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黎七羽怎么也不会想到,薄夜渊在这样的情况下,睁开着眼,任由着她索一取着,他却像个旁观者,手机镜头对着她饥一渴的脸,以及他那张面无表情冷血的俊颜。
  他承认他开始变得卑鄙无耻,是她灌输了怨恨的种子给他,一手教会了他怎么去憎恨。他终于变成了和她同类的人,又邪恶无情,黑暗卑劣,这不是才最配吗?

  黎七羽开始不满足只是接吻,小手顺着他的腹部往他的……
  薄夜渊将她的手一次次扯出来,不管她伸过去多少次,在她快要抓住罪恶的根源时,他会揪出她的小手,打断她。
  看着她茫然无措,痛苦无,被药效折磨得极致煎熬……
  他恨意地想,是你清醒的时候求着我不要的,我如你所愿,嗯?

  黎七羽猩红了眼,忽然朝他扑过去,像被惹怒的小猫撕他的衣服——
  薄夜渊的力气轻轻松松将她按回床,松手,看她又一次扑过来缠绕住他,他按她回去,再松手等她贴过来……像乐此不疲地戏弄一只野猫。
  黎七羽的头发被汗水透了,一次次奋起又被他击倒,她的力量远远不如他,得不到的焦躁让她又哭又喊。
  她又开始哀求他了,只是这次是求他给她,她满是泪痕苍白的脸落在她手机屏幕……
  黎七羽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又低声下气地自我侮辱过。
  薄夜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帝悲悯她:“黎七羽,记住你是怎么哀求我,我又是怎么不要你的。你,是我薄夜渊丢在地永远都不会捡起来再穿的破鞋。”
  他残忍的话每一个字都录进了手机里,包括他对她的戏弄、鄙夷。

  门被叩响了,保镖送来解药。
  薄夜渊挡开她吻过来的脸,将她当垃圾摔在床,走过去开门。
  他从来没有这么快意过,哪次他不是被她勾得神魂颠倒,迷失了自己?过去的时光不复存在!
  保镖才递过来药,被薄帝一脚狠狠踹在地,怒意都发泄在他身,腿骨都要断了。

  “这么慢你全家的祖坟都挖好了!”
  “少爷,一时之间真的不好找……这药是注射的……”
  薄夜渊又是一脚踹过去,狠狠关门。他的脾气,现在犹如恶魔,谁都怕他。
  刚回过身,柔软的小身影扑进了他怀里。
  黎七羽居然下了床,一路跌跌撞撞地来找他……
  薄夜渊看着她驮红着小脸,小手死死揪着他的衣服,生怕他会跑掉一样,像只八爪鱼缠着他不肯松手。
  他的心忽而柔软,她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黏过她。

  薄夜渊揉着她的小脸,几乎要忘情地吻她。那颗满是疮疤的心却在顷刻间又坚硬了,他冷笑起来,打横将她怀抱回床:“我说过不碰你,除非你跪在地求我,别妄想我碰你一根头发。”
  将药剂推入针管,黎七羽的小手一刻也不老实地在他身乱摸。
  他早想要,被她触到以后,即便发狂地疼——他也再不会放纵自己。他不但对别人残忍,对他自己,他更极其地残忍,毁灭式地残忍十倍百倍!这都是黎七羽烙印在他身的折磨。
  他自虐地品尝这种痛。
  “黎七羽,这是解药,我给你打下去你会清醒。”薄夜渊将手机置放在床头柜,冷冷地笑道。

  不过是想等她清醒后告诉她,他使用了解药也没有碰她,她的身体对他完全没有诱力。
  推起她的袖子时,发现她的手臂青肿的痕迹很多,由于在医院长期打针引起。
  密密麻麻的针孔更是像针扎一样刺着他的眼睛……
  薄夜渊承认他心疼了,恨不得她受的苦都由他遭受。
  可是——他轻柔地推下去针剂,鄙夷他的同情心。

