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7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她不说话,我开启免提,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卫生间,结果地滑,一不留神来了个马趴哈,重重地摔了一跤。那个疼啊,想死。即便如此,我咬着牙站起来随便擦了擦,扶着腰一步一步来到客厅,把毛巾往身上一搭,有气无力道:“喂,你还在吗?”
  “刚才是什么声音?”
  没想到她听到了,我道:“没什么,不小心碰了东西,哎哟!”

  乔菲没那么傻,担心地道:“你摔倒了?严重吗?”
  “还好,哎哟。”
  “是不是很严重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听到乔菲关心我,不禁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自从母亲离世后,除了妹妹关心我外,没有其他异性寒暄温暖,即便是于影,也从来不会主动关心我。
  我硬撑着道:“真的没事,你方便说话吗?”
  “方便,你确定没事?”
  “没事了,那咱们说正事吧。是这样,我把你的方案全部推翻了,包括我先前做的,你不会怪罪我吧?”
  乔菲停顿片刻道:“我说过,这个项目已经交给你了,怎么修改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我提着的心落地,又道:“怎么能和你无关呢,要不是你留下的那纸条,我也找不到灵感。”
  “纸条?什么纸条?”乔菲狐疑道。
  我纳闷了,道:“那首《各自远扬》的歌词不是你写的?”
  “我没写过什么歌词,是你记错了吧。”
  我更加纳闷了,诧异地道:“不可能啊,我走时有位服务员交给我一纸条,说是你给的,不是吗?”
  “哦,我没有。”
  “确定?”

  “确定。”
  那就奇怪了,那晚除了我和她没有别人了,是她在和我开玩笑?不可能啊。一定是她。既然不承认我也不打算追问,直截了当道:“是这样,我把方案修改成北海道风情,设计图都做好了,现在就差文案了,可我又没去过北海道,能帮我写一下吗?”
  又一阵沉默,乔菲若有所思道:“这两天我事情太多,没时间帮你写。”
  我急了,火急火燎道:“今晚必须得写出来,因为明天上午九点就开竞标会,不管怎么样,你务必得帮我度过眼前这一关,好歹你是我上司,行吗?”

  乔菲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明智的,良久道:“我并不擅长文案,也许写出来不符合你的要求。”
  “没关系,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待会我把方案给你发过去,一看就能领会意图。”
  “那好吧,发我邮箱。”
  “好好好,我马上发,你等着啊,哎哟……”钻心般的痛传遍全身,估计这次伤得不轻。
  “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别硬撑着。”
  我强忍着打开笔记本电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发过去,豆大的汗顺着额头流下来,气若游丝道:“发过去了,我等你,不管等多久,今晚务必得发过来,好吧。”
  “知道了,你赶紧去医院,这是命令。”
  我强颜欢笑道:“你在关心我?”
  “想多了!”说完,挂了电话。
  我终于撑不住了,倒在地上痛苦地起来。叫了半天,杜磊像死猪似的压根没听到。

  完了,这要是倒下了,明天的竞标会肯定流产了。他妈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这命够倒霉的。
  十分钟后,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看到是陌生号码,硬撑着接了起来。
  对方是个女的,声音很甜美,道:“请问你是徐朗吗?”
  我被这如棉花糖的声音酥化了,如同一阵短暂的麻丨醉丨剂暂时忘了疼痛。问声如其人,都说声音甜美的女人长得漂亮,应该是个大美女。不过,这谁啊。
  “你谁?”

  “哦,你是徐朗吗?”
  “我是。”
  “好的,等着吧。”说完,挂了电话。
  着实莫名其妙,难道这是要主动送上门,还有这种好事?可是我的腰恐怕……哎哟!

  “杜蕾斯,你孙子醒醒!”
  在我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中,杜磊终于醒了,蓬头垢面睡眼惺忪走出来道:“大晚上的,叫唤什么啊。”
  “快过来扶我一把。”
  杜磊这才清醒了,看到我地躺在地上,一脸惊讶道:“朗哥,你这是唱得哪一出啊,行为艺术还是写真?”
  “别说了,先扶我起来。”

  看着我狼狈的样子,杜磊无情地嘲笑起来。走过来蹲在地上道:“我可以扶你,不过咱可说好了啊,这事和我无关,别到时候讹上我。”
  “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废话,我又不是老头老太太。”
  正说着,楼底下传来剌耳的警报声,杜磊竖起耳朵一听,急忙跑到阳台上瞄了眼道:“卧槽,这是哪家出案子了,你猜是什么情况。丈夫回家发现妻子和老王睡觉,然后大打出手,一死一伤,我的天,咱小区明天要上新闻头条了。”
  我对杜磊的想象力佩服至极,有气无力地道:“你孙子到底扶不扶?”

  “来了来了,真矫情。”
  还不等扶我,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杜磊瞪大眼睛看着我道:“是咱家吗?”
  “好像是。”
  “你报警了?”
  我简直无语,道:“我好好的报什么警啊。”

  “那你刚才去隔壁串门被抓到了,然后从窗户上跑过来,卧槽,哥,你行啊。”
  “孙子,我就问你一句,扶不扶?”
  杜磊没搭理我,径直起身去开门了。眼见要曝光,情急之下拿毛巾挡着下面。
  门开了,呼啦进来两个戴口罩穿白大褂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妖娆的美女。问杜磊:“你是徐朗?”
  杜磊拨浪鼓似的摇摇头,回头扬手一指狼狈不堪的我。
  美女踩着高跟鞋进来,看到我没有一丝露怯,上下打量一番道:“伤得严重吗?”
  我明白了,肯定是乔菲打的电话,可眼前这位是谁?我用手挡着身体道:“我没事,何必兴师动众的,完全没必要。”
  “那不行,必须去医院检查检查。”美女转身对医生道,“他就是病人,抬走吧。”
  医生二话不说过来就抬,我呲牙咧嘴挣扎道:“我真的没事,好好好,我去,但好歹让我穿件衣服吧。”
  杜磊从卧室取出短衣短裤随便套上,跟着救护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来到第五人民医院。

  经过一系列检查,长期久坐导致腰肌劳损,刚才跌倒时扭伤肌肉,加重了病情,建议住院治疗。
  看似风光无限的白领其实或多或少都有点毛病,我的腰有段时间确实有点痛,也没太在意,没想到成了腰肌劳损。
  想到明天的竞标会,我拒绝住院,道:“明天我还有重要的事,给我开点药就行了。”
  美女C`ha 话道:“那怎么行,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听医生的。”
  我和杜磊不约而同望着她,还没来得及问她是谁。
  美女似乎意识到什么,笑了笑道:“我叫水野诗音,是乔菲的好姐妹,很高兴认识你们。”
  “日本人?”
  “哦,不是,不过长期在日本生活,刚刚回到中国,我的中文名字叫方诗音。”
  这时,我才仔细打量她。一米七的个头,细长,身材比例匀称,谈不上,还算马马虎虎。披肩波浪长发,带着的耳环,就好像运动场上的吊环似的。化着浓妆,眼影黑得像被打了似的,脸上如同刮腻子般涂着厚厚的粉底,涂抹着红唇,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左脸颊印着浅浅的酒窝,眼角隐藏不住的鱼尾纹褶子。再搭配一身紫色长裙,雍容典雅,高贵华丽,气质没的说。
  看到她我有些吃惊,她居然和我年轻时候的母亲有几分神似。尤其是笑起来,嘴角上扬的弧度简直一模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