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薄帝一回头,眉头狠狠一抽,妈~的,黎七羽送他的衣服必须独一无二,有人敢撞衫算了,还敢把他的衣服穿的这么丑,简直活腻歪了!
  黎七羽刚想……薄夜渊会把这个店带火吧,把这套衣服带出高销量。被他薄夜渊穿过,还如此英俊的画风,简直是行走的活广告(他平时的衣服都是私人定制,没有同款,不然一定穿什么火什么,一堆富家子弟追捧。)
  雷克带着两个保镖走前,当场将对方剥光扔出去。
  薄夜渊当场表示,这家店他的同款全部下架,停止出售,如果让他发现任何专柜再卖,封杀品牌。
  大薄帝,你这么****霸道真的好吗?
  然后,薄夜渊带着她到商品区。
  今天他们来逛商场没有戒严,在人潮穿梭,他们总是轻而易举地成为焦点,收集所有的艳羡目光,仿佛他们是多登峰造极一对。

  “黎七羽,在这里找一样带有我名字的东西抱在怀里。”薄夜渊抱着她在商品区来来回回地走。
  黎七羽想了很久,真的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含有薄、夜、渊!
  他真是小心眼记仇,当初她抱了一颗北堂枫的树,他也想要她还回来?
  终于,黎七羽指着货架角落一个痰盂的样子:“那个吧,带有你的名字。”
  薄夜渊兴奋地随着她手指方向看去,找了半小时他都快绝望了,但当看到痰盂时,他的脸色发臭:“哪有带我的名字?你诚心想气死我!”
  “那个又叫夜壶,晚起来顺便用的……薄夜渊,不是有个夜字么?”
  薄夜渊第一次如此嫌弃他的名字,连个可映射的纪念品都没有!
  讽刺的目光落在货架,尽是什么“夜夜舒”(超长版卫生棉),“夜来香”(驱蚊虫液),“夜之狼”(安全.套套)……怎么抱回家做纪念!

  “你想抱个夜壶回家,每天精心护理?”薄夜渊眉头扬起,阴郁地问。
  黎七羽嘴角抽了抽,关她什么事了,她为什么要精心护理一只夜壶!
  “让我把它画成你的脸,每天多擦几遍吗?也不是不可以……”黎七羽嘴角挑起一抹讽刺的笑,嘴毒惯了。
  “黎!七!羽!”
  后来,黎七羽在货架拿起一罐薄荷糖,晃了晃说:“薄夜渊,这个纪念品满意吧,有你的姓氏。”
  薄夜渊勉为其难,如果没有更好的替代品……
  黎七羽真的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超市,他抱着她走来走去一样东西都不买,快变成动物园的猩猩被人观瞻了:“清清凉凉的,像你,很好的寓意啊。”
  大手弹开盖子,拿出一颗塞她嘴里,薄夜渊邪肆地笑了:“还能每天被你吃?!”
  “……”
  黎七羽听到这个字眼,目光黯然,昨晚下药后被他那样****占有,大概她这辈子都不会想跟他床。这一刀太痛太狠,他提到情事她的伤口像被扯开,肆意地流血。
  薄夜渊,我陪你到北堂枫醒来的那一天,让这个梦有个期限。
  黎七羽不喜欢欠别人,更何况是人命。北堂枫为救她差点死,她心里铭记的,什么时候北堂枫醒来,她回到他身边如期举行婚礼。并且,她不打算再跟薄夜渊发生关系。
  经历过昨晚,她心理的无法接受,理智也告诉她不该逾越。
  薄夜渊还在货架拿,恨不得全部搬空:“以后早晚一颗,吃到它想到我。懂?”
  空荡荡的手推车终于放满了糖罐,他蓦然眼色一沉:“薄和堂?(薄荷糖)”
  黎七羽的手臂蓦然一痛,薄夜渊沉沉地冷笑道:“原来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加他的名字。你非要这样屈辱我么?”
  黎七羽心口紧涩,诧然了几秒钟后反应过来……这么巧,薄荷糖里竟然暗喻了两个男人的名字!
  “你非要糟蹋别人也作贱你自己,让人不开心?”他一嫉妒起来开始放毒,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僵了,自知失言。
  黎七羽心口被斧头砍过一般,北堂枫是他们之间一碰碎的痛!
  他永远都不知道,她从他口里最讨厌听到的两个字——“贱”和“滚”!
  “放开我。”她淡淡地说,一只手去掰他搭在她腰迹的大掌。
  薄夜渊喉头一紧,心口慌了。他们之间像隐藏着丨炸丨弹,谁也不能去触碰平静湖面下的波涛汹涌。
  看她挣扎着甩开他的手,他急了将她紧紧搂回来:“去哪?”
  “这么贱的我,想回家了。”黎七羽挽起红唇说道。
  “你先气我……”他捏起她的下颌,狠狠吻住她,将她嘴里的薄荷糖卷过去,狠狠咬碎,边狂噬地吻她的唇瓣边低声吼,“明知道我最介意什么,为什么还要踩我痛脚!”
  他有多介意北堂枫她不知道?否则来特地来这个商场,把她对北堂枫做过的事都重来一遍,为的是什么!
  好不容易一点点抹杀他心里的烙印,如鲠在刺的感觉要拔出来了。
  她狠狠地又扎进去一根新的刺,以后他不止看到枫树想起北堂枫吐血,还多了一样薄荷糖!

