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9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鸣翠沿着街道一边走一边聊,大部分就是在探讨G市与省城的区别,看出来鸣翠真正喜欢这座城市,也融入了这座城市,但我不理解为什么鸣翠选择来G市创业?难道G市有她魂牵梦绕的东西?
  当然我的疑问只是在大脑中形成,我不会直接去问鸣翠,我想很多问题需要慢慢来找答案,俗话说欲速则不达,太着急了反而坏事。
  鸣翠一边走,一边给我介绍城市的建筑,从街道的名称,以及每一所标志性建筑的由来。看来鸣翠对这个城市真是了如指掌。

  我们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就来到了鸣翠所定的那个饭店,其实就是一家小店。
  鸣翠很熟练的点了几道菜,要了一瓶红酒,我们边吃边聊。
  我问鸣翠关于新服装完工的时间,我想这样直接问,鸣翠不会说什么。
  不过鸣翠听我问起新服装的事,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们真要订服装?”
  我看出鸣翠的警惕眼神,这种眼神与刚才那种含情不同,看来她对自己产品很上心,这不奇怪,产品对于一个公司而言是个孩子,谁不喜欢自己孩子呢。

  “鸣总,你的服装各款式,我各定一千套!”我直接就对鸣翠说了。
  鸣翠惊呀的问我,“你和吕总商量过了?”
  我笑着对鸣翠说,已经商量完了。
  说完后,我感觉刚才所说的话有点过头了,那可是各式各样一千套,是一个很大的数量,不知道袁凯是否同意。

  既然说出口了,管他愿不愿意了。如果不同意,我再想办法。
  鸣翠说关于生意的事,让我过后找静心谈,今晚就是聊天。
  看来鸣翠并没有谈生意的意思,我纳闷,鸣翠既然不谈生意,她找我谈什么呢?
  事情有时并不是像你所想象的目标前行,而是朝着你意想不到的结果运行。
  鸣翠那晚上与我聊了很多感情的问题,比如问我男人如何对待情感,女人如何对待家庭一类的事。
  我都一个一个与她进行了探讨,鸣翠说为什么男人总是如此的花心,而女人花心一次就被视为大逆不道呢?
  其实我明白鸣翠为什么与我探讨这个问题,难道她想证明自己做过的错事也是正确的?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单纯的理解,对于鸣翠具体想法我还不懂。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鸣翠一定有过不一样的婚外情。这段婚外情应该发生在袁凯父亲有外遇期间。
  猜测总归是猜测,还需要去验证。人生活在这世上,并不是说有外遇了就不是好人了,很多事情如果这样界定,那很多人都将成为坏人。
  如果鸣翠试图想从我这里找到答案,找到一丝宽慰,她一定认为我这样的情感疏导师还是有经验的。但他并不知道,我还是单身一枚,并没有真正的家庭。
  我回去后与吕大安着手商量如何定货的事,吕胖子骂我太敢于决定了,每样一千套,那需要多少钱啊!
  我当时之所定这么多套衣服,主要还是袁凯想要款式,这样也免去他再生产的麻烦,不知道袁凯是否同意。

  我连忙和袁凯通了个电话,把订货的数量和他说了,没想到袁凯居然同意了,他说每样必须一千套,多多益善。
  我就不明白,袁凯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公司里也生产服装,而且还有苏小慧这样顶级的服装设计师,为什么选择从***公司里订服装呢?
  袁凯与他妈鸣翠都很神秘,让我很是费解。既然袁凯定下来了,我只能按他的要求去办,把服装发货到位就行了。
  吕大安认为袁凯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仿造,我想袁凯并不是这样简单仿造的人,如果他想仿造,以他的实力可以去请顶级设计师,没必要拿***服装来仿。
  袁凯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服装?这样多顶级服装他不可能压在库里,肯定要拿去卖,我不知道将来市场上出现袁凯买的这些服装时,鸣翠见了会怎么想,她不会恨我吧?
  我现在无形中做了伤害鸣翠的事,总感觉于心不忍。但细想一下,都是商道之人,钱也不少给鸣翠,她不吃亏。
  果然没几天,静心就来找我谈那批服装订做的型号,这些专业问题我早已之前与苏小慧学到了,就是每种服装只定三个型号。
  静心告诉我,这次服装是鸣翠忍痛专为我做的,让我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代理商,而且每款服装鸣翠启用了她另一个牌子,并且不能在省城卖,在外地或者网上卖可以。
  我没想到里面竟然有这样多说道,看来如果我要做代理商的话,已经不可能了。

  但当静心拿出合同书了,我才意识到这件事的重大。
  我也不是袁凯公司的老总,也不是财务人嘤,这要是把合同签了,万一袁凯一分钱不给我,那我可要独自承担了。
  请示袁凯后,袁凯很爽快,立即让财务人员把所需的订金打来,并让我代表公司签了订货合同。
  订完货后,吕大安劝我三思后行,要是感觉这批货订的仓促,就让袁凯另派人来订,不要我在里面趟这滩浑水。
  我想不能公分母给袁凯打电话推辞这件事,现在袁凯把这项任务交给我了,如果我再墨迹的话,我想袁凯就会怀疑我在里面整事。
  后来我问苏小慧关于订货的事,苏小慧听说我订了数量这样多的高档服装,问我怎么不提前与她商量再订。
  我对苏小慧说,这些数量都昌袁凯同意的。

  但苏小慧没再说什么,只是劝我小心点为好,并说既然把合同签了,就不能再想别的了。
  哎,商场如战场,我虽然身为打工人员,但没从事过销售工作,这件事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吕大安提醒我,刚来G市时就碰到了张彪,会不会袁凯派他来监视我们呢?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里面总感觉有事,但就不知道事情到底向哪个方向发展。对于袁凯的表弟张彪,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鸣翠这天给我打电话,说要开车带我去G市周边转转,问我可否有空?
  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约我,估计怕我变卦。我想既然合同签了,订金交了,管他呢!
  鸣翠接我时开的是一辆越野车,我并没有发现静心的影子,有点纳闷,作为鸣翠的秘书,她应该跟着,怎么这两次鸣翠都不用她了?
  带着把诸多问号拉直的想法,我坐上鸣翠的车。

  鸣翠问我喜欢看风景,还是喜欢吃美食。
  我对美食不感兴趣,就对鸣翠说到周边看看风景吧,不用太刻意,走哪算哪。
  鸣翠开车不一会儿驶上高速路,听着她车里播放那些情感音乐,我在想这个女人事业能干这样大,不会对所有客户都这样吧?
  昨晚和吕胖子没少喝酒,所以在车里迷迷糊糊听了一个多小时音乐,想睡又不敢睡。
  我正要问鸣翠返回G市时,鸣翠告诉我快到跃马山了。
  我知道跃马山是G市风景区,来G市如果不去跃马山,就枉来G市。

  正当我想象着跃马山风景时,鸣翠突然问我:“林总,两人相爱年龄是代沟吗?”,
  我睁开眼,看了一眼鸣翠,“鸣总,很多人都在探讨这个问题,但说心里话,年龄不是鸿沟,关键是投缘!”
  鸣翠见我这样说,哈哈笑起来,突然问:“我与你投缘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