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高傲又不允许她立马低头说,薄夜渊那你留下来!
  眼见着薄夜渊站起来,她的眼眸里升起铺天盖地的失落,转而嘲笑她自己。她是北堂枫的未婚妻,北堂枫为了救她差点死了,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昏迷,她和薄夜渊既然没有未来,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薄夜渊拿起桌的碗道:“我去洗碗。”

  黎七羽那揪扯疼痛的心猛然松开,盯着她的背影,她突然笑了。
  他要留下来,他会留多久?多几分钟少几分钟他都是要走的!
  黎七羽很快找到了事情——工作。
  她研究起那份资料,看到一半想要调查单氏更全面的信息,她挪着到了办公桌前。努力让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的事情,不要去想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门叩响了,雷克带着保镖进来,提着大袋小袋无数的东西。
  黎七羽瞟了雷克一眼不待见,倒是他们提的东西多得吓人,雷克手里还有个行李箱?
  这些保镖开始整理购置的东西,洗碗液、牙刷牙膏等琐碎的物品,在房间四处走来走去地放好。然后薄夜渊出来了,接过行李箱走进她那间不太大的休息室。原本这总裁室为她设置了卧室和书房,她加班累了可以留在公司。不过当初不管多晚,北堂枫都会来亲自接她回去,不同意她在公司留宿。
  黎七羽诧异了起来,看样子薄夜渊在收拾他的衣服之类,他要搬过来住?
  为了让她爱他,他打算长期抗战了?这是她以前报复他的“代价”么?
  黎七羽却一点都不难过,相反心还暖暖的。
  她一定是疯了,想到薄夜渊要留在她身边,以后每天都能看到,她开始愉悦。这枯燥死水一般的生活,像才有了期待的光。原来活着并不是只有痛,还有微酸的甜。
  “在想什么这么专心?”男性的气息突然从身后过来,薄夜渊一只手越过她的椅背撑在办公桌,他俯身贴过来,唇靠着她的耳边说话,热气流喷着她的耳垂。

  在黎七羽的面前,多了一对情侣马克杯。
  这马克杯造型是他们的侧脸,古希腊画风的那种,她泡沫般蓬松的黑长发,妖冶的眉眼,红红的唇瓣微撅,美魇又有一丝灵动的顽皮。薄夜渊的马克杯则跟他的侧脸曲线如出一辙的英俊,王子般倨傲。两只马克杯放在一起,嘴对嘴KISS,亲密无间的一对。
  薄夜渊挑起英气的唇,这是那一年里他手工做给她的礼物之一,花了半个月时间,做坏了几百个,一点点瑕疵的不满意他都不要,力求送她最完美的。
  他的女人——要么不要,要只能收最好的!
  马克杯里已经泡了牛奶,热气腾腾的。
  薄夜渊从身后圈抱着她说:“从今天起我住这里。”
  是宣布,而不是商议。

  黎七羽嘴唇动了下,她要说什么呢?说好的那她态度变得太快了,说让他滚又怕他真的滚了她舍不得。
  “休想赶我走,我赖着不走,谁也赶不走我。”他低声地说。那些尊重都见鬼去吧,从他学会尊重那刻起,他离她越来越远了。
  黎七羽嘴唇抿了抿,那一个浅浅的笑意压下去,不让它漾开被他发现。
  马克杯用英分别开着话,男杯:花开成海,思念成灾。女杯:你再不来,我怎敢老。
  黎七羽端起女杯,假装看不见,手掌心被捂得暖暖的,喝一口牛奶更是暖到心里。

