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8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诗音见我目不转睛看着她,挥了挥手道:“喂,看啥呢,你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我急忙收回眼神,对其豪迈的性格有些难以接受。就好像赵玲娜一样,啥时候都是风风火火,火急火燎,不过这类人有个共同点,性格直爽,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藏着掖着,让人费尽心思猜心思。
  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那种既有现代感又比较传统的女人,太开放了怕我驾驭不了,太保守了我嫌活得累,中庸最好。以前的于影就是太开放了,我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融入不进她的圈子,她每天夜店酒吧KTV,而我却不太喜欢那里的环境。
  奇怪的是,乔菲说她在这边没有亲人朋友,怎么突然冒出个方诗音来?不过只有乔菲知道我滑到,委托她来帮助我,想想挺感动的。
  在方诗音的坚持下和杜磊的配合下,我乖乖地住进了医院。一个个头小巧的护士按摩了一通,好了许多。
  杜磊坐在库前不停地打哈欠,看着我都瞌睡。道:“你先回去睡觉吧,但别睡死,随时等我电话,方案还需要修改。”
  “啊?”杜磊一下子睡意全无,跳起来道:“老大,都啥时候了还要修改,你疯了吧?”
  “废什么话,等电话就行了,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修改。”
  杜磊无奈地道:“好吧,那你明天的竞标会还参加吗?”
  “参加啊,当然参加了,就是担架抬也要抬过去。”
  “够猛,小弟我佩服至极,先回去了,这一天,累死个人。”说着,嘀嘀咕咕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与方诗音打招呼。男人爱美女,无法改变的事实。
  杜磊走后,方诗音坐在对面的目不转睛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笑容,道:“你是在质疑我的身份,对吗?”
  “那倒不是,只是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你的年龄。”

  方诗音眉毛轻佻,捋了捋头发道:“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
  我淡然一笑道:“好吧,就当我没说。”
  她打扮时髦时尚,也很会化妆,但依然掩饰不了她的年龄,眼角的鱼尾纹就是最好的佐证。们这行的,敏锐的洞察力是最起码的职业素养,通过某个细节窥一斑而知全豹,才是知己知彼的制胜法宝。
  女人最容易暴露年龄的敏感部位就是眼睛。眼袋松弛,鱼尾纹增多,甚至瞳孔的大小和眼色深浅都是判断的标准。眼前的方诗音年龄应该在35岁上下,和刘彤差不多。而乔菲才26岁,是什么样的好姐妹呢?
  正胡思乱想着,她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我,起身去外面接电话了。过了好大一会儿进来道:“你是乔菲的男朋友?”
  “为什么这么问?”
  “呃……我猜测的。”

  “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
  方诗音一楞,咯咯地笑了起来,道:“你倒是一点都不吃亏啊。”
  我笑着道:“你和她既然是好朋友,应该无话不谈吧,她没说我是她什么人?”
  方诗音摇摇头道:“没有,她的私事从来不告诉我,我也不干涉。”
  “那算哪门子好姐妹?”
  “这你就不懂了吧,朋友之间可以无话不谈,但保留属于自己的隐私是最起码的。国人喜欢拿自己的私事与他人分享,但在日本不会,至少我们不会。”
  “哦,那你了解乔菲吗?”
  方诗音眼睛斜向上方,不确定地点点头道:“算是了解吧,有什么问题吗?”
  “她这次回日本干嘛去了?”
  方诗音抿嘴一笑道:“这我不能告诉你,她的私事。”
  “好吧,那我没问题了。”

  方诗音似笑非笑道:“不过嘛,她挺关心你的,刚才还打电话问你的情况。我告诉她你挺好,她也就放心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她我半身不遂了?”
  方诗音恍然大悟道:“是个好主意,可惜来不及了,下次吧。”
  “我靠,你还想让我摔一回啊。”
  “呵呵……”
  虽然我和她初次见面,却一点都不觉得陌生,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聊起来十分投机。间接地说明,她的社交能力很强。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病房里吹着空调有些发冷。我看着她不停地搓着手臂,道:“我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不管怎么说,很感谢你。”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乔菲吧。另外,我答应她照顾你,就得负责到底。你要困了就睡吧,我在旁边守着。”
  没想到她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由得刮目相看。我已经过了睡觉的点,没有丝毫睡意。另外我还等乔菲的电话,想睡都不敢睡。挣扎着坐起来侧着身子道:“既然你不走,那就聊聊天呗。”
  “聊呗,我也正有此意。”
  “我可以先了解一下你吗?”
  方诗音拽着裙子往下拉了拉道:“可以,你问吧。”
  “我也不知道问什么,还是你说吧。”
  她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道:“我昨天才从日本到云阳,本来是找乔菲的,故意给她个惊喜没打电话,没想到她却回去了。”
  “哦,你这个惊喜可够惊喜的,她说她不回来了,知道吗?”
  “是吗?她没和我说。不过她是她,我是我,暂时我不会离开云阳,还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呢,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能帮我找个住处吗?”
  “这没问题,把你的条件说一说,回头我让朋友同事踅摸下。”
  “条件嘛,我这人随遇而安,没什么太多的追求,什么样的都行。另外,你还得帮我找份工作。”
  她倒是不客气,认识还不到两小时,什么要求都敢提,换做我肯定做不到。既然她提出来了,这个忙可以帮。道:“你想找什么工作,或者说你以前在什么公司干过?”
  “我啊,我没上过班,破天荒头一次。我这人吧,喜欢自由,不喜欢条条框框束缚着,倒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不想每天无聊。”
  我有些无语,道:“照你的说法开出租挺好的。”
  本来是个玩笑,没想到立马道:“这个挺好啊,不仅可以每天找人聊天说话,还能到处转悠,就这个了。”
  我差点崩溃,道:“姐姐,你打扮成这样,看着像出租车师傅吗,还是拉倒吧。这样说吧,你会什么?”
  方诗音转动眼珠子道:“我啊,我会唱歌,会打碟,会DJ,会喝酒,麻将也会一点,梭哈什么的都可以。”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确定是在找工作吗?”
  方诗音很认真地道:“当然了,主要是我对你们云阳不熟悉,要熟悉的话就不用你了。”
  日期:2017-12-19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