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11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要选择将你心里所有最重要的人都给忘记挽救倾城一条性命,还是选择放弃倾城的生命并且将你手里的那瓶药水给毁掉,就看你现在的想法了。”
  “你要杀了叶倾城?”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觉得呢?”刘香兰冷笑。
  “我忘了告诉你,叶倾城如今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你觉得我能够让一个知道我身份的人活下去?”
  “可是……叶倾城是你最好的朋友!”
  “现在已经不是了!”刘香兰的声音也突然增高了好几分贝,甚至还变得更加尖锐了起来,神情无比的激动。
  “自从她选择你之后,倾城就没有再将我当成最好的朋友,而是将我看做敌人!”
  “可是即使是这样,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你真的下得去手吗?”我也强制性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刘香兰开口问道。

  我一直以为,刘香兰这个女人虽然有可能有很大的问题,不过刘香兰与叶倾城之间的关系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我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个女人的关系确实是好到了一种地步,就差不是亲姐妹了。
  然而现在刘香兰却一次一次的刷新着我的认知。
  先是将自己最好的闺蜜用特殊的方法昏睡过去,还利用叶倾城将我给引到这个地方来。
  现在刘香兰更疯狂,竟然扬言我如果不喝掉手中的药水的话,就要亲手将叶倾城给杀掉!这个刘香兰,心里到底变态到了何种地步?而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恐怖的,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刘香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下不去手?”刘香兰再次冷漠的开口。
  “我跟你说过,女人发疯是不可能预测到结果的,现在的我正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倾城刺激到了我,你也刺激到了我,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也不得不牺牲倾城了!”
  “哼!按照你这样说,即使我喝下了这个药水,你也不一定会放过叶倾城的!”我再次开口道。
  “张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刘香兰冰冷的瞥了我一眼。
  “你是所有罪恶的源头!只要你死了,或者让你失去那最重要的记忆,倾城就不会再受到任何的威胁!你如果正常活着,随时随地都能够对倾城造成巨大的威胁,这份威胁并不是来自我,如果你还能够活蹦乱跳的在这个世界上,倾城的性命早晚会保不住,还不如我来亲手解决了。这关键在于你,如果你死了,或者喝下了这瓶药水,来自你的危险立马就能够解除,那时候倾城还重要吗?不重要了,她也威胁不到任何事情,所以我才说你是关键,明白了吗?”

  来自我的危险?
  对于刘香兰来说,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因素能够让她感觉到是危险的?
  我仔细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说这句话的人可以是蒋家人,也可以是夏家人,但是刘香兰这个刘家人说这样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刘香兰这是在表明她或者刘家的立场了吗?
  刘香兰见我一直没有说话,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对倾城动手的,我那么信任倾城,我将她看作我的亲人,我怎么可能愿意对她动手呢?但是现在的我只能有这样的选择了。张成,你不是说你对倾城有感情吗?那你就做出选择啊!这样的一个选择,对你来说不难吧?谁让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害人精?”
  害人精?
  我心中苦笑了一番,刘香兰给我这样的一个评价,似乎一点错误也没有啊。

  如果不是我的话,现在的叶倾城估计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这个地步了吧?
  我看了一眼刘香兰身后熟睡着的叶倾城,我不敢保证刘香兰到底会不会对叶倾城动手,不过我不能拿这个来赌,毕竟这是叶倾城的性命,我如果拿这样的一个因素来赌博的话,那我也太过丧心病狂了。
  而且我感觉现在的刘香兰可怕到了极点,这个女人看上去确实被刺激到了,如果我不喝的话,刘香兰会不会直接就对叶倾城动手?
  我不确定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也不敢去尝试,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倾城的性命我能够放弃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心里确实对叶倾城有着感情,可能这份新增的感情并不能与表姐武舞等人在我心里的位置特殊,不过我也不叶倾城的这份固执给感动了。
  而且叶倾城是因为我才成为了这样,如果不是我的话,刘香兰又怎么可能会利用叶倾城将我给引到这个地方来呢?
  我如果放弃了叶倾城的性命,就算是最终刘香兰没有对叶倾城动手,恐怕这件事情以后在我心里也将成为一个心魔的存在吧?
  而叶倾城醒来,她又会怎么想呢?会不会伤心欲绝?
  难道说,我要为了叶倾城放弃表姐、武舞、高诗梦以及夏婉玉等等吗?这些女人在我心中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我又怎么可能会放弃与她们之间的记忆?
  想到这里,此时的我不仅仅心痛不已,就连脑袋也痛到不行。
  为什么我总是会面临这样的选择?这难道就是老天给我开的一个玩笑吗?
  这两难的选择,我又该怎么办?

  此时我只觉得心里一股阴暗的情绪在滋生着,这将反应过来的我吓了一跳,赶紧平息着自己此时的心情。
  “怎么样?不好选择吗?要不我来帮你选择?”刘香兰再次瞥了我一眼,抓在叶倾城白皙脖颈上的手紧了紧,似乎下一刻就能够让叶倾城失去性命一般。
  “慢着!”我赶紧叫住了刘香兰。
  “哦?做出选择了吗?还是说……你还想要再在做出选择之前多说一两句废话?”刘香兰再次看着我开口道。
  我没有回答刘香兰的这句话,而是对着刘香兰问道:“如果我喝下这瓶药水的话,你是不是真的能够将叶倾城给放走?”
  刘香兰的眼角抽了抽,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此时的我并没有发现此时刘香兰的这细微的不对劲的地方。
  “当然,如果你喝下了这瓶药水,我也没必要对倾城动手了不是吗?”刘香兰点了点头说道。
  “你敢保证吗?敢不敢发誓?”我再次开口道。

  “发誓?”刘香兰冷笑。
  “那是小孩子的把戏,这没有任何用处。”
  “我就问你敢不敢!”我直接打断了刘香兰的话,声音也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刘香兰再次看了我一眼,想了想随后便开口道:“当然敢,这有什么不敢的?”
  “好!你发誓,发最毒的誓!”我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刘香兰开口道。
  刘香兰再次看了看我,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叶倾城,随后便开口道:“我发誓!如果你喝下了这瓶药水我没有放过叶倾城的话,那么我刘香兰将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日期:2017-01-08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