  薄夜渊见她既然没有反对,整颗心都要炸裂开地开心!
  “黎七羽!”
  “……”黎七羽吓了一跳,“有事?”
  薄夜渊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变得这么温驯,他喜欢!低声说:“你拿错杯子了。”
  黎七羽诧异,女杯不是他的吗?大手已经将杯子拿走,刚刚黎七羽用嘴喝过的杯口被他含住,慢慢地舔了一下,目光却是深凝盯着她的,嗓音蓦然沙哑道:“你得留着我的杯子,天天看着我。”
  黎七羽眼神晃了晃,盯着男杯的侧脸,这份礼物她喜欢。
  还好是没有以前送给她,她会毫不怜惜地摔得粉碎的……原来她早可以幸福,是她没有珍惜过。
  保镖忙里忙外的收拾好了,这总裁室被布置得瞬间有家的温馨感。
  薄夜渊端着奶杯还在那吩咐,窗帘要换、沙发要换、桌子要换、地毯要换……
  原本工作区域用的都是黑冷色调的,黎七羽想让她显得高冷女王范。要照薄夜渊的要求,整个空间都要大改造。
  黎七羽两眼盯着电脑,装作认真工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任由他折腾。

  一会儿后保镖都走了,薄夜渊好像进了卫浴间……
  她偷偷打量起来,沙发多了一对情侣抱枕,是她和薄夜渊的Q版,两个抱枕还有小手,可以牵在一起也能放开。
  玄关处放着情侣拖鞋,衣架挂着情侣外套,桌摆着他们的情侣相框……触目之及,到处都是情侣款用品。
  连书柜里多了一堆书籍,密密扎扎全都是相册!
  黎七羽目光贪恋地看着,好多新的小玩意,薄夜渊说过那一年里为她准备了好多的礼物……他都放出来了吗?
  黎七羽忍不住地想每一样都拿起来,仔细地看……
  在她的办公桌前,摆放着一排的摇头娃娃。当初她送他的绿豆芽娃娃他还留着吗?
  他做了同系列娃娃,薄帝娃娃光头顶着粉豆芽,七羽娃娃头顶着粉爱心。

  黎七羽忍不住摸了一下“七羽”,它立即摇起头来喊着:“不气不气我不气,为了贱人发脾气,别人生气我不气,不气不气不气……薄夜渊,再惹我玻璃渣跪一排!”
  稚嫩的卡通音,最后一句倒是模仿了她的语气,活灵活现的。
  黎七羽又伸手戳了戳“薄帝”,它们都是感应控制的,大脑袋立即憋得通红,跟着摇动光头喊:“错了错了我错了,我作作作做错了,老婆大人我错了,都是我错我错了……老婆,我说了所有的谎你全都信,简单的我爱你,你却老不信。”
  还挺押韵。
  黎七羽眼光微湿,薄夜渊曾经真的爱过她?是她亲手把那份爱埋葬了么。
  想起以前薄夜渊是真的对她好过,什么都包容她,她要走他都放手让她走了。如果对她没有感情,何必一整年都在暗处观察着她的举动,何必为她准备这些礼物。
  “喜欢?”低沉的嗓音蓦然响起。
  黎七羽一惊,手指缩了回去。
  “都是我亲手做的。”薄夜渊站在她身后,眼眸紧紧盯着她,!
  黎七羽想到刚刚她对着两个摇头娃娃傻笑觉得超窘迫,像一个人在尬舞。
  “嗯,幼稚。”她低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这口是心非的别扭个性,一时改不过来啊。

  “为你,我愿意做遍全天下最幼稚的事!”薄夜渊弯下腰握住她的脚,她低下头,发现脚边放着那双淡紫色的情侣拖鞋,另一双深紫色同款的已穿在薄夜渊的大脚。
  他帮她换下鞋,套软软的拖鞋:“既然腿脚不好,以后别穿高跟了。”
  他起来抱她放在怀里,亲吻她的耳朵。
  黎七羽心脏暖暖地涌动,别开脸:“你抱着我干嘛,我要工作。”
  “你工作你的,我抱我的,不冲突。”他下巴贴在她的肩窝,赖皮。
  黎七羽发现他脸皮厚了,赶不走了,可她喜欢他这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