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怎么会在这里?像以前一样来落井下石的么……嫌她死的不够透……
  又开始赶他走!薄夜渊看她掉泪了,才强忍着没有说出刻薄的话。目光落在她手被瓷器割破的伤口,眼眸紧紧收缩,丢下手里她换洗的干净衣服。他是疯了才倒回来看她。

  黎七羽咬住下唇,剧烈地哽咽,没有发出声音的哭却能感觉到她的绝望。
  她紧紧地护着自己,可他的大手毫不怜惜地扯她,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仿佛要来嘲笑她,把她不贞洁的事摆给她看……
  薄夜渊面无表情地扯着她的衣服,拉链拉开,赫然入眼的……是她肩钉子穿过的两道伤疤。
  薄夜渊凶狠的动作蓦然僵住,像被狠狠打过一样懵在那里。
  黎七羽垂着脸,大颗的泪滴淌……
  “这是什么?”薄夜渊的嗓音沉入地狱,手指抚摸着她肩的疤,沙哑问。

  黎七羽空白得失神,一切都没有了,洁白的失去形同于尊严和人格的抹杀,她还剩什么?
  薄夜渊的目光落在她肌肤大大小小的鞭痕,眼眸更是抽紧。
  他的手泌了汗,一点点往下拉动的时候,更多触目心惊的伤痕……
  每一道,都刺在他心,他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还是会为她流血疼痛。
  “黎七羽,这都是谁干的——”他要杀人!
  薄夜渊猛地将她的衣服全部扯下,黎七羽伤痕累累的身体都是她遭受的折磨和酷刑。
  他的脑子里仿佛是大钟在击打过,一片回音的响。
  黎七羽好像蓦然清醒,扯着衣服惊慌地往身拉扯着。

  薄夜渊的手紧紧攥着她的衣服,低声问:“是谁?!”
  “是谁跟你有关系……你不是特地来嘲讽我的吗……”黎七羽眼神空洞而失神,她被强的时候他在哪儿,她被强完他出现了,是不是他一直在看着她。
  黎七羽倔强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吃力地想站起来往前走。
  腿骨像猫咪被打折了腿,她拖行着走不动,也不介意在他面前爬。
  他喜欢看她狼狈,她落魄,那尽管看个够。

  她身的伤本来很害怕他知道,医生说她腿不能走,时间长了不走路坏死的话可能截肢,她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他。所以复检的时候多苦多痛都要走路。
  而现在,她如此惨败在他面前,重要的是在他眼里是那样的冷血无情……
  世界毁灭不过如此。
  “黎七羽……”薄夜渊看着她颤抖的腿,眼神猩红,喉头哽咽,“腿怎么回事?”
  她到底身有多少伤,她说过她出了车祸,他竟被仇恨蒙蔽没有好好调查。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经历过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
  将爬出去的黎七羽抱起在怀里,她剧烈地挣扎,捶打他的胸口。
  薄夜渊将她放在大床,她惊恐地喊了起来:“不要在这里,让我下去……”
  床的气息时刻提醒她的耻辱,胃里一阵不舒服的翻搅。
  薄夜渊抱着她,不知道该放哪里,不知道该把她怎么办。她肩膀的伤口一直穿到她后肩甲,什么车祸会造成这样的伤!而她身的浅浅深深的伤痕,明显是人为的……
  薄夜渊抱着她去沙发,她也惊恐地摇头不要,最后他抱着她走进浴室,温柔地放进大浴缸里。
  他像才从外面捡回来一只流离失所的流浪猫,看着她被人打折的腿,轻轻握住她的脚,无从下手:“腿受伤了?”
  “不要你管——”黎七羽的腿折着,抽搐地颤抖,眼泪滚滚地在她的眼眶里冒着。
  薄夜渊的眼睛里也被泪水的大雾弥漫:“我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苦。”
  黎七羽听到他嗓音里的黯痛,一下子哭出了声音。

