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静心说这事她决定不了,需要请示鸣翠再定。因为我订货量大,一个月时间根本加工不完。
  静心让我等着,她去找鸣翠商量了。
  我暗骂袁凯,真不是个东西,说变卦就变卦,我当初还想呢,可别出差错,这小子明明没安好心。
  我心里突然后怕起来,袁凯会不会想以此把这件事弄成违约,然后把违约的责任的扣在我头上呢?

  细细想来,袁凯应该很信任我,他也在商场里这么多年,生意的基本规则比我懂,怎么说变就变呢,他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难道就是公司的效益吗?
  如果违约了,别说效益,连定金都拿不回来了。
  不一会儿,静心就来叫我,“林老师,鸣总让你过去商量这件事。”
  我一听商量二字,看来事情有点眉目,连忙跟着静心去了鸣翠办公室。
  我跟着静心来到鸣翠办公室,一进门鸣翠就笑着对我说,“林总,我想你是不是从事服装工作不长时间?”
  我一听这话,心想完蛋了,袁凯左一出,右一出弄的这事,让鸣翠看出破绽了。
  我只有实话实说了,再说以前自己确实是从事情感疏导工作,虽说到了袁凯公司从事的也是这一行业,但这次让袁凯赶鸭子上轿,外行人从事内行人的活。
  “鸣总,说心里话,我从事服装生意不久,也不太懂规矩,还请你见谅!”我笑着对鸣翠说。
  鸣翠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她爽朗的样子,我怎么也无法与昨天抱她时那种柔弱身体吻合起来。

  “雨仓,也就是你,要是换作别人,我就直接解除合同,因为你们违约在先!不过你们老总说一个月,我也不难为你了,一个月就一个月,我也不加价,保证按时供货!”鸣翠说完就让静心去落实这件事。
  我一个劲的感谢鸣翠,真是把世间最好听的话都对鸣翠说了。
  鸣翠说,再难也不难为我,因为我也是给人打工的。
  但刚才鸣翠叫我雨仓,我感觉特别亲切,她怎么一下子改了称呼?
  我心里默默祈祷着,可别再出乱子了。如果袁凯再改变变主意,那我可就真惨了。

  我想着,静心走过来在鸣翠耳边说了几句,鸣翠不住的点点头。然后鸣翠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雨仓,别有压力,把心放肚子里,晚上给你压压惊!”
  我不知道静心在鸣翠耳边说的什么,但刚才鸣翠说的那话真让我感动,一切都为我着想。
  “哈哈,鸣总,你给我解决这样大困难,今晚我请你!”我笑着对鸣翠说。
  鸣翠说那就还去前几天那个优雅的小店去吃。
  从鸣翠办公室出来,我就返回宾馆准备宴请鸣翠的事。
  静心给我电话说,要我好好谢谢鸣翠。静心说跟鸣翠很长时间,还没碰到我这种违约情况,如果换作别人早就把这事当成违约了。
  静心还告诉我,做这些服装需要工人加班加点干,而且又不能重新招入工人,也不能让别的工厂代加工,这涉及款式泄密的事。
  哎,这事真是难为鸣翠了。我打算今晚好好请鸣翠吃一顿饭。

  晚上我告诉吕大安带臧婉随便吃吧,我今晚请鸣翠。
  吕大安偷偷对我说:“操!晚上别**!”
  “去你***腿!快去陪我大姨姐吧!”我说完后就往饭店走。
  到了那家饭店,鸣翠早已坐在上次那个位置等我。
  “呵呵,你这请客的来晚了,得罚三杯!”鸣翠笑着把红酒给我倒上。
  我也笑着对鸣翠说,“鸣总,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好的老板。”说完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别忽悠我了,我理解你的难处!”鸣翠很优雅的把酒给我倒上。
  我正准备再喝时,被鸣翠按住了,“傻小子,开玩笑的,喝一杯就行,这红酒醉人挺厉害的!”鸣翠笑着与我碰了一下。

  我对鸣翠说,对于公司违约的事向她表示道谦。
  说心里话,鸣翠很爽快的答应,令我感动。
  鸣翠微笑着盯着我,把我一下都看毛了,傻子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我长得像她的初恋,所以她才这样一步步让着我。
  “人啊,有时就是感觉,这感觉源于缘份,但更重要的是这种感觉令人很美好,你没感觉到吗?”鸣翠笑着对我说。
  感觉?她对我有啥感觉?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我对鸣翠感觉也很好,在我内心深处,我想这根本不现实,一来她比我大,是我老总袁凯生母,二来我和她地位悬殊,根本就不可能发什么风花雪月的事。
  但 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我看到鸣翠的脸已经红了,没想到红酒醉人来的慢,但意味悠长。
  我和鸣翠随后又喝了不少啤酒,一晚上她一直用那些哲理性的语言对我说,我心想她会不会喝醉了,在这说酒话呢?
  当鸣翠谈到她的初恋时,我问鸣翠结婚后一直没见到初恋吗?

  鸣翠突然停止了笑声,端起酒杯就想干了,我赶紧把酒杯拿过来,“鸣总,今晚就喝这些吧!”说完把酒杯从她手里夺下。
  我看出鸣翠刚才表情有所变化,我想刚才那句问话,一定问到她心里去了。
  “不行,我还要喝!”鸣翠说完拿过酒瓶就开始倒。
  鸣翠真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再这样喝下去,不知道要喝到几点。
  “鸣总,我让静心来接你吧!”我刚要给静心打电话。
  鸣翠去说,“不让她来,我们还没喝完呢!”
  看着满桌子酒瓶,我也感觉醉了,但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如果再喝下去可要乱性啊。
  “你给我唱首《你到底爱我有多深》!”鸣翠突然笑着让我给她喝歌。
  我看到饭店不远处还在吃饭的人眼光都齐刷刷地看向我们。
  鸣翠催我唱,我当时二话没说就轻声给她唱了起来,鸣翠闭上眼听着我的歌曲,唱完后饭店在坐的人都鼓起掌来。
  我向其他人挥挥手,这可是借个酒劲唱的,要是换作平常,还真没有这样唱过。

  这时静心给我打电话来,“林老师,你和鸣总还没喝完吗?”
  “静主任,我........我......们马上喝完!”真的醉了,话都连不起来了。
  静心在电话说,她马上来接我们。
  我刚放下电话后,就看到鸣翠拿着电话在拨号,拨通后才知道原来她也给静心打电话,鸣翠告诉静心不用来接她了。
  鸣翠放下电话后,我看她那眼神不知道是醉眼朦胧,还是含情脉脉,总之那是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神。

  我们从饭店出来后,我正想怎么把鸣翠扶回家,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我连忙招呼出租车停下,然后把鸣翠扶到车上。
  上车后,出租车司机对我说去哪?没等我说,鸣翠就告诉司机她家的址。这女人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
  出租车师父一个劲的劝我看好鸣翠,别吐到他车上。
  我问鸣翠难受吗?但鸣翠已然靠到我肩膀上像是睡着了。
  出租车一会儿就到鸣翠家了,我趴在鸣翠耳边叫道:“鸣总,你没事吧?”
  我看鸣翠根本没有醒的意思, 就背起她就往家里走。
  到别墅门口时,我正要问鸣翠钥匙在哪里时,鸣翠从包里掏出钥匙递给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