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8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鸣翠却说,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袁凯老爸当年担任那家工厂厂长时,与那些女人不仅仅是情感上的,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让鸣翠很生气,她不想让前夫在这上面栽跟头。
  看来袁家有很多不未知道的秘密,包括这个达小彤在公司做财务总监多年,这里面就一定存有很多秘密。
  鸣翠并没有过多的说起前夫的事,而是对儿子袁凯很伤心,她没想到儿子袁凯并不认自己这个亲妈。
  后来鸣翠独身一人来到G市,她说自己身无分文,就是想离开让她伤心那个座城市,将来儿子成人后,再把儿子带过来。
  但让鸣翠伤心的事,自己一次次努力都成为泡影,后来儿子长大后,突然成立了公司,而且公司越做越大,这既让鸣翠欣慰,也让她很担心。

  我想现在袁凯已成就事业了,鸣翠应该很欣慰的,但她担心袁凯,可能因为太过年轻,事业起步这样快,怕将来栽了跟头,爬不起来。
  鸣翠向我述说着一桩桩伤心的往事,她说的更多的是在G市创业的艰难,她说为了公司发展,跑断了腿,说破了嘴,对于有些人的刁难,她只有忍气吞声。
  其实要说坚强,女人如果坚强起来,真的要胜过男人。并不是说男人不坚强,其实女人的伟大也在于她能坚强闯过男人世界,这一点就值得我敬佩。
  我和鸣翠谈着谈着,眼看就到了中午,我电话突然响了,是吕胖子打来的。
  “大仓,还回来吃饭吗?”吕胖子在电话中催促我。
  我恨不能要骂这死胖子,正谈着关键时候呢,这小子突然来电话。
  “吕总,我这边还有点事,你先忙着吧!”我说完把电话放了。
  鸣翠看出我好像有事,就对我说,“林总,咱们出去吃午饭,还是在家吃?”
  我想还是在家吃吧,这样我能更多了解一下鸣翠,必竟我给她儿子打工,总得交差吧。
  鸣翠就让静心去准备午餐,我们则继续聊着天,我问鸣翠这么多年为什么不找个男人呢?
  她听我说这样直接的问这样敏感的话题,笑了,“林总,你看我是那样随便找男人的女人吗?”

  我心想这找男人也正常啊,我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她不是那种水性扬花的女人。
  我连忙解释到,“鸣总,我是说像你这样既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应该追你的人很多。”
  鸣翠哈哈大笑起来,她说确实有这样的男人追过自己,但从没有一个男人自己看上眼,当然更别说走入她的内心世界。
  她说这话也太过清高了吧,她的年龄应该半老徐娘已过了,谁还要这样老的女人。
  其实不得不承认鸣翠的气质一般人比不上,以前总认为苏小慧的气质很好,但苏小慧是一种冷的气质,而鸣翠呢,则是气质优佳,如果不熟悉她,还真不知道她的儿子也是大老总了。
  我们说话时间,静心已经做好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餐,鸣翠招呼我坐下,然后打开一瓶外国的红酒。
  静心说让我尝尝G市特色菜“水里跳”,我不知道什么叫水里跳,但我却看到是一只只很小的虾在一个坛子里装着。
  只见鸣翠很熟练的把虾夹起,在一个盛有不知放什么佐料的碗里一沾,那虾突然立了起来,只见她迅速往嘴里一放,这与我今天早晨所见那种优雅大相径庭。
  静心送我时,我突然发现她居然换了一套衣服,难道静心和鸣翠在一起住吗?还是静心随身带来的衣服?她与鸣翠什么关系?鸣翠与苏小慧又是什么关系?
  回到宾馆后,我看吕大安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我真佩服这小子能吃能喝能睡。
  我本来想睡会午觉,没想到这死胖子翻个身醒了,他见我来了,连忙揉一下眼睛,“哎哟我的妈呀,我以为你被这一老一少的女人**了,精暴而亡了呢,再不来我就要报警了!”

  “去你***个锤子,就是**了,我也是以公殉职!”我笑着把鞋脱掉。
  吕胖子连说我的脚臭死了,这样臭脚怎么敢迈进人家女人家的门呢!
  我被吕胖子说的都有点纳闷了,我可不是什么臭脚,我把袜子塞向胖子的嘴,“你小子闻闻,都把鸣翠家的香水味带来了!”
  吕大安就势一躲,一身肥膘颤动着。“大仓,你真不是个玩意,快说说有什么收获,我可告诉你,听说袁凯要来G市了!”
  袁凯要来G市?我问吕大安听谁说的,吕大安说小虹在微信偷偷和他说的。
  这吕大安居然和小虹扯上了,那小虹是什么人啊,他吕大安那点钱还敢和小虹玩,那不得把他弄的两手空空啊。
  “胖子,我告诉你,不要和小虹瞎扯,那不是你的菜!”我正色的对吕大安说。
  这吕胖子一脸无所谓的说,他和小虹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上次吃饭时留的微信。
  胖子不会骗我吧,在我眼里这小子心里只有臧婉啊,不像高卓的女友那样一天一换。
  吕大安催我快点说在鸣翠家有什么收获,我就把去鸣翠家情况和吕胖子说了一下,我说所有的事情都要先保密,我这可是公事里干私活。
  胖子说,那鸣翠没具体说家里的事吗?我告诉胖子这种事,不能急于问,我只是带着情感疏导师的身份去她家,很多事还需要慢慢来。
  当我谈到静心与鸣翠的事时,吕胖子一拍大腿,“大仓,她俩会不会是拉拉关系!”
  我骂吕胖子这脑袋总是穿刺,总往歪里想,人家怎么会是那种关系。
  吕胖子说这种关系见怪不怪了。以我的观察看,鸣翠与静心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据我观察静心与鸣翠长得特像,所以我感觉静心会不是鸣翠的女儿呢。

  胖子也支持我的观点,他说会不会这个鸣翠也出轨了,和别的男人生下了这个静心。
  这到是有可能,但在鸣翠家,那个静心可是一口一个鸣总叫着,也看不出她们是亲情的关系。
  吕胖子一拍大腿说,“大仓,肯定是与别人生的,咱们都在演戏,难道她们不会演吗!你还做心理工作的,这点都看不出来?”
  吕胖子反倒是教育起我来了,不过这小子分析的还有点道理,怪不得鸣翠不愿回省城,虽然她说那是她的伤心地,但就袁凯与他老爸不让鸣翠来省城,还不至于达到那种伤心程度。
  看来鸣翠不想回省城,是她不愿回,不敢回的那种心理在做怪。那她来G市做什么?我忽然想起,为什么静心也来G市?
  吕胖子让我找静心问问得了,免得在这猜想猜的他脑袋瓜子胀。
  我也不愿再浪费这些脑细胞再想鸣翠与静心的事了。我得问袁凯来G市的事,小虹如何和他说的。
  吕胖子说,小虹本来想找我问件事,但没想到小虹说是晚上聚一下喝点,然后就把袁凯要来G市的事告诉了他。
  我问吕胖子,袁凯没说来要做什么吗?吕大安摇摇头,他让我直接给公司办公室的李艳打电话。
  日期:2017-01-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