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1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08 00:35:56
  乙男在交待完所有他知道的真相之后,提供了最有利的证据证明他所言非虚:
  他说出了胡莉和胡美母女俩身体上某些部位的特殊印记,如果不是和母女俩有过肌肤之亲,绝对不可能知道!
  乙男和胡莉认识刚刚两个月,就已经和两女发生了数次关系,在这之前胡莉和胡美母女俩还和多少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完全是个未知数。但从胡莉十几年前就靠赌博发家致富,获得“赌神”的称号来看,这个数字一定少不了!
  在这个事件中,最可怜的人就是周君,居然被丈母娘瞒着自己将妻子作为“筹码”换取赌场上的利益。
  不管妻子胡美是否自愿,周君始终是最悲剧的那个。
  正因为他是最悲剧的,所以他才有最强烈的杀人动机!

  一个男人最疼恨的就是妻子出轨,许多重大案件就是因为妻子出轨被丈夫发现,造成重大人身伤害甚至发生人命官司。
  更何况是妻子和丈母娘一同和外人发生关系,这种极端的情况是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
  周君不仅有强烈的杀人动机,也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日期:2017-05-08 00:36:16
  据周君自己交待,这一个星期他一直在家里照顾因跌下床铺磕破额头缝了好几针的孩子,而一同照顾孩子的还有妻子胡美。
  在两个人之前的供词中,都一致声称对方能够给自己作证,但现在乙男的供词已经完全证实了胡美在说假话,实际上胡美在赌局结束的当天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离开了家中,一直到案发之后才回家。
  家中除了一个未满两岁的孩子之外,就只剩下周君一个,这说明周君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除了周君的作案动机和时间之外,小谢还对胡美和周君夫妻的行踪和心态进行了分析。

  既然胡美离家外出周君是知情的,那么这次胡美陪伴乙男在邻市巫山云雨数日就必然存在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胡美找了个借口出门,隐瞒了陪伴乙男的事实,欺骗了周君。
  第二种情况:胡美出门陪伴乙男是周君允许的!
  胡美要想欺骗周君很难,一方面孩子额角受伤刚刚手术缝合,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作为母亲想要出门需要一个非常充足的理由,否则周君不但不会同意还会怀疑其他。

  另外一方面夫妻俩异口同声说能够替对方作证案发的时间两人都在家里,如果不是需要隐瞒什么重大秘密的话,作为事件受害者的丈夫周君只有可能去怀疑妻子,完全没有必要去隐瞒这个事实。
  况且最开始武大爷就交待过,女儿女婿这段时间吵得很厉害,已经说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正常。
  综上所述,胡美出门陪伴乙男很可能是周君允许的!
  日期:2017-05-08 00:36:31
  一个男人能够允许自己的妻子出门和别的男人鬼混,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他要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甚至能将他的妻子和野男人鬼混的屈辱完全掩盖!
  就案件的整体情况分析,这件事情只有可能是周君和妻子胡美一同合谋杀害胡莉!
  当小谢对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巡查案子的张警官提出上述的推理时,张警官频频点头,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周君确实有杀害丈母娘胡莉的动机,而胡美作为女儿怎么可能和丈夫合谋去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
  小谢经过三年的历练,逻辑推理能力增长极快,思路已经非常稠密,思索了片刻便道:“我认为有两点原因,其一,胡美和外人发生关系一事,很有可能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被胡莉胁迫,时间一长次数一多就产生了极大的怨念,最终这些日积月累的怨念导致了她有了杀人的想法。至于其二嘛……”
  小谢顿了顿,朝张警官眨了眨眼睛,露出了查案过程中几乎没有显露过的调皮微笑道:“老大,这里请允许我卖个关子,我需要带人去周君家中核查一下才能确定原因。”
  张警官笑道:“可以,我批准了,下午正好我没其他事,陪你一起走一趟。”
  将警局的事务安排妥当之后,小谢和张警官驱车来到了胡美的家中,进行了详细地勘查。

  原本小谢前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核实心中的猜测,却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更多揭露真相的线索。
  周君和胡美的家在远离城市的郊区,开车从警局出发居然走了一个多小时,说是省城城郊,实际这里和农村没有两样。
  日期:2017-05-08 00:37:12
  屋子是那种老式的农家长屋,面积很大,足足两百多个平方,但装修家具却很简陋,只能算得上温饱,和小康之家有比较大的差距。
  冰箱彩电洗衣机倒是都有,不过都是老旧的款式,看样子用了很多年了,房间里面没有空调,虽然是农家长屋冬暖夏凉,但在我们这个有“火炉”之称的城市来说,没有空调夏天的日子几乎没法过,更何况还带着一个孩子。

