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8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很快就到了鸣翠的小区,我一路上不停用手机拍照,并把手机地图定位信息一一记下来,这样回去后能和袁凯说清楚,别去了一问三不知就不好了。
  鸣翠的居所住小别墅,开门后我就被这所住宅所吸引,简直是我见过豪宅里最漂亮的一所。
  鸣翠热情的把我迎接屋,一进门就被很大的客厅所震撼,地面瓷砖都能照出人影,诺大的吊灯更显房子豪华。墙面的风景油画,真皮沙发。我在想,自己等到哪一辈子才能住上这样的豪宅。
  “林总,快请坐!”鸣翠叫我,才把我从感慨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我随着鸣翠到了餐厅,只见桌子上摆满了各式水果、点心、以及奶制品,静心还不停地忙前忙后的倒咖啡和果汁,看来这个静心在鸣翠这里真不是外人,很熟悉。
  我坐下后,看到鸣翠很优雅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林总,喝个早茶,你随意点。”
  这还是第一次吃这样的早点,为了不给鸣翠留下没见过世面的印象,我也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夹了块糕点,还别说鸣翠煮的咖啡挺好喝。
  “林老师,这是鸣总特意给你煮的巴西咖啡。”静心笑着对我说。
  我连说好喝,让鸣总破费了。鸣翠笑着说自己早餐都要喝一杯咖啡,一天都感觉神情气爽。
  我心想咖啡不怎么喝,自己喝个大碗茶就知足了。
  吃完早点后,鸣翠带我到了阳台上,只见阳台一张老船木坐的茶台上,早已摆好了各类功夫茶具,真没想到这个女雅兴这样高,中的西的都来了。
  我们坐下后,静心就去收拾餐桌了,我估计静心可能经常来鸣翠家,收拾起来并不需要鸣翠去指点。
  “林总,听说你在省城做情感疏导工作多年了,很多人都熟悉你。”鸣翠问我。
  我提醒自己可别胡思乱想了,眼前这个中年女人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经验丰富。我可是初出茅庐。必须集中精力来应付她,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来探探她的底细。

  我端起来茶杯喝了一口,这是很香的红茶。“鸣总,过讲了,兼职的一份工作,只要人们能从我这里得到解脱就是我最大满足。”
  鸣翠看着我微笑着,看得我有点发毛。说心里话,从事情感疏导师工作,与人说话交往,从来没有发憷过,怎么在这个女人面前,我怎么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
  鸣翠今天穿的衣服是一件很长的黑色披肩,更显尊容华贵,高雅气质。
  她微笑的样子,让我感觉这个女人好似有一种巨大的魅力吸引着我。
  淡定,一定要淡定!
  我不断给自己打气,管她是谁妈,管她是什么富婆,她就是你眼前的客户。
  想到这里,我底气突然十足了。拿起桌上的老铁壶给鸣翠倒了点水,“鸣总今天把我找来,一定是与情感方面有关吧?”
  我说完这句话,只见鸣翠立即把笑容收了起来,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叹了口气,“林总,这辈子,其实金钱永远是身外之物,挣多少钱,内心空虚,还不如不要这些身外东西。”
  “是啊,其实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钱有了,地位也有了,但不一定有幸福。”我想鸣翠开始与我探讨情感的事了,我必须要引着她去说。
  鸣翠给我倒了杯水,“林总,怎么看待幸福?”
  我没想到鸣翠居然把话又抛给我,这是要听我看法了?
  我笑着对鸣翠说,“我老家是农村的,我记得有个邻居家,夫妻两人没儿没女,但他们夫妻两人一同下地劳作,无论在田地里,还是在家里,都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我想这就是幸福!”
  “林总说得好!真就是这样,其实人把情感收藏起来,并不代表没有感情,其实我还是喜欢那种你所说的充实的两人世界。”鸣翠对我说。
  我想得赶紧向她提问了,总这样耗着,只不定她还要问我别的问题。

  “我想鸣总也有情感方面的难题吧?不妨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找到答案!”我笑着对鸣翠说。
  这时静心过来换茶味,鸣翠那双很漂亮的眼睛看着我笑了起来,“林总真能为我解决情感问题?”
  ***,这女人真是老江湖了,居然又反问我。
  她到底想干什么?
  有时我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以年龄界定呢,还是以阅历划分。总之,从见到鸣翠那一瞬间,我就感觉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而且感觉特别亲近。

  今天走入鸣翠的家里,再加上她总是微笑着看我的模样,我认为这个女人有一种特有魅力在吸引我。
  这是一个神秘女人,她让我来作疏导,为什么不说她内心的事呢?难道她喜欢上我了?
  我提醒自己可别瞎想,这可是最为成熟的商界女豪,而且她儿子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一定要保持淡定,再继续探她的底。
  我对鸣翠说,人的情感问题很复杂,千人千面,各不相同。我的那些知识也不是****,只能算开启心灵的敲门砖。
  鸣翠突然站起来,看着窗外,她缓缓对我说,“林总,你知道吗?一个女人创业多难吗?而且还要面临着种种诱惑。”
  我看她往后捋了一下长发,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我真没想到这个女居然还会抽烟。
  “抽根烟,请别介意,有时我喜欢看着窗外抽根烟。”鸣翠笑着对我说。
  我说不介意的,其实我也想抽,但还是克制自己,必竟在人家里,鸣翠也不劝我,怎么能随便抽烟呢。但烟虫在刺激着我,让我也难受。
  “鸣总,我看过一本小说,专门描写一个女强人创业的故事,看后感触很深,也对女人创业很佩服。”我想还得接着鸣翠的话说。
  鸣翠转过身又坐下喝了口水,“那都是文学作品杜撰,其实真正的难处只有自己体会到。”
  我想这个女人在创业中一定遇到很多的难事,所以让她这样感慨。

  我不想再和她谈过往的经历,我只想了解她内心的情感秘事。
  于是我就说,听别人说起,她当年在省城也是一所大企业的技术骨干。
  鸣翠很惊呀的问我是不是听苏小慧的说。
  我笑着点点头,我说苏小慧很佩服她,能够经历那样的困难,成就现在这么大产业。
  鸣翠问我,苏小慧还对我说别的事了吗?我想不能再对鸣翠隐瞒了别的了。
  我说苏小慧谈过她的一些感情往事,但我并没有细说,我只是告诉苏小慧,有时感情方面挫折或许能够成就事业。

  鸣翠突然对我说:“我刚才那句话或对或错,其实每个女人并不想成为女强人,都是被逼无奈。”
  我点点头看着她,只见她的眼神又变成那样深邃。
  她说自己当年被前夫逼的走头无路,只身一人来到G市闯荡。
  我问鸣翠当年因为什么与前夫离婚。当然这个原因我已经从苏小慧那里得到答案,但我想还得让鸣翠自己说出来。

  鸣翠告诉我的其实与苏小慧说的一样,就是袁凯父亲有外遇了,但鸣翠想把这个家留住,但终久没能挽回。不过袁凯父亲为什么没再找呢?
  我猜就一条原因,袁凯老爸太花了,估计身边女人不仅是一个达小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