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33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闷哼一声,又是哭又是难受,咬着唇狠命强撑着。
  墨子寒再也看不下去,抱着她一脚踹开另外一扇房间的门,对匆匆跟上来的苏哲丢下一句:“别让任何人进来。”
  便抱着白明月大步冲了进去。
  饶是苏哲这样风流惯了男人,此刻也不由得老脸一红,十分尴尬的替他们带上了门,吩咐跟来的几个手下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墨少今天踢坏了一号公馆酒店房间好几扇门,都得由他善后,还有接下来的事情……
  苏哲眯起眼,白明月和阮启轩都被人算计,这事当然要查清楚。

  正在这时,一个蓝色休闲装的男人,捂着头朝这边冲了过来,见到苏哲,一把揪住他,劈头便问:“有没有看到阮启轩?”
  “你是……”苏哲眸光眯起,瞬间冷了脸。
  “我是他的经纪人,我刚才被人打晕了,怀疑有人要绑架他,已经报警了,你有没有看到他?”男人急的脸色都白了。
  苏哲眸光微闪,没有废话,一指斜对面房间,“他在那里。”
  男人脸色一变,立刻冲了过去。
  很快,上官景辰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见他们守在房间门口,似乎意识到什么,神色复杂的问苏哲:“他们……在里面?”
  苏哲咳了一声,面红耳赤,微微点头。
  上官景辰眼里掠过一抹痛色,却什么也没有说,缓缓离开。
  很快,阮启轩的经纪人架着阮启轩匆匆走了出来……
  房间浴室里,墨子寒顾不得许多,直接打开花洒,冷水打湿了身体,白明月浑身一个激灵。
  “明月,你醒醒,看看我,看看我是谁?”墨子寒抱紧了她,将花洒丢到一边,连声问她。
  作为男人,他当然知道解决她身上的药效,最有用的方法是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在她不清醒的时候碰她。

  一想到她会以为现在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阮启轩,让他更加难以忍受。他要她清楚的知道,至始至终,她只有他墨子寒一个男人。
  “墨子寒……”白明月瑟缩着,火热的身体被冷水刺激之下,有了片刻的清醒,她怔怔的看着墨子寒,艰难的叫出他的名字。
  “是我,明月,我是墨子寒,我来了。”墨子寒抱紧她浑身湿透的身体,低沉了嗓音,微微叹息,吻了吻她的唇。
  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笼罩,两个人彼此之间独有的温存,让白明月呆了片刻,喜极而泣,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颈,主动抱住了他。

  “墨子寒,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来了……我没有做梦吧……”她惊魂未定,浑身发颤。又是高兴,又不敢相信。
  她的反应瞬间取悦了墨子寒,墨子寒微微松开她,深邃的眸光微沉,低头含上了她的唇,细细啃咬,一如从前,他们每一次亲热的时候。
  “唔……”白明月嘤咛一声,更加紧密的贴住了他,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撒手,就像溺死的人抓住的救命稻草一般。
  墨子寒松开她,深深看入她眼底,问:“我是谁?”
  “墨子寒。”白明月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咬牙,终于肯定是他,清楚的叫出他的名字。
  墨子寒十分无奈,又感到心疼。
  “妈,对不起……”他神色复杂,握住温兰的手,“这么多,让你操心了。”
  温兰通红着眼,含泪看他:“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生的儿子,为你操心是应该的,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白明月在一旁看着,也觉得心里难受,她回眸一瞥中,正看到墨潇然坐在一边,望过来的眼神倏地掠过一抹狠厉。
  不由得心下一惊,定了定神看过去,墨潇然注意到她的视线,却很快恢复了正常,露出一丝笑容,仿佛刚才看到的,只是她的错觉。
  “明月。”温兰这才想起冷落在一旁的白明月,连忙坐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真诚的向她道谢:“谢谢你,谢谢你照顾子寒,子寒的腿能恢复健康,一定是你的功劳。”
  她十分感激的看着白明月,忍不住再次哽咽。
  白明月吓住,惊慌摇头:“阿姨,这事,和我没关系,我……”
  墨子寒在一旁,打断她的话,眼里带着笑意,“是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哪里能好得这么快。”
  他话里意有所指,白明月瞬间涨红了脸,立刻想起墨子寒要不是为了救她,根本不会暴露自己的秘密,不由得有点心虚,不敢抬头看他。
  温兰却以为她是害羞,更加感动,“我就说明月是个好孩子,我们子寒真有福气,你就是他的福星。”

  白明月闻言,更加窘迫的低下头,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几人心思各异,很快,墨守成从外面匆匆赶了回来,墨子寒缓缓起身,健步走到他跟前。他的震惊,不讶于墨潇然。
  “爸。”墨子寒倒是心平气和,同他打招呼。
  “子寒,你的腿……”墨守成震惊过后,回过神来,上下打量着他,盯着他站直的腿看了半晌,眼里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缓缓点头:“恢复了就好。”
  墨子寒嗯了一声,表情一如发既往的淡漠,让墨守成心里更加不舒服,这个儿子,从小就和他不怎么亲近。
  温兰已经吩咐开饭,因为墨子寒的事情,她高兴极了,有心想要为他庆祝,饭菜十分丰盛,墨家人都已到齐,唯独不见上官映雪。
  温兰难免有些不高兴,瞪了墨潇然一眼,解释:“映雪她、她有点事,这几天在娘家住。”
  墨子寒嗯了一声,没有多问,根本不在意。
  白明月恍然,更不会多问半个字,反正与她无关。

  温兰心里有点生气,墨潇然和上官映雪在海景别墅附近住着,并不和她住一起,直到上官家父母亲自将上官映雪接回去,她才知道,墨潇然竟动手打了她,把她气回了娘家。
  墨潇然倒是微笑着,没有半分不自在的意思,墨守成脸色沉了沉,也没有说话。
  见没人问起,温兰也没再解释,一面殷勤的给白明月夹菜,一面又忍不住埋怨墨守成:“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墨守成平时也不会很早回来,她都能体谅他,可今天不同,原本已经是残疾的墨子寒却恢复了健康,这么大的事,她认为墨守成得到消息,应该会迫不及待立刻回来才对。

  墨守成吃饭的手微微一顿:“在忙公司的事情。”
  眼神却有些躲闪,也只是一瞬,很快便被他掩饰过去,没人发现异样。
  温兰立刻不高兴了,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自己儿子的事情更重要。
  却还是问:“有潇然在公司帮你,你何必事事操心,需要那么辛苦。”

  墨守成看着妻子,因为她的干涉略微感到心下不满,脸上却微微一笑:“阿兰,潇然毕竟年轻,缺少经验,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看着,和你说,你也不懂。”
  温兰没有多想,却看了墨子寒一眼,向他提议:“子寒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你的公司迟早都要交到他们兄弟手上,不如过段时间,让他参与墨氏的事情,帮你一起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