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8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打完了没完事,这两个人不服气,爬起来接着干,可能我下手太轻了,也可能彭梦琳太诱人,让这两个人誓死不放弃。
  巴掌不行就拳头,两拳又把两个人干趴下了。
  又是不到两秒钟。
  我能这么快的击倒他们,有两个原因,第一,我练习过,还是比较专业的,第二,他们喝酒了,神智有些不清不楚,我反应比他们要快。
  两个人爬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我,然后拉扯着走了。
  怪了,没撂狠话,我还以为他们会说你他妈的给我等着呢。
  估计是去找人了,会咬人的狗不叫唤,这两个人没叫唤,应该有所依仗,我倒是不怕他们找人,这酒吧是火哥的,应该很安全。
  我坐了下来,看向彭梦琳,彭梦琳拿起酒,先喝了一口,然后也不看我,有些慵懒的说:“原来是你啊!董宁。”

  我说:“你还好吗?”
  彭梦琳不咸不淡的说:“我有什么好不好的,不必劳烦你费心。”
  哎呦,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我说:“你喝的差不多了吧,要不先走吧,喝多了酒,被风一吹,容易着凉,况且你一个人在外边也不安全。”
  彭梦琳冷笑一声,说:“董宁,咱俩什么关系啊!你用不着管我,我死了也跟你没关系。”
  我说:“大家同学一场,我能多少就帮多少。”
  彭梦琳猛的吧手中的啤酒重重砸在桌子上,没碎,不过酒喷出来一些,彭梦琳有点歇斯底里,“董宁,你别在我面前惺惺作态行不行,我还记得你之前是怎么拒绝我的,你说的那些话很难听,你不会以为我都忘记了吧,告诉你,我没忘,我记得很清楚,你不就是嫌弃我脏吗?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关珊能比我干净到哪里,我不想看见你,你滚!”
  真是的,又扯到了关珊,不过关珊不会落到这种田地,差点让人非礼。
  彭梦琳很蠢,如果想要喝醉,直接在家里面喝就好了,现在什么酒买不到,多喝点总会醉的。
  非要来酒吧,一个女人来不就是被搞的,刚才还那么抗拒,何必呢,我真是多余,出来就她,还被一顿骂。
  可是,彭梦琳真的有苦楚的,我能看出来,她脸上写着的是不如意,不是欲求不满。

  之前从陆明浩那里拿了五十万,应该知足啊!应该解决家里的危机了,为什么还这个样子。
  算了,我管这个闲事干什么。
  我想要走。话不投机半句多。
  彭梦琳的心里话出现。
  “这样活着真没什么意思!”
  又是一个想死的,我就不明白了,好端端活着为什么求死呢。
  关珊想活还活不成呢,这都什么毛病。

  我没走,坐在彭梦琳旁边,彭梦琳看着我,她刚刚那一段话。发泄了不少怨气,可是很无力,我没有反应,她得不到回应,就好比上床,要男女共同使劲儿才能琴瑟相和,光一个人卖力那有什么意思。没有反馈,只有体液交换,跟与尸体做一样。
  彭梦琳对我吼,“你滚!你滚啊!”
  我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说实话,我真不愿意管你的破事,只是不想看你死在这里。”
  彭梦琳说:“死什么死,你少吓唬我。”
  我说:“刚才那两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如果我不过来,你就被拉走了,想想你会有什么后果,被**是肯定的了,当然假定前提是你不想跟那两个人上床。”
  彭梦琳的脸涨得红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她大声的说:“我当然不想跟他们上床了。”
  我知道我刺到了彭梦琳的痛处,她跟陆景辉陆明浩父子的事恶心到了她自己,尤其是被人发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所以她才一个人来酒吧买醉。
  我说:“所以,你被那个是一定的了,如果过程之中你反抗的很激烈,那两个人会不会打你,我觉得会,他们看起来就不是东西,是畜生,如果,动作大一些,你是不是会死?我觉得也有这个可能,想想,你才三十不到,正是年轻的时候,这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变成冰冷的尸体,甚至于不知道被扔在什么地方,慢慢的腐烂,现在是冬天还好,尸体在外边保存的时间多一些,要是夏天的话,很快就长蛆了,你别不相信,现在漂亮女人被害的新闻不少。你有可能就是那一个,想一想,如果你走了,你的家人该多担心。”

  可能被我吓到了,彭梦琳哇喔一声,她赶紧捂住了嘴,我拿起垃圾桶。彭梦琳放开了手,吐在了里面。
  好大的酒味。
  好半天,彭梦琳才缓过来,她擦干净手,擦干净嘴巴,说:“董宁,你变态!你真变态!”
  我笑了笑,酒吐出来好,吐出来就清醒了。
  彭梦琳又抽了好几张纸,擦拭衣服,刚刚吐得太快,有一些滴在了衣服上,女人仪态重要,在昏暗灯光中。我看着彭梦琳擦拭。
  忽有所觉,我回头看去,秦凯在远处幽怨的看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彭梦琳,处男的心思真难猜,喜欢什么女人不好,偏偏喜欢看了全套小视频的女人,该死的性冲动。
  彭梦琳抬起头,她嘴唇本是烈焰红唇,可惜擦掉了,“为什么管我?”
  我耸耸肩,轻笑一声,说:“这个问题很难猜吗?我们是同学。”
  彭梦琳带着审视的看着我,摇摇头。说:“不对,你对待我的态度和上次不同。”
  感觉很敏锐啊!

  确实不同了。
  之前同学会,彭梦琳对我放电,想要发生点什么,一来除她心魔,关珊的东西,她要抢过来。再狠狠的踩在脚下,证明自己段位高,二她察觉我异于常人,想要抓住一条大鱼,那个时候,她工于心机。
  后来与陆景辉陆明浩父子闹出来的荒唐事,又让我对她有些愧疚,她是拜金女,她是心机婊,可被如此对待,有些过,加之景文卿打算控制她,把她变成自己的玩物,供大人物淫乐,我有觉得她有些可怜。
  这便是态度转变的原因。
  世上之人,都有对错,人无完人,我也有卑劣之处,维持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过分,总要给点机会,如表姐夫那样在作死道路上奔驰不息的人真不多。
  我笑笑,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彭梦琳不知不觉撒起了娇,说:“自然是要听真话了。”
  我说:“同学会的时候你就是个散发骚气的**,你自以为自己很纯,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清楚,今天,你虽然喝着酒。骂着人,但还算真实,没藏着掖着,这就是我帮你的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