  黎七羽一定不知道,整个滨城的枫树,在那天之后被薄夜渊下令连根拔起!
  这个城市再也没有枫树了……薄夜渊恨不得全世界的枫树都砍伐光。
  而从今天以后,恐怕整个滨城的薄荷糖都变成了违禁品,谁也不许架出售!
  他的气息灌进她嘴里,黎七羽咬痛他的唇瓣,在瞬间眼神倔强,又变成会抓人的小利猫了:“薄夜渊,你滚!”
  薄夜渊身形重重一僵,她口里的糖被他卷过去,狠狠地咬碎,恨之入骨:“你又赶我走,我最恨你赶我走!”

  “那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你说我贱!”黎七羽捏了手心说,“我那么贱你还贴着我不放,你岂不是更贱?”
  “我是贱。”他扣住她的脑袋,“爱你我怎么会不贱?”
  黎七羽眼眸里的火焰晃动了一下,他随便说个爱字,她又开始动摇。
  以前可是他亲口说,她最贱不配被爱的。
  黎七羽扶着货架,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很想拆下脚碍事的板子,快速离开他的视线好了。
  回家的一路两人都很沉默,黎七羽靠着窗玻璃,看着窗外一格一格的霓虹灯。
  突然一支笔伸过来,在她盯着的玻璃画了一头猪,额头写个薄字:老婆,对不起。
  黎七羽的心狠狠一动,眼泪雾气冒来。谁是他老婆了,她是要嫁给北堂枫的!
  薄夜渊又写:我在乎你,才会难以容忍他!
  黎七羽眼眸里滚动着泪水,他见她不理会,擦掉又写:黎七羽你是我的底线,只有这条不能踩。
  他有多爱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爱情像眼睛揉不下一粒沙子。

  为了黎七羽,他把北堂枫那么大颗的沙子塞进眼里,痛得眼睛快瞎了,不允许他喊出来?
  薄夜渊见她还无动于衷,伸手拉了拉她的一簇头发,她冷淡不理,他又捏了捏她的脸颊,她还是不说话,他攥住她的胳膊拉扯着,她想要抽回手,他立即按住她的手掌贴在他的脸颊。
  他的脸……滚烫的,像发着高烧一样地热,熨烫在她的掌心里。
  薄夜渊按着她的手在他的脸来回地揉,害怕她突然叛逆得厉害,坚决地让他滚!怕好不容易修复一点点的关系被打回原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