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7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这几句话让广治已经熄灭的希望又重新点了起来,当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对着老家伙说道:“还真的有留下来的丹方吗?那改良的丹方应该留在方士宗门了吧?为什么这么多年,方士一门却没有多出来一位新的白发方士?”
  “那是广仁自己都不知道徐福还留下过这么一张丹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广治说道:“当初老人家我拜在徐福门下的最后几年,那个时候徐福已经不是整天都待在方士宗门里了。除了初一、十五要对着门下弟子讲道,和参加平时宗门的法会之外,都是居住在他的私人别院里的。那里除了几位广子辈的几个人之外,在没有人知道这座别院的。如果有什么突发事情。老家伙运用五行遁法回到宗门也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冲着正在等下文的广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又想起来一件事,徐福把老人家我赶出了方士一门之后,那个时候听我老人家留在宗门的弟子说。有一段时间初一十五的讲道法会都是由广仁代劳的。徐福一直待在他的别院里,两三年都没有在宗门里面露过面了。但是宗门里面用来炼制丹药的天材地宝却经常被广仁提走,为了这个。广孝还撺掇另外广义、广悌一起亲自去找广仁理论。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不了了之了,现在看起来,就是广仁把徐福搬出来。那些天材地宝原本就是他替徐福提走的……”

  归不归说到徐福的私人别院这个时候。广治终于听到了重点。他低头想了半晌之后,抬头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说有这个改良的丹方,就算不会在方士宗门,徐福应该也会收藏在这座别院里。归不归老兄,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归不归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广治的话。这个时候,饵岛大方师的首徒重新看到了希望,马上开始向面前这个老家伙打听徐福别院的地址。
  “别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再等两天也来得及。”归不归笑嘻嘻的对着广治说道:“被你这么一提醒,老人家我也想去看看徐福的别院了。当年我老人家还在那里住过几年,虽然物是人非了。不过好歹看看,怎么说老人家我也是叫过他两年师尊的……”
  归不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眯缝了起来。吴勉看在眼里。心里冷笑了一声。老家伙每当做出来这个表情的时候,心里面就不知道再打谁的主意了。现在他已经是长生不老的体制,就算再有什么改良的丹方也不至于这么上心。现在看起来那座别院里面还不一定有什么,不过这个和吴勉没有关系,白发男人就当作没有看到,闭上了眼睛假寐了起来。
  回来这几天之后。广治几乎天天都催归不归到别院看看。老家伙每次都是嘿嘿一笑,找了别的话题岔开。等到广治离开之后,看不过眼的百无求瞪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就去看一眼怎么了?你看看把广治急的,天天在老子面前转悠。太熟了老子还不好意思冲着他骂街,你就带着他去一趟那个什么别院的。不管找没找到那个药方,老子都落得个清静。”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过来劝说。只不过这个小家伙不怎么关心丹方:“老不死的,你就带着我们一起走一趟。丹方能不能找到无所谓。听说徐福会酿蜜酒。老不死的,你实话实说,你酿果酒的手艺就是跟着徐福学的吧?他的别院一定还有存酒。两百多年的蜜酒。想起来我们人参就直打哆嗦。”
  “徐福酿造的蜜酒?”归不归有些惊讶的看了这个小家伙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等一下,谁告诉你这个的?这里喝过徐福蜜酒的除了老人家我。就只有……”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想着吴勉看了一眼。就见这个白发男人用眼白看了看他,随后没事人一样的将头转到了一边。就当作没有看到老家伙一样。

  “就是吴勉说的。他说喝过徐福的蜜酒,这一辈子都忘不掉。”提起来这个,小任叁便开始兴奋起来。他咽了口口水之后,继续说道:“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蜜酒!老不死的,我们人参要是没喝过的话,这辈子就白活了!”
  “老人家我不会让你白活的。”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你先等老人家我缓口气,就这几天一定不让你白活……”
  回来之后,归不归便开始重新给这座洞府布置阵法。之前有广治在这里看守,老家伙也还算放心。不过他们几个要一起去徐福别院的话,这里没有人看守,便只能靠阵法看家了。
  一连忙活了大半个月之后。归不归才把洞府的阵法重新布置完毕。在广治的已在催促之下,老家伙在阵法布置完毕的第三天,带着这几个人向着徐福的别院进发。
  本来吴勉对徐福的别院不感兴趣。他和归不归提出来要留在洞府看家。不过这个白发男人身系解开老家伙身上封印的法门,归不归可不干将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如果这个时候吴勉有什么意外,归不归身上的封印可能就要永远被跟着他了。
  几个人一顿劝说吴勉都死活不松口。最后老家伙将他拉到了角落里,说了最后一句话之后,才让这个白发男人改了主意。当下虽然没有明说会跟着归不归一起前往徐福的别院。不过也不在提继续留在洞府看家了。
  百无求对吴勉的变化有些差异,当下,这个二愣子趁着吴勉走开的时候凑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身边,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你和小爷叔说什么了。就他那个冰块一样的脾气,也能被你说动?说说。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本来归不归不打算搭理这个便宜儿子,不过架不住它一直在耳边磨。当下千叮万嘱之后,才对着百无求说道:“老人家我对他说。你就不想看看小任叁喝了能让它记住一辈子蜜酒之后的样子吗?”
  “就这一句话?什么意思?”归不归瞪大了眼睛,还是不明白自己‘亲生父亲’话里的意思。老家伙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到了别院你就知道了。别看你小爷叔面冷,肚子里面可是有一颗好事的心……”
  和以往的行程一样,从洞府里面出来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还是先去附近郡县的集市里面买了一架马车。随后百无求驾车,他们这几个人顺着官道一路向着豫州的方向形势。
  第六天下午,他们这架马车终于行驶到了豫州辖下鲁国境内的觅县城中。找了一处客栈住下之后。归不归向客栈老板打听觅县城外一座叫做凤元山上,这些年有没有方士来过的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