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7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电话,起身来到窗户前望着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没有丝毫睡意。乔菲没有告诉我她住在那个房间,分明是回避,难道害怕那晚的事旧事重演?如果说先前对她的了解仅停留在外表阶段,而今晚黄浦江之行一点点触探到内心的冰山一角,了解了另一面的她。
  她其实是个善良多情,心思细腻的女人,可能是家庭突发变故对其打击很大,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所以用坚硬的外壳伪装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触碰她。受到伤害的女人都如此,对周围的环境变得特别。不过,她身上依然有很多秘密,就好像过关打游戏,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死心。
  而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还隐藏着让我无法无法忘却的某个人。
  我和于影在大一下半学期在联谊会上认识,她是视觉文化系的,长得并不算特别好看,身上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吸引着我。那次联谊会结束后,我本以为与她是擦肩而过的路人,若干天后她主动打电话联系,约我吃饭。
  随着吃饭次数的增多,我和她的感情持续升温,在大二刚开学没几天确定了恋爱关系。准确地说,是她追的我,开始了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恋爱。
  与于影谈恋爱,遭到了室友的强烈反对,尤其是袁野,让我乘早分手。他们一致认为她长得不漂亮,配不上我。而我却无动于衷,淡然一笑我行我素。
  自从母亲去世后,她是第一个关心我的异性,无法拒绝这份难得的爱情。特别是第一次发生关系后,我对她更加依恋。

  我算不上是浪漫的人,恋爱生活就像白开水般开始了,跌跌撞撞走过了三年,也走到了尽头。毕业后,她提出一起去上海发展,而我考虑到父亲孤苦伶仃一个人在云阳,告诉她考虑考虑。
  与父亲长达一个小时的通话后,我做出了决定,与她一同去。正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时,谁知道她已经离开杭州,只身一人奔赴上海。这段感情随之宣布结束。此后,她再没有联系过我。
  分手那段时间,我着实伤心了好一阵子。袁野宽慰我道,现在的女人都现实,而且很难满足,即便是你跟她去了上海,分手也是迟早的,因为你根本满足不了她的物质。
  确实如此,于影开销大得惊人。那时候家里还在还外债,要不是揽私活接单根本养活不起她。有一次她提出要买最新款的macbookpro,高配版一万多,我身上只有几百块,于是大吵了一架。后来袁野背着我偷偷买了送给她,关系才算稍微缓和。
  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爱情终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分手后,我回到了云阳,了蓝天传媒,一晃四年过去了,我不再是当年的穷小子,而她已从我的记忆中慢慢消失。

  说不想她是假的,毕竟那是真正意义的恋爱。可三年的时光,能留下深刻记忆的寥寥无几,记忆最深的还属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仅此而已。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应该过得很好吧,倘若现在在大街上相遇,她还会认识我吗?也许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即便认识也假装不认识。
  于影,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像放电影般一扫而过,在西子湖畔留下长长的影子,却不见当年回首翘望瞬间那一抹淡淡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我急忙坐起来拿起手机,看到已是八点半,顿时一阵急躁。完了,乔菲的飞机是七点,全耽误了,分明调着闹钟啊。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出了房间却不知如何找她。打电话依然关机,无奈之下求救前台,讲了好一通好话服务员才算勉强同意,查到了她的房间号,不过已经在早上六点退房了。
  我木讷地站在那里,有些懊悔自己的贪睡,连送她的机会都没赶上。如果她还回来好说,万一不回来呢,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带着沮丧的心情准备离开,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跑过来道:“请问你是徐朗先生吗?”

  我狐疑地点了点头。
  “有位乔女士让我把这个转交给您。”说着,服务员递上一张纸条。
  “谢谢。”
  我没有急于打开,来到地下停车场坐在车里,怀着巨大的好奇心打开,结果全是日语。好歹里面夹杂着几个汉语单词,有“微风”、“希望”、“笑容再会时”……她这是要说什么?
  还没来得及深究,牛来电话了。看到他的号码就像定时丨炸丨弹,接起来就会爆炸。但要是不接,估计见面的时候要与我决斗。一咬牙跺脚,闭着眼睛接了起来。
  我把手机移到一米开外,牛在里面狂轰滥炸道:“你他妈的还好意思接电话,还以为你死了呢,立马立刻速度给我滚回来。”
  牛脾气不好,那是对别人,对我从来是客客气气,一团和气。估计这次真急了,开始骂娘了。我都不敢回话,赶紧挂了电话发动车驶离半岛酒店。
  回到云阳已是中午,来到公司停好车,上楼到餐厅不顾他人眼神拿起餐盘打好菜,端着盘子若无其事躲到靠窗的角落坐下,等到抬起头时,同事们都愣在那里,齐刷刷地看着我。
  我从来不在乎旁人的眼神,微微一笑挥挥手埋头扒拉着吃饭。这时,一双高跟鞋映入眼帘,顺着光洁的小腿望上去,康奈端着盘子看着我,道:“徐总,我可以坐这里吗?”
  “可以啊,坐。”
  康奈向来不喜欢八卦,不过今天终于忍不住了,小声道:“徐总,你昨天去哪了?”
  如果别人问我不见得回答,但她问了我实话实说道:“去送乔总了。”
  “哦,他们都说你和乔总私奔了,我不相信。”康奈很认真地道。

  我放下筷子道:“康奈,你是个好姑娘,别和她们一样在背后嚼舌头。私奔什么啊,你觉得我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吗?”
  康奈拨浪鼓似的摇摇头道:“你在我心目中一直很正直,而且骨子里透着股侠气。”
  我还是头一次听别人如此评说,好奇地道:“什么是侠气?”
  “这个嘛,我也说不来,有句话说得好,结交须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就是那种豪迈的气概和洒脱的性格吧。不管遇到天大的事都不慌不乱,异常的镇定。另外,无论是对待朋友还是同事,都特别的爽快,表面看吊儿郎当,其实有一颗善良的心。”
  被康奈一通猛夸,我不由得笑了起来,道:“武侠看多了吧,我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是什么性格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非要设定一个框框套套扣一顶大帽子束缚呢,做人,还是真实点好,别给我来虚的,特讨厌。”
  日期:2017-12-18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