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车间后,我被鸣翠公司的生产车间所震撼,这可是现代化服装生产车间,袁凯公司和鸣翠比那真是小屋见大屋了,怪不的袁凯让鸣翠生产这样多服装,看来服装真是个暴力行业。

  静心带我到了服装设计定型室,我看到了挂在那里五颜六色的女装,格外刺眼。
  静心一件件拿给我看,我连说很好,其实并不是敷衍静心,我虽然不懂服装,但从服装做工来看,你不得不服气,很精细,款式也很新颖。
  我拿出手机刚要拍照,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先生,这里不让拍照!”
  我看看静心,只见她笑着对我说,这是公司规定,本来进车间应该把手机放在车间门口的,考虑到是我来,所以她就没再坚持这个规定。
  静心说之所以不让带手机,因为这是服装车间,静电很多,出于安全考虑,所有人员都禁用手机。
  我笑了笑,把手机装在兜里。心想这可不仅仅是安全考虑,肯定怕泄密。
  静心告诉我,因为生产这批服装,工人这段时间连续加班,鸣翠也让有关部门充分做好工人后勤保障工作,不仅给加薪,还保障工人们晚上的夜宵。
  看来袁凯要的量大,而且时间急,工人不得不加班熬夜。
  静心说本应该把这些成本费加在我的货里,但鸣翠没让加。
  从车间出来,静心问我还有什么要求,她会尽量满足。
  我对静心说,对鸣翠公司这样敬业,而且还保质保量,很欣慰,没有什么意见了。
  刚出鸣翠公司,我就给鸣翠发短信,问她是不是感冒了,不一会儿鸣翠打来电话,说她没事,就是有点累,所以今天没去公司。
  我在电话连说抱谦的话,并说不应该劝她酒,耽误她第二天上班。
  鸣翠说不单单是酒,是因为我昨晚也太能折腾了。我听了脸腾的红了,回想昨晚与鸣翠的那点事,真有点后悔。

  刚放下鸣翠电话,吕大安电话就进来了,“大仓,告诉你啊,我又发现张彪了!”
  张彪又出现在G市了?上次我们来时也发现张彪,这才隔了多长时间,这张彪又出现了,难道他在G市的业务很多吗?
  我问吕胖子,被张彪发现没有,吕大安说没看到,在一家服装店看到的,他说那家服装店好像是张彪的。
  张彪在G市开服装店?这怎么可能呢,他作为销售人员要是有店也不应该在G市啊。真是让人莫名其妙。
  我让吕胖子再仔细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张彪的。

  回到宾馆后,我打开随身带的电脑,想看看留言。
  自从来了凯萨公司后,虽然工资待遇很好,但有时我也很纠结,到底是在公司好,还是自己做好。
  人有时就是纠结中成长的,没有哪件事你有前眼或者是后眼,既然自己决定的事,就不要后悔。
  但对那些想疏导的客户来说,有点不公平,我还是尽最大努力满足他们要求。

  这次来G市时间太长了,很多预约客户都有怨了,说我太不专业了,我只能一一解释,告诉他们现在从事的工作也是情感疏导工作,等回去后一定见他们。
  我看到苏小慧也在线上,就问她忙不忙,不一会儿苏小慧就回复我了。我说正好要给她打电话问一些事情。
  苏小慧说有事就说,我问她张彪在G市业务很多吗?苏小慧说她对张彪不太了解,只知道这个人全国各地跑业务,但他在G市具体的业务,需要去销售部查一下才知道,或者问问李艳。
  这个苏小慧今天是怎么了?我感觉她知道的事情应该很多,怎么今天居然把我支没影了。我绝对不会问销售部和李艳的。

  自从上次处理那个女工跳楼的事后,这个张彪就一直恨着我,听说这小子很阴,但这段时间还没啥事。
  吕大安问我,这个张彪总在G市晃悠,只不定哪天会碰上。
  我问吕大安调查的怎么样了,吕大安说那个店确实是张彪的,而且张彪卖的服装都不是袁凯公司生产的。
  吕大安问我下步怎么办?我说还能怎么办,张彪那可是袁凯的表弟,人家愿干什么就干什么,与咱没关系。
  但吕大安说了一句话,让我心一惊,他说张彪的货全都是从鸣翠公司拿的。

  啊!鸣翠公司?看来张彪与鸣翠也熟悉,要是那样的话,我骗人家鸣翠的事非得穿帮不可。
  但反过来一想,估计穿帮的可能性很小,鸣翠应该不会告诉张彪我来G市拿货。
  吕大安说,应该问问鸣翠,弄不好,这批新货张彪肯定要在G市卖。
  吕大安这句话提醒我了,虽然袁凯之前没说这批货怎么卖,只让把货拿到手就行,如果在G市发现这批新货样式,不仅袁凯不乐意,鸣翠肯定也不愿意。

  有时人的第三感觉很准,这是我多年以来总结的看法。
  这次张彪的出现,加之联想到以前的事,我感觉会有不祥的事要来。
  吕大安劝我不要瞎想,他说如果张彪找事,他会打扁张彪。
  我叹口气说,“这里面的事越来越复杂,而且复杂的让我透不过气来,走一步说一步吧,绝不能靠武力解决!”
  很多事情并不是以你的思维去转换的,都是遇然中的发现而已。
  静心打来电话问我,说是在街上碰到了吕胖子,而且还带着一个美女,问我吕大安是不是又回来了?
  我心想完了,胖子一出现,要穿帮了。胖子怎么这样不注意呢,居然还让静心碰到了。这也不怪吕胖子,静心可能是开车碰到的,吕胖子当然看不到。
  “哈哈,静心啊,我们吕总去Y市,顺便过来一下。”我只能这样敷衍静心,我总不能说吕胖子没走,一直在G市呢。
  静心说晚上鸣总安排我和吕胖子吃饭,我一听这话,赶紧推辞,“静心,你告诉鸣总,不要安排了,吕总没时间。”
  放下电话后,我打电话问吕胖子在哪呢,吕大安告诉我正和臧婉在步行街转呢。我告诉他被人发现了,吕大安听说被发现了,问我咋办,我告诉他继续安心转悠先不要回来。
  又过了两天,静心又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时间,她说鸣翠想在郊区一处山庄安排吃饭,我连忙说,现在不知道吕大安还在不在,还是不要安排了。
  静心有点不乐意了,“林老师啊,你总要和吕总说一下嘛,你这样做决定,可不是当副总的职责。”
  静心话里话外还点对我,***,吕胖子听我的,我主要是怕吃饭时,他与臧婉嘴不把边,穿大帮了,那可就坏菜了。
  我当时并没有回绝静心,过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她,“静心,你告诉鸣总吧,吕总今晚有个很重要应酬!”
  看来吕大安让静心发现后,鸣翠想尽尽地主之谊,安排吃次饭,必竟袁凯定这样大单,我扮演的副总可没少吃人家鸣翠的饭,而且还.......。
  日期:2017-01-1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