,“黎小姐,我希望你不会让枫失望。”
  黎七羽望向盥洗室,眼神里涌起黑寂的绝望……这一天终于来了,定时丨炸丨弹引爆。
  “什么时候回公司,我去总裁室等你。”凌燃那边传来电梯叮的声音。

  黎七羽镇定下来,低声说:“你不用去了,我在公司对面酒店的会议室,在老位置等我,给我几分钟,我马收拾下来。”
  凌燃是北堂枫的御用管家,以前北堂枫来接她,也常常是凌燃做司机开车来。
  黎七羽的手变得极其沉重,手机宛如铅球沉下去。
  浴室里不知道薄夜渊还在做什么,她如果跟他打招呼,走不掉了。

  她来不及想太多,如果凌燃来找她,会发现薄夜渊,两个男人遇更不好。凌燃会知道她背着北堂枫在公司养男人,而薄夜渊的个性……也会更暴躁,说不定还要打起来。
  该死的黎七羽,竟敢耻笑他的骄傲。
  薄夜渊洗浴后,拿了药膏涂抹在尴尬部位,他每天早晨醒来都是硬的,这是他的生理状态。当然,也跟黎七羽睡在他身边,怀抱着她吻着她的气味有关。他是个正常男人!
  每天强忍着不动他,他已经坚韧到极致了。她永远也不会懂一个男人生理欲.求不满的折磨!像一个饿坏的人抱着鸡腿不能吃。

  薄夜渊走出浴室,办公桌前以前没有人了。
  他每个房间走了一圈,连露台都去看过,还没看到她的人影他慌了。猛地打开衣柜,没见她动过衣服,钥匙、钱包都在,手机却不见了,再看玄关她换下了拖鞋。也许只是去公司查寝、临时有会议?
  薄夜渊打开电脑,连接监控屏,整个公司每一个角落尽在眼前。
  黎七羽看着车窗外建筑物一格格往后退,车速开得很快,仿佛甩走了身后那个冰冷无情的城市。
  黎七羽的手机鸣叫了起来,她的心脏揪紧,看着它重复地鸣叫再自动挂断,薄夜渊锲而不舍地打了二十几通电话。
  终于,她累了,按掉关机键。
  LK总裁室,薄夜渊盯着电脑屏幕里监控录像,黎七羽离开公司的画面,她走得很急,神色匆忙。以至于钱包、证件都没有带。
  薄夜渊捏着她的身份证,只要这在他手里,不怕她跑掉……

  一声声的手机铃声响,她一直不接,薄夜渊的心脏开始慌。
  连拨打了二十几通后,她关机了。
  薄夜渊终于慌了,脸色一点点地冷凝起来,眼神幽黑入墨。黎七羽,你永远都别妄想着还能逃脱我!
  “少爷,我查过公司外的路控了,黎小姐了一台黑色的车,距离路边监控器太远,又有树荫遮挡,那个位置很巧妙,看不清楚车牌和车型。”
  总裁室的监控器平时关闭的,否则薄夜渊知道黎七羽离开前做了什么!

  “不过很显然那车停在那里十几分钟,好像是专程在等黎小姐……”
  薄夜渊狠狠一挥手,相册被扫落在地,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脸色越发地阴沉可怕,碰到什么碍眼摔什么。
  有人等她……黑色车,是个男人?
  她连招呼都不说一声,还故意不接他电话。她背着他去见男人,还做不能见人的事了!
  他的情绪完全无法自控,雷克掏出一盒镇定药让他含服:“少爷,你冷静点。”
  薄夜渊要怎么冷静?他现在满心阴郁,只想杀人!
  据说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抑郁和心理病症。

  薄夜渊有狂躁症,属于可控范围,不属于精神病,但一般人更难以控制情绪。像一头野兽,凶狠起来失去理智。
  黎七羽每一次虐他,他的狂躁症状更明显。
  看过心理医生,也吃过药,只要不遇到黎七羽他都没事,只不过像死尸一样活着而已。而一旦触及到黎七羽,他彻底无法控制自己了。
  他每次对黎七羽凶残暴戾,一转眼又兀自后悔。愤怒起来的自己他通常难以控制,等他发现到他的情绪出了问题时,已经晚了。
  含服了一粒镇定药下去,薄夜渊倒在软皮转移,按着隐隐作疼的太阳穴。
  除非有一天黎七羽爱他,再也不气他,他们好好在一起生活,他的这个病才能治愈。
  反之,他会越来越严重。
  薄夜渊胸口大力地起伏,好一会才把火爆的情绪压抑下来,捡起被他摔落在地的相册,一个相框也跟着落地,水晶玻璃面出现裂纹。
  他抿着薄唇,黎七羽,不能对我好点别这样折磨我的精神!
  他失控起来,连他自己都害怕会伤害到她……
  车没有驱往医院,直接开去了北堂山庄。
  重回到这里,黎七羽像踏进地狱……
  所有的后宫女孩都被赶走了,这个庄园以后只有一个女主人,黎七羽。

  撒旦城喷射着水花,天气突然感觉到阴沉的凉意。黎七羽从来没有怕过北堂枫,今天她却有惧意,怕见到他要怎么面对?!
  “黎小姐……”
  黎七羽的手搭在门把锁,要打开之际,凌燃清秀的脸面无表情道:“偶尔的放纵,该归心了。少爷容不下背叛,别让他知道在他病重的时候,你在做什么,都见了什么人。”
  日期:2017-12-2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