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0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是带了强效药么,别浪费了给黎七羽抹一些,再给她安排十个八个的老男人。”

  黎七羽被一个保镖扔到肩,她都马要出事了还替薄夜渊担心?!他算被强了也是男人,都是他占便宜。
  黎七羽浑身被电得麻麻的,脑子昏昏沉沉,感觉自己的意识一会儿是发黑一会儿清明。
  “哼,一次喂饱她黎七羽!”兔子脸气呼呼地说。
  一会儿是天使七羽的意识出现,挂在保镖的肩嘿嘿嘿地笑了,一次喂饱,她正好肚肚饿了。
  一会儿又恢复黎七羽的神智,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走,该死,她的麻丨醉丨手枪和提包都被她们拿走了。
  疼。
  身体被重重地摔在床,她的脑袋撞到床头柜,有女人的手七手八脚地扯她的裙子,黎七羽紧紧抿着唇,动弹不了。
  正常人早被电晕了过去,她可能是有多重意识,意志力坚定才没昏迷。
  “姗姗,你这弄太多了,半管下去一头大象都能放倒了,她受不了的。”
  黎七羽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挺翘,那肌肤美的像瓷玉一样,摸起来滑滑的手感很好。

  即便是女人,都差点被她迷住了……
  那种嫉妒之心立即燃起来,黎七羽的存在让她们感觉到帝剧烈不公,感觉到自己活着都是一种苟且的挫败。
  “呵,管她受不受得了,她不是浪么?滨城最好的三个男人都被她玩的团团转,让她浪到底。”叫姗姗的女孩手里挤着药膏,往黎七羽的下身抹去,“男人找好了么?”
  “一时间哪去找啊,再说了,我可不敢用我的人,被查出来……”
  “走廊里不都是侍应生么?把门打开,她发情了自己会走出去找男人的。她想玩多少有多少,到时候出了问题也是她自己去找的。”山鸡脸恶毒地道。

  “她可真美啊……”松鼠脸叹了口气,她是个女人都被撩得心猿意马,要是男人肯定会喜欢黎七羽的!
  黎七羽心脏紧塞得地疼痛,感觉凉凉的药膏塞满了她……恨不得扇死这几个小贱人。她要死在这里了?
  “好了没有,我们快走吧……”
  在这时门地一声响,枪声,门锁被打坏了被一股力重重地踹开。
  几个女孩看到有人来,震惊得发昏——
  帝王的男人像披着黑夜走来,眼眸里全是血腥,身后几排保镖全都执着长枪。
  “是薄帝……”“真的是薄帝……”
  薄帝派饼干还是蛋糕呢,会好好吃么?天使七羽等得不耐烦了。

  薄夜渊踩着地狱的脚步走来,冷血铁青,目光扫一眼床的女人。
  黎七羽的裙子被撩起,两条修长的腿叠起在床,很妖媚的姿势……
  他眼瞳一缩,手枪朝着天放了一枪,跟随在后的保镖吓得全部往后退,别开脸,不看去看床那活色.生香的画面。
  “薄……”山鸡脸从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他,只感觉胳膊一痛,攥着药膏的手被硬生生折断了,“啊!”
  她剧烈惨叫,当场倒地昏死过去。
  黎七羽倒在床,被惨叫声惊醒,意识迷离地晃荡……
  感觉到房间进来了人,隔着眼镜看到床边立着衣决翩翩的紫袍男人,像从梦的仙境走来。是大叔?

  兔子脸和松鼠脸吓得全身哆嗦,跪在地下巴磕抖,讲不出话。
  她们真的不知道黎七羽还跟薄帝有关系,不然死都不敢找她麻烦。
  薄夜渊手里的枪顶在其一个头,手背青筋暴跳,他忍着没有开枪不是舍不得,是不想在黎七羽面前见血。
  两个女孩拼命磕头求饶,薄夜渊一脚狠狠踹断了她们的胸骨:“拖出去,极刑。”

  来了两个保镖自觉不看大床,一人拽一个将俩女孩拖出房间。
  将床的女人托起来,她身体酥软的,电麻痹着她的身体,暂时还无法知觉。
  即便如此,她的身体还在抗拒,脸吃力地扭开,不愿意被他触碰。
  薄夜渊冷笑一声:“要帮忙?”
  黎七羽想到自己才被涂过药,灌了下身,大叔本来对她不怀好意,发生关系她还不如去死!
  而且是药效开始发生幻觉了么?她竟感觉他的气息那么像薄夜渊!
  “别乱动!”他霸道地将她扯进怀里,慢慢属于他的味道侵.袭……
  “薄夜渊……”她的思念突然决堤,在意识晃荡间,差点崩溃了他。
  薄夜渊整个身形如雷僵住,她——认出了一直是他?!
  很快黎七羽摇摇头,这情药还带迷幻的作用?

  强行克制着那种思念得疼痛的感觉,她吃力拒绝道:“你走……”
  “赶我走?”薄夜渊这辈子都在被她驱赶着,永远被她赶。
  她认出了是他,所以才赶他走,不要他么?
  他的嘴唇挽起诡异的猩红:“别忘了刚刚是我救过你!”
  “不…稀罕……”

  “黎小姐看来喜欢被放浪对待?没有我,你现在被多少男人玩弄了知不知道?!”薄夜渊看着她渐渐开始染起情浴的脸,眉峰紧皱问,“你被下药了?”
  黎七羽离开房间后,他气得掀翻了食物托盘,想起她还戴着眼镜,他又鬼使神差调出监视器——见她被保镖扛在肩,下到三层电梯后进入房间。
  来的途黎七羽被抹药膏的,所以他没见到。
  “没有……”黎七羽咬唇,不能让他以为她有需求,“你走!”
  “没有你怎么会浑身酸软无力?”薄夜渊拉了拉她的手。
  黎七羽身体好一些了,电麻痹过去的细胞一点点在苏醒,趁着情药还没有发作,她吃力地坐起来,下地。

  看她跌跪在地,也不肯要他触碰——
  全身软得没有一丝力气,却当他是洪水猛兽一样要走。
  薄夜渊的肺部像被灌满了气体,要爆炸了。他管这个无情的女人去死?
  黎七羽支着墙,头昏脑涨地往外走,脚步每一步发软,像绵绵地踩在云朵。
  薄夜渊扯着宽大的浴袍V领,明明没有束缚他却像被勒紧了。
  眼见着她晃晃荡荡走到门口,他几个大步冲过去,将她捞起来狠狠又扔回床——
  他像狼一样扑到她面前,双手压在床两侧:“我从来不碰浪、货。放心你很安全。”
  黎七羽迷幻地看着他,这口吻、气味……越来越像他……像得她心口发疼……
  越是如此,她越害怕自己会真的把他当做薄夜渊,因此沦陷。
  “你走……”
  “黎七羽,你这性子迟早会把自己害死!!”他看着她渐渐驮红的双颊,她还敢撒谎她没有药!她怕他吃了她?按了手机,吩咐手下立即去准备解药……

  日期:2017-12-1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