  由此可知周君和胡美的经济比较拮据,难怪胡美偷偷买了一个昂贵的包包后,会引起平常低声下气的丈夫周君巨大的反应,两人断断续续吵了许多天。
  小谢在两人的卧室里看到了这个包包,包装还原封未动,显然是两人吵架之后胡美赌气没用。
  牌子是全球排名前几的奢侈品牌,其价格足够将家里所有的家具电器全部换套新的,却被胡美出于虚荣购买了一个包包,也难怪天性懦弱的周君会生那么大气。
  整个屋子里除了这个包包之外,就再也没有一样较为值钱的东西。
  笑容爬上了小谢的俏脸,因为眼前的一切已经证实了她的猜测!
  日期:2017-05-08 00:37:32
  “老大!果然不出我所料,周君一家非常缺钱,那么就证实了我第二点猜测!”
  小谢兴奋道:“胡莉临死之前曾经取过一笔钱财,这笔数额巨大的钱财很有可能是被凶手拿走,所以我怀疑,胡美和丈夫合谋杀害胡莉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图财!从胡莉连银行卡里有多少钱都不告诉丈夫武XX这一点来看,她一定非常吝啬,赌博赢来的钱都死死拽在自己手中,眼前我们看到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切,胡莉这个有钱的丈母娘肯定没有接济过自己的女儿女婿一家,导致胡美和周君产生怨念,所以两人才会合谋杀害胡莉!”

  张警官点了点头道:“你的推测很合理,不过其中有一点纰漏。”
  小谢抬起头盯着张警官等着他解惑,那神态仿佛一只饥饿的小白兔在眼巴巴地等着饲养员手中的大萝卜。
  张警官看着小谢可怜巴巴的神情笑了,道:“其实也算不上纰漏,只是一点小瑕疵,胡莉这个人应该不是吝啬,而是偏心,她存钱的目的,极有可能是为她那个体弱多病的儿子在做准备,否则她如果是一个吝啬人的话,十多年前就不会倾家荡产去医治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
  小谢闻言点了点头,这种情况极有可能,现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不在少数,何况将儿子视为命根子的胡莉。
  至此,一切疑点都串联了起来。
  日期:2017-05-08 00:37:52
  案发的经过很可能如下:
  胡美和周君两夫妻结婚之后,生活清苦,而作为母亲的胡莉不但没有提供关照,还会时常逼迫女儿胡美去陪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满足她赚钱的私欲,维持她“赌神”的称号。
  时间一长,胡美就产生了怨念,和丈夫周君一起商定了谋杀母亲并获取钱财的恶毒计划。
  数天之前,胡莉给胡美打电话,再次逼迫她去陪伴乙男,胡美口头同意胡莉的要求,并假装用借口欺骗了周君,目的是为了麻痹胡莉。
  胡美陪伴乙男的期间,周君软禁了胡莉,逼迫她去取了钱财,在钱财得手之后将其杀害,并抛尸江中。
  至于周君什么时候发现胡莉和胡美母女之间有猫腻,又怎么原谅胡美并和她商量好一同谋杀岳母胡莉的,只有对两个人进行审讯才会知道。
  想到这里,小谢突然灵光一闪,既然周君软禁了胡莉,而不到两岁的孩子又一人在家需要人照顾,那么这里很有可能就是软禁的地点,说不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小谢能想到的,张警官早就已经想到,所以在小谢还在发愣的时候,他已经在屋子里翻查起来。
  日期:2017-05-08 00:38:14
  一中一青两位警局的精英在几个房间进进出出,想找到一点软禁胡莉的蛛丝马迹,却始终没有发现。
  当然他们也在另外一间卧室和卫生间里,发现有除了周君一家三口之外其他人住过的痕迹,但就算这个住的人是胡莉,也无法证明周君曾经软禁过她,毕竟作为丈母娘到女婿家里住个几天看看外孙并不为过。
  小谢略微有点失望,准备收队回去对周君进行审讯,目前掌握的证据已经足够瓦解他的心理防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