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的眼睛模糊,鼻子酸酸的,薄夜渊还在用她的照片做屏保,手机也用的老款的那支没有换。
  他曾经送给她一支情侣款,她还没用几天掉了。
  黎七羽的手鬼使神差地划过密码盘,他低醇的嗓音仿佛在耳边:【我手机的密码,771314,里面的密码随你参观。】
  他曾把手机扔给她,不屑一眼又丢了回去。
  薄夜渊真有藏着秘密,不会大方给她让她知道了……

  【黎七羽,你对我不能一点点心?我那么努力想要了解,也希望你能多了解我一点。你只会拒绝我,不近人情。】
  了解他吗……她的确从未试过。
  从她解离症重生以来,是带着对他强烈的恨意,和不堪的过去接触他的。
  【黎七羽,这辈子是忘不掉你了。

  黎七羽,像荆棘把我缠绕,宁愿永不挣脱,甘之如蚀。
  黎七羽,简单几个字,我在用余生诠写。
  黎七羽,待我面老枯黄,我依在原地爱你。
  黎七羽,你是我命最后的点睛之笔。】
  黎七羽擦着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薄夜渊的情话都在这时全浮在她的脑海里,温暖着她的耳朵。
  她以前听不见的话,现在像失忆症被治好了,都来一遍。
  【黎七羽,刹那更短,时光更长
  刹那更短是念你的名字只需要不到两秒钟,时光更长是你刻在我的心里,不曾磨灭。】
  她以前觉得浮夸虚伪的情话,现在莫名地觉得感动难过——
  按下密码键后,竟迹地进入了手机界面,他的密码没有换!
  薄夜渊是你吗,昨晚是你,一直都是你。你在我身边没有走,你恨我,但心里也还有我?
  黎七羽绝望地想着,否则为什么要用她的照片做屏保,不是叶之璐不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要用老密码锁定手机。
  黎七羽颤抖抿着唇,老天还可以再给她一次从来的机会吗?
  她在手机里翻着,想起他说过——
  【这一年里我都在你身边远远看着你,看着你和北堂枫有多幸福!黎七羽,我拍了很多你的照片,也准备了很多想要送你的礼物,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想你,我好想你……】
  黎七羽喉头哽咽,一颗心仿佛被他的大手捧着,热烘烘的。
  她颤抖着手指滑进手机相册。
  一段新视频豁然入眼,显示的拍摄时间是昨晚,浮在最面。
  黎七羽看到视频截面,是昨晚她的脸——
  果然是他!她的心脏竟热血沸腾地激动,点开……
  看到视频里的男主角是薄夜渊,黎七羽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开心得哭了。
  以前他碰她,她总是矫情抗拒,因为忘不掉过去的重伤!
  可他每次碰过她,她都没有这样绝望过。她口里骂着他恶心,昨晚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恶心”,原来她从来都没有恶心过他的。
  黎七羽泪眼模糊,看着看着笑了,劫后重生……
  太好了,是薄夜渊。她还是干净的,她活着的灵魂已经枷锁太沉,重得她腰都直不起来,现在减轻了一半。想到她马可以依靠他,她更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
  北堂枫现在昏迷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不会用孩子威胁她。
  她只要告诉薄夜渊——孩子是他们的。叶之璐的孩子是薄野薰的!
  她天真地想着,边哭边笑,一切都还来得及。让薄夜渊想办法去救孩子!
  她手背擦了擦泪,可是越往后看视频,她越觉得心凉……
  薄夜渊对她每句话充满侮.辱.性的凶狠,看着她被药效折磨备受煎熬,他眼里没有丝毫怜惜,只会更重地摧残她。
  黎七羽一开始还可以为他找借口,心想是他被伤的重了,所以才说重话,故意冷漠对她。
  可当她看到她被摔在地,她的骨头折了,他也冷漠地让她爬过去。
  她像一条狗从地爬到他面前,他让她自己主动爬到她身去要,他还说……

  【黎七羽,你不过是一条狗。我让你爬你爬,让你滚滚。以前都是我取悦你讨好你,以后轮不到你不要我,只有我踹你的份……】
  诸如此类残酷无情的话很多,每一句都戳她心口。
  呵,原来昨晚他看到她那么悲惨了,知道她腿骨折了,他扮演大叔让她跳舞的时候,她也说过她的腿骨不好,容易折断,他分明知道看到她折断了无动于衷,等她醒来才装作关心她。
  黎七羽的心一点点地凉透,那种刚刚被他小心呵护温暖的心,被他按进寒冰里。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薄夜渊永远都不知道,他对她说的所有侮辱性的话,对她每次都是灭顶的痛。在她小心翼翼朝他走去想要拥抱他、爱他的时候,被他语言的利剑刺回来。
  视频里薄夜渊残酷无情的每一个动态,都让她回忆起以前的伤害。
  想到最后他说心死了,不要她了,拿她去交换叶之璐。
  她如果真的关心他,会连她发生那么大的爆炸、重伤住院这样的事都不知道?他不是说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吗?

  她想起捡到他的那块怀表——是叶之璐孩子的照片。
  黎七羽的泪决堤,所有的伤口都血淋淋地再被伤一遍……
  她想不通薄夜渊对她的反复无常是为什么,要把她捧天堂再摔下来一次?
  她当然想不到,那时候薄夜渊躺在床重病,生活不能自理。怎么会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那怀表是薄夜渊小时候的照片,内嵌的替换不了,长得当然像他自己!
  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薄夜渊毕竟不是个常常干活的,在薄家他学做菜也有一堆佣人打下手,把配菜做好。
  他背影忙碌着,不小心撞摔了盘子……
  黎七羽靠在门口,看着他英气的侧脸,名牌衬衣卷起衣袖,草莓围裙戴在他身很显违和。
  他在锅里下着饺子,没有其它食材,他怕她饿太久了等不及。
  忽然他感应到她的存在一般,转过脸看到她,那浓眉皱了起来:“你的腿受伤了,还下地乱跑。”
  黎七羽晃神站在那里,这样好……哪怕一切都是虚妄的假象,他给予她温柔只是为了以后更重地伤她……她也很想沉溺一段幸福的时光,像是做了一小片刻梦。她太孤独,太痛,贪恋他一点点的温暖。
  薄夜渊,我累了,累的都没勇气拒绝你的作秀。
  薄夜渊将火关小了,几个大步走到她面前,单手扶着她的肩头,拦腰一抱她轻松入怀。

  黎七羽的脸靠在他胸膛,刚刚狠哭过的眼睛又涩又痛。
  薄夜渊身形微僵,看着小兔子温驯的她,这只野猫也有温驯的时候了……
  他抱她到沙发区放下,捏起她的下巴看她眼睛红红的是又哭过了。从什么时候起,那个高傲的女人总是掉泪。
  他才发现她与之以前好像变了,变得更沉默,不再锋芒毕露地刺人。
  她的眼神里那仇恨的火焰也消失了,静得像一滩温水。
  空气微暖,两人静默地看着彼此,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认真地互相凝视过。然而,悲恸酸楚的感觉却不曾离去。
  薄夜渊僵硬地噙动薄唇,在她的额际亲吻了两下:“你哭过了?为什么?”

  他哪里又惹她不开心……他每个动作都谨小慎微,怕再做错。
  “黎七羽,昨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