  她选错了人,跟北堂枫在一起才会有车祸。所有伤痛是她自找的。
  一管针剂全部推入,黎七羽驮一红着小脸渐渐有消退的迹象。薄夜渊全身汗如雨下,看着她颤抖的小身子终于有消停的趋势,他狠狠捏碎了针管,碎玻璃渣捏在他掌心里。
  解脱了……
  他在心里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跟这女人有关系。
  可薄夜渊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分钟时间,黎七羽消退的情浴又开始暗涌。

  她并不是口服的药片,涂抹式的药膏塞在她体,一直在慢慢消融,化解了又有。
  等薄夜渊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想起那女孩手里捏着的药膏。
  SHI.T!
  薄夜渊马命令下人再去拿解药,得到的回复是这注射式解药一晚只能用一次,多了伤身体。而且既然注射的药都没用,口服的药对她来说更是效果不大了。
  黎七羽被涂抹的是放倒大象的剂量,当然杯水车薪。
  他为什么要在乎她是不是伤身体?如果不是北堂枫躺在医院里,他会把她打包送过去……他会吗?
  薄夜渊不知道,他恨他内心里动摇的决心。
  “薄夜渊……我好痛苦……帮帮我……”
  他扯了浴袍的腰带将挣扎的黎七羽绑在床头,不许她再乱走动,打了盆温水回来。
  黎七羽又开始哭,小脸横七竖八都是泪水。

  她难受得一直叫他的名字,每一声软得他难受,像胸口被软绵绵的拳头一下下砸的,那种闷闷的不紧实的痛跟让他气短。
  掀起她的裙裾,叠起她的腿弯,薄夜渊喉咙吞咽了两下,看到眼前的景象又骂了几句粗话!
  黎七羽被塞满了药膏,如果都被吸收了,算男人排着队也满足不了她,结局她也会虚脱而死。
  他的眸光幽冷可怖,开始后悔让那几个女孩死的太过便宜了!
  薄夜渊用手帮她清洗着……
  “嗯……”黎七羽舒服地轻吟,终于没那么难受了,含着泪水的美眸湿湿地泛着水光,像两颗水钻。
  “够了!黎七羽你看看你没出息的样子,平时的高傲都哪去了?”他狠狠地凶她,她觉得折磨了么?对他而言未必不是另一种折磨!

  几分钟,换了几盆水帮她清洗干净,黎七羽已经不哭不闹了,身体难受地抽搐起来。
  薄夜渊一下子慌了,整个世界崩塌,如果情药一直不纾解也会有生命危险。
  摘下束缚她的腰带轻拍她的脸……
  黎七羽哆嗦着醒来,一睁开眼往他怀里靠。
  一个小时后。
  薄夜渊动作很慢,怕伤到她,隔十几分钟休息一下看看她的情况。
  黎七羽根本不满足于此,所以她整个过程挂在他身一直在闹腾。
  薄夜渊脑海都是他们以前温存的画面,色色的颜料灌满了。
  他只能重重地吻她,蹂.躏她的唇瓣,即便吻肿了她的双唇——他用玻璃渣重重嵌入肉里,让他保持清醒也不愿被她迷失带走。

  怕她醒来质问他,又高傲地讽刺他,怕她带着北堂枫搬离滨城。
  他竟还有那么多怕的,他都不指望跟她有未来了。
  后来他终于放弃抵抗,脱掉碍事的浴袍,展露全身的力量:“黎七羽,既然想要的话,全程你自己来。是你要的,不是我愿意碰你!”
  看来他真要改名薄夜狗了?他真的像一条狗,无论她怎么伤害他,折磨她,他还是忍不住靠近她,想要和她在一起。
  而她呢?以前被他伤害过,失忆了都记恨在心,一边躲得远远的,一边报复他。他也想学她那样无情,以为他已经学到了满级,跟她一发现才学到五成!
  只要她说几句好听的话,他吃到甜头又会忍不住巴巴地贴去了。

  【薄夜渊——同样都是摇尾巴,对于猫而言是威胁,对于狗而言是示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