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问可把我整个神经都带起来了,但我还是装作没听懂的,“哈哈,和鸣总很有缘份,如果不是这次买服装,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相见!”
  鸣翠突然把车停在路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弄的我有点不自在。

  “哈哈,鸣总你怎么了?”我若无其事的问她。
  “你像我曾经的初恋!”鸣翠微笑着说。
  曾经的初恋?我耳朵不会听错吧,看来鸣翠的初恋并不是袁凯他爸,我看过那个老头,长得根本不像我。
  “是吗?”我笑着问鸣翠。
  “不过他已经死了。”鸣翠突然眼圈中滚动着泪水。看来她的初恋在她心里一定保存至今。

  我从纸抽里抽出纸递给她,“别太伤心,初恋是留给每个人最深刻的回快。”
  “你能抱抱我吗?”鸣翠哽咽着对我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居然让我抱抱她,我可是处男之身,这让我怎么做才好呢?
  我看到鸣翠闭上眼睛,我不知道抱她还是不抱她,一时难以决定。
  哎,看来她在想自己的初恋情人,我就圆人家一次吧,帮人帮到底,这荒郊野外的,估计也没人看到.......。
  我轻轻地抱了一下鸣翠,感觉她身体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丰满,很柔弱单薄。

  我闻到鸣翠身上那种特有体香,鸣翠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拥抱……,我不敢长时间抱她,真怕我有所反应,就赶紧松开她,定了定神。
  “鸣总,咱们回去吧?”我轻声的问鸣翠。
  说心里话,刚才抱鸣翠的感觉真好,真想长时间这样抱着她,但我又不敢这样,我不想给鸣翠留下轻薄的印象。
  鸣翠冲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调转车头就往市里开。
  回到宾馆,我一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象着拥抱鸣翠的那一刻。
  吕大安这时从外面进来了,我知道这小子已经和臧婉睡在楼上了,但还有我房间的门卡。
  “我滴乖乖,大仓,你和那个老女人累坏了吧?”吕胖子笑着对我说。
  我心想这个吕胖子,他以为我什么人都上呢。
  “去你老婆个大腿的,你以为我像你呢,三天不见就急着想找女人,什么玩意啊!”
  我问吕胖子臧婉啥时来的,吕胖子告诉我,今天上午就到了。
  我说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再怎么烦臧婉,也是我大姨子啊,总不能来了不见面吧,那样的话,臧婉更怀疑我了。
  “哈哈,现在我可以出场了吧?要不我化化妆?”吕胖子嘿嘿笑了起来。
  真是美坏这小子了,他以为我带他们出去吃呢,我说从宾馆要点菜端到房间里吃就行了。
  吕胖子说我太抠了,我告诉他,这是关键时期,如果我们跟踪鸣翠的事穿帮了,不仅拿不到货,袁凯还会把我们开除,这事传出去都成了笑话。
  我现在真后悔把胖子带到G市来,帮不上忙不说,还竟添乱,特别是耐不住分居生活,臧婉来了,我就闹心。
  烦归烦,不过吕胖子陪我来,相对还是安全些,万一出点啥事,这小子还能出点力。
  特别让我我后悔的事,刚开始设计的演戏角色,还不如我一人演下来得了。
  吃饭时,我明显看出臧婉有点不高兴。
  我知道臧婉毛病多,我才不惯她呢!

  估计她认为我没带们去饭店吃饭不高兴了,但我和胖子办的那事,还真不能告诉她,这既是公司秘密,也是做人做事的原则。臧婉这个事妈要是知道这事,只不定怎么往外传呢。
  “林雨仓,现在看你是春风得意啊,你看看大安这几天又吃胖了!”臧婉话里话外点我,我才不管她高不高兴。
  “哈哈,大姨姐啊,我们有任务在身,没照顾好你,可别往心里去。”我笑着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
  吕胖子在一边打着哈哈,“就是啊,这次任务很重要,再说宾馆菜也不错,也代表了G市特色。”说完夹了一大块鸡肉就往嘴里塞。
  臧婉看我俩把任务说的这样神秘,就问是什么重大任务,说我两个像地下党似的。
  我没有吱声,心想怎么才能圆过去呢?既不能让她继续问,又不能让她产生怀疑。

  “公司机密,你一个娘们瞎问啥!”吕胖子瞪了臧婉一眼。
  我频频和胖子、臧婉喝酒,我想快点把两人喝醉,然后回房间睡觉,免得在这烦我。
  没想到我没扛住胖子和臧婉,反倒把我喝多了。
  一觉醒来后,发现衣服都没脱。我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多,渴的我抓起一瓶矿泉水就喝了进去。
  然后脱掉衣服,拿起手机看了看留言。这段时间我已经在那个情感咨询群里留言了,说是出差在外地,疏导工作不预约,但没想到还有很多留言的。
  我没有回复他们,我想一一回复,他们肯定知道我有空了。
  但鸣翠却发来的一条短信,她说我给她留下很好的感觉,认为我特有男人味。

  这是暧昧吗?这会不会是陷阱?我无法断定,但我可以断定像鸣翠如此成熟气质的女人,给我感觉也很好。
  我还是提高警惕为好,这可是商场,并不是情场,我还有大量现金押在鸣翠公司呢,万一出点差错,袁凯还不得把我吃了。
  我没有回鸣翠的短信,在我无法弄清事情缘由之前,我就先装迷糊吧。
  第二天还没睡醒,手机就嗡嗡响个不停,我骂着这是谁这样早就打电话。
  拿起来一看是袁凯来的电话,“雨仓,那批服装你抓紧催催,看看一个月能不能拿到货,因为C市有一个服装博览会。”

  一个月?袁凯怎么说变就变,这批服装数量这么大,鸣翠公司根本做不出来。
  “袁总,是不是急了点,合同上写的是两个月啊。”我连忙给袁凯解释。
  袁凯说让我看着办,如果错过这次博览会,对公司损失很大。
  看来袁凯催货的心已定,我不知道怎么与鸣翠去谈。如果让鸣翠加快速度,这本身也是违反合同约定。
  我想了想,先和静心谈谈再说。我到鸣翠公司找到静心,鸣翠看我来了,和我打招呼,“林总快坐,之前怎么不打电话接你一下。”
  昨天抱过鸣翠后,今天见到她后,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鸣翠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鸣总,我找静心谈一下服装加工的事。”我想还是先别告诉鸣翠。
  随即我到了静心办公室,她问我什么事这样重要,一大早就来公司了。
  我就直接了当把服装提货时间提前的事说了,静心立刻不高兴了,“林老师,你们老总懂不懂规矩,交货时间间可都在合同写的明明白白!”
  我看出静心不高兴了,连忙赔着笑说,“静心,老总那边也有难处,你就想个折衷的办法吧!”
  日期:2017-01-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