  他冷漠地对她的时候没有哭,可他说她苦,他终于看到她的痛了,她的泪水不自禁掉下来。
  “为什么都不告诉我?”薄夜渊盯着她膝盖的淤青,昨晚看不清,现在白天发现又多了一些跌跪的伤痕。
  黎七羽闭着眼蜷在浴缸里,脸埋在一边,低低地呜咽。
  她不想在他面前流泪,可那些讨厌的泪水根本止不住……
  “别哭了……”他的手指为她拭泪,无数个夜晚他在内心发毒誓,以后她怎么死,怎么扮演可怜,掉那鳄鱼的泪,他也不会给一丝半点的同情心。

  他要她也生不如死的悲惨……可真到这一天,他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薄夜渊接通了手机低吼着叫医生,长指轻轻拨弄她被泪水沾湿的发,她紧闭着这样怯懦流泪的模样。
  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轻轻地吻她的泪,咸涩的泪水味道像从他的嘴里流进他的眼里,化为更重的滚烫滴落下来,砸在她脸。
  黎七羽紧闭着眼的小脸一僵,却不敢睁开眼……
  那是泪吗?薄夜渊的眼泪?她不敢去相信。
  薄夜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肩膀的伤口,来回反复地抚摸,他看得出来,是钉子穿过去的痕迹。
  “告诉我……”他低哑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黎七羽怪他前后的反应差距……
  “我想知道你都遭受了什么,我要知道是谁伤害你。北堂枫是死了吗?你受伤的时候他在哪?”他没有好好保护她?
  黎七羽张嘴嘶哑地要说什么,门被敲了敲,薄夜渊擦了一把泪,柔声:“医生来了,我让他给你看看,别乱动。”
  好久没有听到他这样温柔的声音,黎七羽有微微的怔忪。
  可是太晚了……已经对肮脏的自己绝望了,也对他这样反复无常的温柔没有多少信心。
  “她的腿骨手骨才做过复检,极意骨折,不能剧烈运动……”医生小心地为黎七羽接腿骨,为防止再错位,给她夹两块木板,绷带包着,“距离你次错位到现在才过去不到十天?你再不爱惜,又要躺在床不能乱动了。”
  那一次在医院,她被薄夜渊的保镖推搡着倒在地的时候,腿骨受伤了。
  薄夜渊赶走医生,打开热水,小心地给她揉搓洗着,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仿佛生怕碰坏了、碰碎了她。

  黎七羽这样到处是伤,又目光空洞地不肯言语,他派了人去那个医院再深入一次调查她的病历!
  温水细细地冲洗着她的下身,黎七羽想到昨晚发生的,麻木的小身躯蜷得更紧。
  不管他说什么话,她都像听不见一样,他拿了毛巾裹着她,这个房间她到处都害怕,开了另一间雅房。
  叮咚,保镖送来病历——
  她一个月前在医院怎么熬受的复检,她的腿骨骨折,她怎么一次次摔在地又挣扎着站起的照片,她头部受伤躺在床虚弱地吸氧……
  薄夜渊的呼吸变得凝滞,她肩骨的确是钉子穿过去的伤,她身是鞭打****过的伤。
  “是不是北堂枫伤的你?”
  “……”

  “我现在去杀了他——”
  “不是……”黎七羽艰涩地说,“是他救了我。”
  “那是谁?黎七羽你不说我会查,一个个查清楚谁也不放过!”薄夜渊低哑地嘶吼起来。
  他查了那么久查出来了什么,所有凶手逍遥法外,只查出了她是凶手。

  她也想证明清白,可那个墓地被炸毁了,薄夫人借了了黎母的手杀的人。
  连个薄绯儿他都处置不了……怎么可能指望他处置薄夫人,他会问她要证据,会说她恶毒栽赃整个薄家的人。毕竟薄老太、薄绯儿、薄夫人、叶之璐,都被她指正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