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8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倒是许老和范老两人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说应当如此。
  范老得到了答案之后,不再纠结,说你们既然如此谨慎,我们反而是放心了,既然它如同你们所说的那般重要,那么就拜托了,请千万不要让它得以逃离——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将其直接摧毁,避免后患。
  屈胖三淡然说道:“放心,我们自然懂得处理的。”
  此事谈妥,三位大佬得到结论之后,后续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安排,就没有再多停留,起身离开。
  许老并没有随着另外两人离开,而是留下来,叫我单独过去,与我交代两句。
  他最先问的,自然还是他的女徒弟虫虫。

  我告诉了他虫虫此刻的境况,对于虫虫另外拜师的事情,他并不介意,而是说道:“东海蓬莱岛啊……我之前的确曾经与那位凤长老有见过几次面,那个时候的她,还是海公主,风华正茂,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无论是陶晋鸿,还是王红旗,又或者沈老板……”
  呃?
  还有这等秘闻?
  我瞪大了眼睛,准备听老先生摆八卦呢,结果他话锋一转,对我说道:“你们两个既然走到了一起,准备什么时候摆喜酒?”
  啊?
  听到他的询问,我顿时有点儿猝不及防,结结巴巴地回答道:“这个啊,大概是等这边的诸事了结,我们再成婚吧?”
  许老脸色有点儿黯淡,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玉佩来,交到了我的手里,说你们成婚的时候,我估计是去不了了,这个玉佩你拿着,到时候帮我交给虫虫,也算是我这个当师父的一点心意吧……
  我有点儿惊讶,说你为什么去不了?

  许老说道:“我这一次从龙脉之中出来,老王废了不少劲儿,我处理完外面的事情之后,还得回去的,耽搁不得。”
  我说就不能换别人去顶班么?
  许老哈哈大笑,说你以为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够去顶班的么?
  如此又聊了几句,他跟我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敦寨老家的老宅啊,一些晚辈啊之类的,言语之间,颇有一些交代后事的意味,我正想询问仔细呢,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说道:“许老,范老让我过来问你,要不要一起走?”
  许老回头,说好,你跟他说我就来。
  说罢,他对我说道:“陆言,我最后交代你三件事情。”
  我肃然点头,说您讲。

  许老说第一,照顾好虫虫,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儿,而你则是一个幸运的人,不要辜负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我苦笑,说哪敢?
  许老说第二,保护好自己,别平白无故地就死了——我不希望虫虫变成寡妇,伤心余生。
  我点头,说好。

  许老犹豫了一会儿,又说道:“第三,小心身边的人。”
  啊?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许老说这句话,是王红旗让我带给你们的……
  说完,他转身跟着那个年轻人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我。
  我愣了许久,回到亭子这边来,正在讨论的几人瞧见我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都有些奇怪,屈胖三问道:“你怎么了?”
  我捏着手里的玉佩,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大家瞧我不想说,也不多问。
  我听大家在讨论后续的事情,心神不定,下意识地打量着手里的玉佩,这是一个算不得多名贵的玉佩,两条鲫鱼还是别的什么鱼,相互纠缠,头与尾相连,看材质好像是和田玉,白色之中,微微带着几分黄色,十分滑腻的样子。
  我打量一会儿,听到有人叫我:“陆言,陆言……”

  啊?
  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却是方志龙在叫我,赶忙问道:“怎么了?”
  方志龙笑了,说是徐兄在跟你说话呢。
  我收起了玉佩在怀里,然后问徐淡定,说怎么?
  徐淡定说我想跟你说你哥陆默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从内线那边看来,三十三国王团的人也在找他——你们有没有联系?

  我摇头,说没有。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陆言,这件事情,我没办好,对不起。
  我苦笑着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突然消失,这里面肯定有理由的,再等等吧……”
  一群人又聊了许久,然后转到了偏厅处,黄胖子早就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大家入桌用餐,期间聊起了接下来的打算,杂毛小道自然是准备回山,而我们在打算去一趟苗疆万毒窟。
  老鬼说他跟我们一起去,跟王明一起汇合。
  是夜,众人吃完晚饭之后,又去茶室饮茶,一直到了深夜,方才各自睡去。

  我与杂毛小道回房的路上做过交谈,他告诉我,陆左还没有回来。
  我问什么时候能回来?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也许,未必能够赶回来呢……
  我对于陆左的安危十分关心,觉得在天罗秘境的那个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害怕陆左出了什么事情。
  然而杂毛小道却告诉我,说没事的,你别多想。
  他单纯就只是因为某种个人原因不能出来而已。
  啊?
  本来都想要重返天罗秘境的我,听到杂毛小道这不痛不痒的解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确定?”
  杂毛小道宽慰我,说你放心了,他不会出事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没有左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这件事情,徐师兄会前往蒙古,去联络大师兄。”

  啊?
  我说黑手双城?他难道会参与进这件事情来么?
  杂毛小道说不确定,现在风云变幻,谁也不知道其他人怀揣着什么鬼心思,就算是上面,也不一定团结——你知道为什么许老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么?
  我说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带来的消息?
  杂毛小道摇头,说错,你们的这个消息,只是他到这里的原因而已;至于他为何会从龙脉出来,最主要的,是朝堂上的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那些龙脉勋贵凭恃着某位大佬的支持,已经开始对功勋元老派大肆清理了,眼看着就要完成对上层的整顿,结果身处于龙脉的王红旗坐不住了,那些可都是他的心腹手下,他在龙脉中心为天下稳住恶魇,结果这帮人却反而来抄他的后路,这怎么得了?所以许老方才临危受命,赶了出来。

  我有点儿心惊,忍不住说道:“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不可能吧,那帮狗屁不懂的龙脉勋贵,凭什么占据上风?这个不合理啊?”
  唉……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们这帮人不管如何斗争,都不过是在狗咬狗而已,真正牵着绳子的,都是些什么人,你想必应该知晓;就刚才的黄天望,以及他掌控的民顾委,其实都是站队那帮人身边的……”
  我说那该怎么办?

  杂毛小道说你放心,红色土匪也不是吃素的,有他在,谁也不敢撕破脸皮的,事实上,寒冰蛊魔一出现,大势就开始有所转变了,龙脉勋贵派几个最跳脱的老头子,都给送到了龙脉之中去,代替许老填龙脉,这里面的斗争,还且有一段时间呢。
  日期:2017-05-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