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所以他是彻头彻尾的狗。
  而此刻,黎七羽摇着她的猫尾巴妖娆地诱.惑他。
  被他打掉的小手她按在自己的丰盈,难忍地揉着,看得他血脉喷张。
  她的膝盖是各种淤青肿的痕迹,他的目光落在那叠加的伤口,疼痛一晃而过,是愤怒!
  北堂枫难道习惯后进的?每次都让她跪着?
  否则她为什么膝盖会伤得这么狠!这些肿痕太让人遐思。
  薄夜渊心口黯痛,剧烈的妒火烧毁他的理智,他不遂她的愿,永远都是他走向她,从今以后只能她走向他、求他。脱掉最后一条底.裤,拿起床头柜摄像的手机,把在怀里蹭的女人抛弃在大床,起身走到沙发坐下。
  “黎七羽,想要你自己过来拿。”
  他坐在沙发,全身不着寸缕,肌肉扎实紧绷,挎着两条长腿,一只手按在因为忍得太过剧痛而颤抖的大腿侧。

  黎七羽找不到人,迷蒙的眼满屋子看,目光定点到他身,自动自发地下床了。
  薄夜渊录着她走向他的证据……
  黎七羽双腿是软的,下床摔了个趔趄。
  薄夜渊根本不知道她膝盖的伤,是她摔了几十跤得来的,愈合了又摔,伤加伤,医生让她在床休养她偏偏要走路。因为不想永远站不起来。
  那段复检有多痛苦,薄夜渊不会知道,支撑着她站起来的力量除了小七夜……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她不想未来如果见面的时候,哪怕是陌生人相见,他看到的她是个坐在轮椅的残疾!

  黎七羽摇摇晃晃地走向他,像婴儿学步,本来药效让她身体很软,一次次摔在地膝盖的伤势加重,她咬牙爬起来。像不管多疼,她都要走向亲人的身边。
  不长的一段路,薄夜渊没想到她会走得这么艰难。
  镜头里她每次重重摔下去,他的心都扯痛起来……
  在距离他只还有一米路程的时候,黎七羽腿骨脆地一响,趔趄摔地,又错位了。
  她站不起来,在地爬着走向他……
  有一次她在浴室里滑倒,骨头错位了,她疼得站不起来,病房里只有沉睡的北堂枫,她叫人没有应,是一步步爬出浴室按下呼叫铃。
  薄夜渊,你知道吗?这种折磨煎熬的时候,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你……

  被黎母折磨的时候想到你,被钉在石碑的时候想到你,躺在病床时想到你。总以为在我最痛的时候,你会出现在我面前。
  薄夜渊的眼眸一点点猩红,攥着手机的五指在颤抖。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定力让他没有站起身走向她,没有把她抱在怀里呵护,没有揉着她的膝盖问她疼不疼。
  想到北堂枫和她亲密无数,从后面占有她的方式,他觉得已经化身为魔鬼了。
  黎七羽爬到他脚前,仓皇的脸终于勾起一丝微笑,嘴唇干裂地扯开:“薄夜渊……”
  薄夜渊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很好,坐来。”
  黎七羽撑着沙发爬起来扑向他,终于抱住了他。
  像做了一个有他的美梦,她紧紧地将他箍在怀,亲吻他的眉毛、眼睛……

  薄夜渊像石雕一样任由她吻着。
  黎七羽哭肿的眼笑了,笑着又哭了,这些痛她埋在心里他永远不知道。她脑子此刻是空白的一片,什么也不知道,只会遵循着最原始的感受。
  薄夜渊闷哼一声……他们又在一起,成为彼此的。
  黎七羽的耐力惊人,药物驱使着她一直动。她从小高强压跳舞练习,体力还不错,而且在医院吃那么多苦她都忍下来了。半个小时的仰卧起坐她能的。
  凌乱的长发贴着她的小脸,她的每一个表情都被薄夜渊拍了下来。

  半个小时,她累了趴在他身休息,不舒服了又继续。他们好像颠倒了位置,她时而吻他,吻肿吻够了他的唇瓣用手指在他的脸描绘。她像野猫一样发出动听的呻.吟。
  薄夜渊忍耐到最后一刻,翻身压了去。
  “黎七羽……说我是谁!”
  “薄夜渊……”

  “说你爱我,求我爱你!”
  他停着不动刻意折磨她,直到她迷迷糊糊地喊——“我爱你…薄夜渊……我爱你……”
  天光隐隐亮了,辉耀的晨曦洒在滨城。
  薄夜渊站在床边,抽完一根雪茄,嗓子像被薰哑了,眼眶红得像染了墨水。
  他已经冲过澡,短发滴着性感的水珠,穿回得体的西装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陪着她折腾了一整夜,见她药效没那么强烈,他叫人弄了口服的解药,并给她打了一剂安睡的,她才终于昏昏睡去。

  她身的衣服完好,只有裙裾皱巴巴的,薄夜渊没有打开过她的衣服。
  他不想让她以为,是他主动碰的她,所以在她身也没留下一个吻痕。
  划动手机里的视频,这些只要等黎七羽清醒时放给她看,以她骄傲的个性绝对备受打击,无异于人格的贱踩,她以前踩他有多狠都能还回去了。
  可坏事他已经做完了,到了要收尾的时候,他竟不忍心。

  黯灭雪茄头,他走至床边,看着双颊晕红昏昏睡去的女人……
  黎七羽,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你,如果还有下次你再惹我……我会把你的灵魂打进地狱。
  他不知道是在说服她,还是说服他自己!一次次无底线地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他的原则在她面前打破,他还能纵容多少次!
  将视频锁,他走出房间。
  黎七羽睡了一个午,安眠药效过去后,她被喉咙干涸的腥气渴醒。

  浑身好痛啊,仿佛又回到她刚睁开眼醒来在医院时,浑身骨头都是折断的时候。
  偌大的起居室没有人,但房间里男女旖旎过后的味道浓郁,她想起昨晚被电晕了丢到房间里,还了药……
  她才坐起身体,腰部无力又躺回去,大腿酸麻得抽气。
  她颤抖地惊恐,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薄夜渊手里拿着衣服,刚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东西狂砸、碎裂的声音。
  他眼眸沉了下,他还真是一条狗,走了又回来,放心不下她,担心她一出酒店又碰到对她使坏的人。

  东西剧烈砸响地发泄,他靠在门口,忽然失去进去的勇气。
  “啊——”黎七羽痛苦的喊声传来。
  薄夜渊心口一蛰,猛地旋开门把锁,看到黎七羽坐在地,她周围都是砸坏的台灯、推倒的床头柜,摔碎的玻璃器皿。
  她垂着头,眼睛里满含泪水,轻轻颤抖着。
  听到开门声,她挂着泪水转过脸,男人岿然的身影让她更颤抖了起来。
  她肮脏了,不干净,被人侵过,一点活下去的念想都没有,简直想去死!
  昨晚她把大叔当做薄夜渊,她想立刻羞愧去死。
  然而薄夜渊像从她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她眼眸惊异地大睁着,手指紧紧攥起,心脏跳得异地响。是他……薄夜渊。
  她痛苦得立即把脸埋在床边,深深地鸵鸟姿势,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薄夜渊关门,落锁,长腿朝她走去……

  黎七羽肩膀都吓得颤栗起来,这里是薄夜渊的地盘,难道他知道了?还是他的叔叔告诉了他……
  她心脏宛如被刀子割着,他才俯下身她剧烈地推开他,往前爬起来要跑。
  然而一条腿还骨折着,她吃痛一声摔在地。
  薄夜渊按住她的肩头,她死死地推开他的手:“你走……求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