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卧槽!她没喝啊!
  我把鸣翠背家里,然后轻轻让她躺在沙发上,正要离开时,没想到鸣翠突然抱住我……
  我感觉她柔弱的身体,她的脸贴着我脖子,一股股热气涌来,让我那颗心怦怦直跳……
  鸣翠房间里那粉红色灯光,更增加了我的紧张感觉,我不知道走还是不走……
  我拿下鸣翠搂住的胳膊,轻轻地对她说,“鸣总,你好好休息吧!”
  但我拿下来,鸣翠又放上去。
  就在我抽身要走时,鸣翠腾得一下坐起来,使劲抱住我,那粉红色的唇向我袭来。
  我躲闪着,不能被她诱惑,否则我就完了。

  万一静心突然闯入,看到这一切怎么办,我就是有十八张嘴也说不清楚。
  必须离开这里,我正要在走时,鸣翠突然睁开眼,看着我,“雨仓,亲我一下好吗……”
  鸣翠的话像是命令,不容你拒绝。我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但那张火热的嘴唇在寻找着我。
  其实人世间男女相吻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你不得不承认那是爱的前奏。
  这时我发现鸣翠的衣服已经脱落了,让我很惊呀,她是什么时候脱的,那美丽**让我一览无余。
  我也是正常男人,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拥抱着那片干渴的土地.......
  许久我睁开眼,心想坏了,这是在哪?
  我定定神,看到睡在旁边的鸣翠,你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身体如些美妙。
  我立即穿衣服下床,鸣翠也醒了,“雨仓,干什么这样着急?”

  “我得回去了,吕总还在等我,万一静心来了不好说!”我轻轻对鸣翠说。
  鸣翠笑了起来,她说静心不在这住,让我放心好了,然后她让我先洗洗,她去准备早饭。
  鸣翠做饭时,我的心还在怦怦跳,我直骂自己怎么就这样被诱惑了,太没出息了。
  此时此刻,我内心激烈的斗争着,现在走,还是吃完饭走?

  我真怕静心突然闯进来,到时怎么和她说呢?
  虽然鸣翠刚才说静心不在这里住,但静心会不会来接鸣翠?
  正想着,鸣翠喊我吃早饭了,只见早饭很简单,几片面包,火腿、鸡蛋和牛奶。
  鸣翠让我先吃着,她去梳梳头就来。我一直不敢看鸣翠一眼,就想快点吃完抽身走人。
  我正吃着,鸣翠坐在我对面,“雨仓,我做的早饭好吃吗?”
  我连说太好吃了,心想这叫什么早饭,就是个煎蛋,其他都现成的。我不敢看鸣翠,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吃完饭后,我和鸣翠说要抓紧回宾馆,还有事情给老总汇报。
  回宾馆的路上,我在想吕胖子和臧婉肯定把我找疯了,我拿起手机本准备给吕大安打个电话,可没成想,手机没电了,气得我恨不能把手机摔了。
  刚到宾馆门口,就见一辆警车停在那里,这时吕胖子慌张的从门里跑出来,“哎呀,大仓,你可回来,你去哪了,我都报警了,我刚和丨警丨察谈完!”
  正说着,宾馆门口走出两名丨警丨察,他们看了看我,然后对吕大安说,“这就是你找的人吗?”

  吕胖子不住点点头,脸上充满喜悦心情,我知道这小子早晨肯定叫我吃早饭,发现我不在,然后就电话报警了。
  “一个大活人能丢吗!以后别随便报警!”两名丨警丨察说完就走了。
  臧婉也过来,“大仓,你这一夜没回来干啥去了?”
  “咱们房间里谈,你看多少人都在看!”我提醒吕胖子和臧婉。

  刚才因为两名丨警丨察站在这里,宾馆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回到房间后,我对吕大安说了袁凯违约提前拿货的事,因为这事,我把自己如何艰难做鸣翠与静心的工作的事,简要给吕大安说了一遍。
  吕胖子连骂袁凯太不懂规矩,还号称大老板,这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大仓,我就问你昨晚都干嘛了?!”臧婉冲我喊道。
  我看了看这个像泼妇的大姨子,真是倒了八百子霉了,怎么摊了这样个大姨子呢!

  “昨晚喝多了,犯了胃肠炎,就去看急诊了!”我只能这样说。总不能告诉臧婉,我在鸣翠家住了一夜吧。
  “哟,哟,哟,真会编,我们问宾馆总台,她们说一夜都没见你回来,刚才调取监控录相,也没见你的身影,你不会从楼上跳下去的吧?!”臧婉冷笑对我说。
  我心想坏了,穿帮了,怎么圆啊。
  关键时候还是吕胖子有眼色,“你这个娘们懂啥,你没看监控吗,人家丨警丨察说如果走楼梯就看不到了!”
  ***!吕胖子的圆的功夫虽然欠佳,但很及时。
  我连忙说,“对啊,半夜时按电梯怎么也上不来,我估计可能是房嫂用着呢,就匆匆走楼梯了!”
  “哼!林雨仓!你好自为之!我妹妹可在家给你养孩子呢!你要是瞎搞,我就让我妹阉了你!”说完就甩门而去。

  看着臧婉离去,我谢天谢地对吕胖子说,昨晚喝大了,就去洗浴中心做了个保健与足底,没成想在洗浴大厅睡着了。
  吕大安嘿嘿一笑,“哈哈,大仓,我一定给你保密,是不是一老一小两个美女陪你睡呢?”
  “去你***个大腿!你连我也不信,我要说去洗浴中心,臧婉以为我去那瞎整呢,人家那地方可是正规的!”我骂吕大安,心想这小子一定认为我与鸣翠、静心有事了。
  ***和我玩轮子,老子可是情感疏导师,就他那三脚猫两下子,还能查出我来。
  我用别的事引开吕胖子,心想不能让这两个祖宗在G市闲着没事做。
  “胖子,根据袁总的重要指示,从今天开始,你负责调查G市所有经销鸣翠服装的商场商店,并把数量与地点统计出来,然后拿给我!”我想到时调查完后,给袁总汇报也有个说法。
  吕大安惊呀的问我,“大仓,我这个董事长可以露面了?”
  我哈哈大笑,对吕大安说放心去吧,没人认识他,到时可以带着臧婉逛逛街。
  吕大安高兴的走了。
  ***!总算把这事圆过去了,胖子和臧婉两个祖宗在我面前一天,我就闹心一天,交给他们点活,也让他们别总在我眼前晃悠。
  昨晚酒也喝的不少,稀里糊涂耕了地,也没啥感觉,我躺在床上想睡会儿。
  刚刚进入梦乡,手机就响了,拿过来一看原来是静心打来的电话,我想她不会知道昨晚在鸣翠家一夜没出来吧?
  静心给我电话说,让我来公司看看部分衣服的样式和标准是否符合我的要求。
  本来不想去鸣翠公司了,主要不愿再见到鸣翠,见了有点不好意思,我想还是离她远点好些。
  但静心所说的服装样品的事,虽然我不懂,但还得去。至少得做做样子,到时可以把服装的样式发给袁凯。
  到了鸣翠公司后,静心已在公司门口等我,“林老师,我带你到车间看看吧!”
  我问静心鸣翠去哪了,静心笑着看看我,“鸣总说昨晚和你喝酒很晚了,身体不太舒服,今天不来公司了!”
  难道鸣翠昨晚真喝多了?但从昨晚的事情来看,我感觉鸣翠是装醉,不可能真醉,但她说身体不舒服,我一会打电话问候她,看看到底啥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